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都市神級棄少 第4章_格林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全場死寂。

柳萱雯瞪大了美眸,捂着紅唇不讓自己驚呼出來。

至於朱俊元,更是如同見鬼一般看向葉默,這個公認的廢物怎麼可能有這麼大力氣?肯定是那幾個保安放水了!

「一幫廢物!你們要故意演戲幫這廢物是吧,就別怪老子不講情面!」

朱俊元森然怒罵。

「朱,朱部長,我們……」

那兩名保安滿臉苦澀,可腹部傳來的絞痛卻讓他們話都說不出來。

吃了虧還要被冤枉,他們內心懊悔無比,早知道就不來趟渾水了。

「葉默,你敢在公司里毆打保安,還敢打我這個公司高層,你覺得冰凝會怎麼看你?董事會怎麼看待冰凝?」

「你要是下跪給我認錯,老子興許還能壓下這事!」

朱俊元面色陰沉如墨,冷笑着開口。

他知道這個廢物的軟肋是什麼,以前百試不爽對方都只能敢怒不敢言。

可惜,今天他要失望了。

「要我下跪?」

葉默嘴角微微翹起,勾勒出一抹極致的邪魅:「你確定嗎?」

「趕緊下跪,廢物難道都是這麼多廢話嗎!」

朱俊羽森然獰笑道:「你不是最怕冰凝和你離婚嗎,一旦離婚你這個廢物就只能睡大街去乞討,今天這事若是鬧開,你覺得冰凝還會護得住你?」

「說完了?既然說完了,那就做好心理準備吧。」

葉默淡淡開口。

話落地,他整個人踏出一步,詭異般出現在朱俊元面前。

啪!

這一巴掌他可沒留手,直接將其打得嘴角流血。

「曹尼瑪,你還敢……」

啪!

「葉默,你敢……」

啪!

「我要告訴冰凝,你完了……啊!!」

啪!啪!

對方每說一句話,葉默都是巴掌伺候。

此時的朱俊元,臉龐高高腫起,紅得發紫發青,兩顆門牙也是掉落在地,眼眶斜掛披頭散髮,哪裡還有先前西裝革履的風姿?

「嗚嗚嗚!!」

朱俊元識趣的閉着嘴巴,不敢再說一句話。

「跪下,磕頭。」

葉默淡淡開口。

朱俊元拚命的搖頭,可當他看到葉默高高揚起的手掌後,滿臉驚恐的雙膝跪地。

「以後我來公司,你還要阻攔我嗎?還敢嘲諷我嗎?」

葉默似笑非笑道。

朱俊元拚命搖頭,他是真的被打怕了,要是被這個廢物打殘廢他找誰哭去!

「以後不要來招惹我,更不能去騷擾我老婆,冰凝這兩個字不是你應該叫的,知道嗎?」

「嗚嗚嗚。」

朱俊元拚命點頭,狼狽至極。

「知道就好,繼續跪着吧,若是想挨打就起身。」

葉默淡淡開口,接着直接坐在大堂內的賓客沙發上,悠閑翹着二郎腿。

而朱俊元渾身顫抖不敢起身,只能繼續跪着,只是那雙眼眸中爆出極致的惡毒和暴戾。

一邊的柳萱雯美眸輕顫,看看葉默又看看朱俊元,內心有種莫名的舒坦。

這個朱俊元好幾次都騷擾她,更是給她發送一些極其露骨的短訊,其意思很明顯就是要包養她當小三,斷然拒絕後,對方就屢次三番在工作上給她找麻煩,想要脅迫她就範。

現在看到朱俊元這種下場,她自然舒坦。

「葉先生,我……我需要通告總裁嗎?」

柳萱雯端着一杯溫水走過來,遞給葉默後怯怯問道。

「謝謝,不用了,我就在這等着。」

葉默點頭致謝,接着就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其實暗地裡卻是在修鍊功法,之前他能夠打趴下兩個保安,就是因為在車上修鍊了功法。

有着前世的經驗,他現在可不是之前的廢物棄少了。

柳萱雯眨眨美眸,好奇的盯着面前少年,都說總裁的丈夫是個廢物棄少,可她卻覺得葉默有些神秘,最起碼不是一個廢物。

時間緩緩流逝。

半小時後。

叮咚。

電梯門打開,沈冰凝以及四五個西裝革履的男子漫步而出,看得出來這次的會議很不愉快,沈冰凝俏臉上滿是失落。

「沈總,雖然這次合作我們沒有達成共識,可我大成藥業,還是很有意願收購貴公司的,還請沈總多考慮考慮。」

為首的中年男子,含笑開口道。

「抱歉了費經理,盛美集團是我母親苦心經營出來的,就算現在集團遇到困難,我也不會出售它。」

「還請告知大成藥業的王總,無論他出什麼價位,我都不賣。」

沈冰凝嘴角含笑,可態度卻很是堅定。

但她臉上的笑容,卻很快就僵住了。

因為大堂**滿地狼藉,兩個保安趴在地面**,一個臉龐腫得跟豬頭的人正跪在地面。

這是怎麼回事?!!

「沈……沈總,沈總你總算是出來了,你可要給我做主啊!」

朱俊元見到沈冰凝,就如同見到了救星,哭嚎着開口。

他原本是想稱呼冰凝的,可旁邊一道玩味似的眸光看過來,硬是讓他恐懼得馬上改口。

「朱俊元?這是怎麼回事!」

沈冰凝眸光冰寒下來。

「沈總,是葉默,他想要強闖公司,不僅打傷了公司兩名負責任的保安,還毆打侮辱讓我下跪!」

「沈總,我好歹也是公司的高層管事,葉默雖說是你的丈夫,可也不能這麼欺負人吧,這件事你要是不處理,我肯定會告訴我叔叔,讓他召開股東大會!」

朱俊元哭嚎着叫喊,兩顆漏風的看起來有些滑稽。

「呵呵,沈總,貴公司還真是有趣啊,想必你也要處理自家事,那我們就先不打擾了,告辭。」

大成藥業的高層強忍着笑意,幸災樂禍的離去了。

想必明天,盛美集團這件糗事,就會傳遍天河市的商業圈,沈冰凝的廢物丈夫毆打公司高層,嘖嘖,想想就是勁爆新聞。

「葉默,這是怎麼回事?」

沈冰凝冷冷看向沙發上的葉默。

「我只是來大堂內坐一會,這位朱主管就不依不饒出口嘲諷,還要叫保安把我手打斷。」

葉默聳聳肩,含笑開口道:「我沒辦法,就只能還手自保咯。」

「沈總,他胡說,他完全在胡說,公司有公司的規章制度,你不能徇私啊!」

朱俊元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柳萱雯,你也在現場,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說真話!」

沈冰凝緊蹙柳眉。

「沈總,事情是這樣的……」

柳萱雯回想了片刻,接着把之前的事情原原本本訴說出來,沒有偏袒任何一方。

「我知道了,以後柳萱雯你就來當我秘書,你去把剛才的監控視頻調出來發我手機上。」

沈冰凝冷冷開口,美眸環視一圈後道:「這兩個保安停職調查,待我看過視頻確定無誤後,直接開除。」

這話一出。

柳萱雯和朱俊元當場愣住,當然,那兩個保安更是後悔到了極點。

「沈總,這件事不關我們的事啊,都是朱俊元指使我們干啊!」

「對對,他一開始就對這小兄弟冷嘲熱諷挑釁,說著很惡毒的話語,都是他指使的!」

兩名保安惡狠狠開口。

反正工作保不住了,兩人自然恨上了指使他們的朱俊元。

「放你媽狗屁,我什麼時候指使了,別血口噴人,老子……」

朱俊元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道冰冷的聲音打斷。

「朱俊元,雖然你是公司高層,董事會也有後台,可盛美集團的最大股東,終究是我沈冰凝,這次事情你降級為人事部副主任!」

「我不希望,還有下次。」

沈冰凝美眸中不含絲毫感情,說出來的話語更是噙着一抹不容拒絕的強硬。

「沈總,我……」

朱俊元滿臉焦急,從部門主管到部門副主任,這尼瑪降了三級啊!

「柳萱雯,馬上去調監控視頻,明天準備一套職業裝,你的實習期現在結束,轉為正職秘書。」

沈冰凝開口道。

「嗯嗯,謝謝沈總。」

柳萱雯驚喜點頭,直接小跑着去忙碌工作,這可是總裁交給她的第一個任務,自然要好好完成。

交代完這邊的事情,沈冰凝看了一眼葉默,沒有說話直接走向大門,上了瑪莎拉蒂。

「咳咳,朱副主任,希望你還能記得開始你答應了我什麼。」

葉默摸了摸鼻頭,玩味似的笑道。

說完也不等對方回應,慢悠悠走出門去。

「草!草!!一對狗男女,你們都給我等着!」

朱俊元內心咆哮怒吼,陰柔的眼眸中噙着極致的惡毒。

……

葉默打開副駕駛門,卻發現沈冰凝正坐在這裡。

「會開車嗎?你來開車吧,我頭有些疼。」

沈冰凝探出白嫩的玉指,揉捏着白皙額頭。

「嗯,好的。」

葉默點點頭,直接坐上了主駕駛位。

看着沈冰凝絕美容顏上的那抹疲倦苦澀,他很是心疼。

「冰凝,要不要我幫你揉幾下?我會點中醫,可以緩解你疼痛。」

葉默試探着問道。

「你忘記我們之間的約定了?」

沈冰凝放下手,美眸淡淡的直視過來。

額……

葉默頓時苦笑不已,他和沈冰凝有過婚內約定,其中一條就是雙方都不能互相身體觸碰,更不能同房同床共枕!

「我沒事,就是這段時間事情太多了,有些勞累過度。」

沈冰凝眯着眼睛疲倦道。

等車子發動後,她突然又來了一句:「葉默,帶我去你家老房子吧。」

嗯?

葉默內心一動,還以為這個絕美總裁想通了,準備和他進行夫妻之實?

畢竟,他雖然和沈冰凝結婚,但兩人沒住在一起,對方住在別墅內,而他,卻是住在郊區破舊老房子內。

現在夜深人靜,孤男寡女,而且兩人更是領過結婚證的合法夫妻!

聞着身旁傳來的幽幽體香,葉默內心有些心猿意馬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