◈ 第9章

第10章

劉青峰那有些冰冷的聲音自教室內不斷迴響。

下方的學生,有些若有所思,有些不置可否。

看着這一幕,劉青峰的眼中帶着些許的無奈,嘆息一聲,不再說話,有些疲倦的轉身,推開門離去。

而教室內,則再次喧囂了起來。

一群人好奇的分析着這次考核的具體目地,以及餘生父親的職業。

門外的劉青峰看着這一幕,嘴角泛起一絲苦澀的笑容。

年少不知愁滋味。

只盼着有一天能鮮衣怒馬,接受着來自世人的崇拜。

或者…

他們管這,叫英雄。

但是,他們永遠都不知道,在那鎮妖關上,每一塊青磚上,都染滿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鮮血。

那磚甚至都已經被染成了褐色。

而直到有一天,見到一條條生命自身邊消亡,流逝,他們可能才會幡然醒悟,變的成熟。

這一幕…

他看的太多了。

沒有真正去親身經歷之前,永遠不會理解戰爭究竟有多麼殘酷,而那些他們眼中所謂的英雄,身上又背負了多少。

就連墨閣十老,也是墨閣戰力最強的十人,都有九位隱匿在人海之中,於暗中制衡着妖族,可能終其一生,唯有死的那天,才會被世人知曉。

原來他…這麼強。

這是英雄么?

是!

但他們從未覺得自己是英雄,只不過默默做着自己該做的事。

所謂的光鮮,所謂的膜拜,在他們眼中,甚至都不如一隻小妖來的重要。

……

「餘生,你父親…」

校長看着餘生,遲疑了兩秒,換了一個委婉點的方式:「還好么?」

餘生想了想:「應該還算不錯。」

「窩窩頭在罪城很值錢的。」

校長沉默。

聽了前半句之後,他原本還以為餘生的父親已經出獄了,但沒想到還有反轉。

這幾天的時間,他一直在想着餘生的問題,並且查了很多資料。

畢竟罪城一般都是關押那種十惡不赦的罪人。

而餘生的父親只是一個比較平凡的普通人,也並沒有什麼犯罪記錄,餘生又是在很小的年紀就進了罪城。

這點很不合理。

不過根據資料上記載,餘生在很小的時候,因為一場災禍,被誤卷到了罪城之中,而罪城也有自己的規矩。

進城者,不論原因,一律無法出城。

想要離去,只能拿每年一位的名額。

雖然哪怕是覺醒者,在罪城內也無法調動異能,但覺醒者的肉身力量怎麼也要比餘生強大太多太多。

最讓校長感覺到離譜的是,餘生的父親這些年從未想辦法去救自己的兒子,就彷彿遺忘了般。

這種複雜的關係,讓校長一時間完全摸不到頭緒。

但至少有一點他還是肯定的。

既然能從罪城中走出來,哪怕站在面前的是一個人畜無害的孩子,想要在考核中欺負一些學生,還是很容易的。

完全是降維打擊。

雖然校長沒有真正見過罪城內的環境,但也能腦補出一些。

往年內,罪城出世之人,有不少已經飛入雲端,高高在上。

「這次考核,不僅僅是考核學生,同時也是考核學校。」

「因為漠北城太小,三座學校的意義不大。」

「所以上面準備整合。」

「到時候合併後的新學校由誰來主導,大概率就是根據這次的排名了。」

「所以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千萬別放水!」

校長鄭重的囑託着。

餘生的腦迴路實在太過於清奇了,如果不反覆提醒幾次,他真不放心。

餘生默默的抬起頭,看了校長一眼:「價格。」

「啊?」

校長楞了一下,有些疑惑。

餘生耐心解釋:「我們罪城的規矩,託人辦事,要給錢。」

「免費的活,不做。」

校長臉瞬間黑了下來:「但是你也得到了考核的名額。」

餘生思索了片刻,認真搖了搖頭:「在我的理解中,你需要我去辦事,而考核名額,就是門票。」

「這是金主本就應該出的。」

「酬金,要單算。」

「在罪城,不講規矩的人,死的都是最快的。」

聽着餘生這認真,嚴肅的話,校長有些頭疼,一時間,他很難想像罪城內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地方。

畢竟他們所認知的罪城,不過是外界的流言罷了。

「好。」

「三顆一級晶石。」

「我個人出。」

校長咬了咬牙說道。

一級晶石,就是餘生之前用的那種,裏面的能量不算太多,一般取自於最低等級的妖獸。

餘生點頭:「成交。」

似是突然想起了什麼,餘生又問道:「嗯…不需要殺人吧?」

校長懵了。

看向餘生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頭怪物,這一刻的他突然有些後悔,自己讓餘生上場,究竟是對是錯。

「不用!」

「記住,絕對不能殺人!」

校長急忙說道。

餘生輕輕的鬆了口氣:「那就好,在罪城外殺人是犯法的。」

「三顆晶石的話,有些虧。」

校長如遭雷擊的看着餘生,一時間竟然不知道有些說什麼。

按照餘生的解釋,也就是說在罪城內,三顆晶石的話,殺人就不虧了?

而且這次去考核,其他兩家學校一共十個學生…

三顆晶石,十條人命。

罪城…

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所在。

這一刻,哪怕是曾經上過鎮妖關的校長,身體都不禁有些發涼。

畢竟站在這裡的,不是悍匪,不是兇徒,而是一個剛剛十八歲的…孩子。

「校車在門外,你上去歇着吧。」

「還有,另外四名學生…」

「算了,你不用照顧他們。」

校長有些心累,原本還想讓餘生在考核中關照一下他們,但又考慮到餘生的行事風格,他怕照顧照顧着,其他四名學生就被淘汰,或者氣瘋了。

如果在現場,自家人大打出手,那才真的鬧了笑話。

「切記,千萬別殺人!」

眼看着餘生都已經走出了門,校長還心有餘悸的又囑咐了一句。

而回應他的,則是餘生那陽光,甚至有些羞澀的笑容。

恍然間,校長突然想通了些什麼。

或許…

餘生並不是精神不正常,而是在不斷的陳述事實而已。

也就是…誠實。

只不過他所陳述的事實,是大部分人接受不了,或者不願意接受的。

畢竟有一種東西,叫做善意的謊言。

這,是人與人之間交際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