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都市神級棄少 第3章_格林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車廂內的氣氛有些壓抑。

沈冰凝白嫩的雙手,緊緊攥着方向盤,絕美俏臉上噙着萬年冰寒,美眸中滿是慘然和懊悔。

可以想像,今晚這件事曝光後,不僅是她,她的公司以及整個沈家,都會被推上風口浪尖,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她這個不成器的丈夫!

「冰凝,對不起。」

坐在後車廂的葉默,突然輕聲道。

嗯?

沈冰凝嬌軀一顫,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她和這個丈夫的感情很奇怪,雙方都是互不干涉,當年如果不是爺爺堅持估計這門親事也不會成立,可就算成婚以後,兩人別說夫妻感情,就連陌生人都不如。

至少陌生人相見還會禮貌性的微笑問候,而他們,每個月說的話不超過二十個字。

至於微笑,這兩年更是一次都沒有!

「葉默,我知道葉家那件事給你很大的打擊,可事已至此你也只能認清事實,你不再是以前那個葉家大少爺了,也不能夠無休止的胡鬧下去了。」

「今天的事情過去就算了,我不希望,還有第二次類似的事情發生!」

沈冰凝嘆息開口,語氣複雜道:「當然,如果你受不了我,也可以提出離婚,我會說服爺爺同意,並且給你一大筆錢作為補償的。」

在她想來。

葉默之所以去那種地方找女人,完全是因為自己不允許對方和她同居造成的,男人不能解決生理問題,那也只能去鬼混了。

「抱歉,以後保證不會了。」

葉默咧嘴一笑,語氣中充斥着無與倫比的自信:「我也不想離婚,我希望通過接下來的改變,讓你不再失望。」

沈冰凝美眸微顫,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丈夫嗎?

她感覺此時的葉默,有些不太一樣,卻又說不上來哪裡不一樣,好像話比以前多了,態度也比以前沉穩很多,尤其是身上那股雲淡風輕的態度,淡然無比。

「好,我期待着你的改變。」

沈冰凝輕咬着紅唇開口。

車廂內再次寧靜下來,但氣氛卻不再壓抑。

坐在后座的葉默,微眯着雙眸,腦海中卻是飛速運轉。

前世他被金陵葉家拋棄,父親失蹤母親含恨而終,如果不是沈家老爺子的收留,估計早已經餓死了,所以對於沈冰凝和沈家老爺子,他一直懷有愧疚和歉意。

就算前世他成就幽冥鬼帝,執掌七界生殺予奪,內心還是懷着這抹遺憾。

但現在。

他回來了。

他不再是葉家棄少,也不再是沈家沒用的姑爺,他是,幽冥鬼帝葉默!

「這一世,我不會再讓遺憾重現!絕不!!」

葉默眼眸中爆出極致的精芒,若是細看,還能看到他瞳孔內,搖曳着兩團詭異的冥火,攝人心魄。

……

半小時後。

瑪莎拉蒂在一棟商業大樓停下。

「冰凝,我們不回去嗎?」葉默詫異問道。

「我還有個會議沒有處理,很重要的商業會議,之前是我請假去保釋……去接你,希望現在還能趕得及。」

沈冰凝神情複雜的開口:「你可以在車上等我,也可以自己打車先回去,我這邊的事情要處理很晚。」

說完。

她直接打開車門,匆匆朝着電梯小跑着過去。

葉默苦笑着摸了摸鼻頭,在車內做了一會,接着也是下車朝着大樓走去。

「先生你好,這裡是盛美集團總部,你不能進去。」

門口處俏麗的禮儀小姐攔住道。

「我是沈冰凝的丈夫,為什麼不能進去?」

葉默歪着頭含笑開口道:「你剛才也看到了,我是從冰凝車上下來的,這是她車鑰匙。」

說著,甩了甩手心裏瑪莎拉蒂車鑰匙。

「啊?總……總裁的丈夫?」

禮儀小姐瞪大了美眸,看向葉默的目光有些怪異。

作為天河市最為出名的冰山美人,沈冰凝身邊的緋聞從來都不缺,其中傳得最沸沸揚揚的,就是總裁已經結婚,找了個廢物棄少。

她原本還以為這是流言蜚語,可現在……

「我進去等我老婆,這應該很合規矩吧?」

葉默含笑朝着內部走去。

可還沒走幾步,一道陰森的話語卻陡然響起。

「葉默,你來這裡幹什麼!趕緊給我滾出去!」

一名西裝革履,戴着眼鏡的陰柔男子大步而來。

「朱經理。」

禮儀小姐趕緊稱呼,這個朱俊元可是盛美集團人事部主管,管理着集團大大小小的事情,據說他叔叔還是盛美集團的大股東,背景極為雄厚。

「柳萱雯,我不是和你說過不要放閑雜人進入總部嗎?雖然你是實習生,可做錯事情我照樣可以開除你,並且把你永久拉入人事部黑名單,永不錄用!」

朱俊元冷厲開口。

「朱經理,我……這位先生是總裁的丈夫,他……」

柳萱雯輕咬着紅唇,怯怯開口道。

「嗤,就算他是冰凝的丈夫,也不過是個傀儡廢物而已,可有可無的玩意,你管他做什麼!」

朱俊元冷笑開口。

接着,他把淡漠的眸光放在葉默身上:「葉默,我勸你有些自知之明比較好,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麼德行!」

「我之前就警告過你,不準來集團找冰凝,怎麼,把我的話當耳邊風?」

朱俊元漫步而來,居高臨下看向葉默。

無論是語氣還是神態中,他都毫不掩飾自己的鄙夷。

「朱俊元?呵呵,我只想說兩件事。」

葉默聳聳肩,神情淡然道:「第一,沈冰凝是我老婆,更是你上司,請認清你自己的定位,冰凝這兩個字不是你能夠稱呼的!」

「第二點,你又是什麼東西,敢對我大呼小叫?再有下次,吃虧的可是你自己。」

輕描淡寫的聲音,卻充斥着無與倫比的霸氣。

他前世沉淪幽冥八百年,是執掌七界的幽冥鬼帝,生殺予奪,誰見到不是畢恭畢敬,唯唯諾諾?

此時只是語氣微微冷厲下來,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睥睨散發出來,空氣中的溫度驟降!

「你……!!」

朱俊元滿臉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廢物。

他,感覺有些陌生。

以前的葉默可是慫包一個,對外人的呵斥都是逆來順受,可今日是發什麼瘋,竟然敢威脅他!

「曹尼瑪的狗雜種,一個廢物也敢教訓老子,你信不信……啊!」

朱俊元兇神惡煞的咆哮,可他的話語還沒說完。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落下。

他只感覺半邊臉都麻木起來,緊接着傳來劇烈的疼痛。

「你……你敢打我?」

朱俊元捂着臉,不敢置信道。

「打你,已經是很寬宏大量了。」

葉默淡然開口道:「對付你這種心思歹毒的小人,除了打,我找不出第二種解決方式。」

「你還反了天了,敢打老子,你他媽知道是什麼後果嗎!」

朱俊元面色陰沉下來。

可話音剛落。

啪!

又是一記耳光掄甩過來,五條猩紅的巴掌印浮現出來。

「啊!!保安呢,保安,把這廢物的手給我打斷!」

朱俊元兩邊的臉龐腫得跟豬頭一般,歇斯底里的咆哮開口。

畢竟是人事部主管,一聲令下自然有小弟出馬,兩名高大的保安掄着警棍,凶神惡煞的衝上來。

「小子,敢打朱部長,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草,廢了這小子,朱部長身份高貴,豈能被這廢物教訓!!」

兩人話語間滿是馬屁,可手上的警棍卻重重砸下來。

「啊!」

「葉,葉先生,快躲開!」

旁邊的柳萱雯嬌呼出聲。

「躲,為什麼要躲開呢?」

葉默回頭咧嘴一笑,整個人不退反進衝出去,腳步帶出一串幻影瞬間來到兩人面前。

嘭!

「哐當!」

「咔嚓!」

兩道人影捂着肚子跪倒在地,老半天都沒爬起來,滿臉痛楚。

至於他們手上的警棍,此時竟然全部彎曲掉落在地,這可是堅硬無比的警棍啊,被拳頭砸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