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墜追第3章 【原創】纏在線免費閱讀

墜追第4章 【原創】偷在線免費閱讀

虐攻 離婚文學 肝癌

醫理無 狗血有

沉默寡言帶孩攻 X 感情遲鈍後悔受

沈嘉禾 X 顧念北

沈嘉禾醒的很早,倒也不是有什麼事,身體上的折磨已經讓他很久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

剛開始的時候是吃褪黑素,但是褪黑素吃久了,效果也就沒那麼明顯了,而且吃過之後只能休息三個多小時,睡得還不安穩

於是換成安眠藥,醫生告訴他根據他的身體狀況一次吃半片就行,吃幾天之後發現作用好像不大,他就開始吃一整片,兩片,到現在的三片,他想着是不是再過段時候就要一次性吃半瓶

起床之後的心悸和低血糖每天都有,比鬧鐘都準時,靠在床頭挨過這段心悸和眼前的黑影,心臟的跳動證明他還活着,可是這樣的速度又在提醒他應該是活不久了

「看來真是年紀大了」

看看時間該叫沈妤起床了,或許是站起來的太快了,眼前突然發黑,沈嘉禾想抓住什麼,卻什麼也沒抓住還弄碎了床頭的玻璃杯

沈妤剛從床上坐起來就聽到杯子落地碎掉的聲音,趕忙跑過去看

雖然她才五歲,但是他也知道他的沈爸爸身體不好,動不動就發燒和暈倒

「爸爸,你沒事吧」

沈妤一邊說著,一邊想要幫着沈嘉禾站起來,可是她太小了,那點力氣並沒有什麼用,沈嘉禾不想辜負了小孩子的心意,一隻手稍稍用力的扶着沈妤,另一隻手撐着地站起來坐到床上

低頭看到沈妤沒穿拖鞋就跑出來,不滿意的捏捏沈妤的小鼻子

「怎麼又不穿拖鞋跑出來了,這裡可不比顧爸爸那裡,這裡沒有地暖」

「我聽到爸爸摔倒的聲音就跑過來了,爸爸別生氣,我下次一定穿拖鞋」

沈嘉禾自然知道沈妤擔心她,安撫性的拍拍沈妤的後背,示意自己沒生氣

沈嘉禾並不是孩子的親身父親,是和顧念北還沒離婚的時候在孤兒院收養的

離了婚之後,顧念北給了沈嘉禾很多東西,房子,車子,股票什麼都有,但是沈嘉禾什麼都沒要,就說要沈妤,能把沈妤帶走就行

沈嘉禾也有一些存款,但和顧念北相比自然是差的遠的

心裏正想着顧念北,顧念北就來了,沈妤一聽敲門聲就知道是她的顧爸爸來了,高興的又沒穿拖鞋就下床去開門

「阿妤,把拖鞋穿上」

沈嘉禾拿着拖鞋剛走出卧室就看到那人已經抱着沈妤進到客廳,骨節分明的手包住沈妤有些冰涼的腳

「來了」

「嗯」

兩人的對話就這樣,沈嘉禾洗漱之好之後就去廚房做飯了,他忘記今天是顧念北來的日子了,離婚前說定的每星期去看沈妤一次

沈妤趴在顧念北耳邊說了什麼,顧念北面上沒太大的反應,可下意識的皺眉和搓衣服角的動作還是暴露了他的擔心和不安

摸摸沈妤的腳,感覺回溫了才放她下來,讓她自己玩去

「你剛才又難受了?」

沈嘉禾心裏想,肯定又是沈妤告的狀,怎麼什麼事情都往外說

「沒事,老毛病,過幾天就好了」

顧念北停下手中布菜的動作,怔怔得看着沈嘉禾

他感覺這個人越來越瘦了,以前明明合身的衣服現在穿着卻晃晃蕩盪的,手腕的骨頭凸出來一大塊,臉頰也肉眼可見的凹陷下去,感覺一陣風就能把人吹走

「哥,我今天下午帶你去醫院吧」

「沒事,吃飯吧」

沈嘉禾頭也不抬的回應着顧念北,順便把筷子遞過去

「哥,就是去一趟醫院,又不是不讓你回來了,你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真的沒事,小北,快吃飯吧,再不吃就涼了」

說是三個人吃飯,餐桌上只有五歲的沈妤吃的最香

沈嘉禾是一口也咽不下去,每次快要咽下去的時候喉嚨就會把食物逼回來,反反覆復的,也沒有什麼食慾,乾脆就看着沈妤吃飯,時不時的誇沈妤聽話,吃飯吃的香

顧念北也吃不下去,他不是看不到沈嘉禾身體上的不舒服,連飯菜都咽不下去了,那人卻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越想越生氣,乾脆也放下筷子不吃了

「抱歉啊,忘記你今天過來了,昨天忘記買菜了,什麼都沒來得及做,要不然我去樓下給你買點早點吧」

「不了,我來的時候吃過了,所以不是很餓」

沈嘉禾瞥了一眼牆上的鐘錶,才7點32,顧家早餐時間是雷打不動的8點,明明就還沒吃早餐

可是,他們已經離婚了,沈嘉禾也沒什麼義務去管前夫吃沒吃飯,索性就不問了,接着扭頭看沈妤

「哥,我們復婚吧」

沈嘉禾愣了幾秒,大腦處理了一下剛才所聽到的信息

「說什麼呢?快吃飯吧」

沈嘉禾忍住想要嘔吐的衝動,他不想在顧念北眼前那麼難堪

「哥,我們復…」

顧念北話還沒說完,沈嘉禾就衝到廁所開始吐,也只是乾嘔,吐不出來什麼,一陣陣的反胃快把他折磨瘋了

吐了半天就只有剛來勉強咽下去的幾口粥,還有幾綹血絲

顧念北擔心嚇着孩子趕忙把沈妤抱到房間間,跑過去找沈嘉禾,一進廁所就看到沈嘉禾死死的抓住胸口,像溺水被救上岸一樣大口喘氣,人也癱軟在地上

「別過來,臟」

顧念北好像聽不到,自顧自的抱起來沈嘉禾就去房間,一抱才發現他哥現在是真的很瘦,骨頭都有點膈人,膈的那顆心臟生疼

「哥,你就聽我的下午去醫院吧」

顧念北沒把懷裡的人放在床上,床上太冷了,他覺得摟着人坐在一起還能有點溫暖

「沒什麼大事,我抽空自己去就行,你忙你的」

顧念北蓋毯子的手一頓,有些生氣,他不理解沈嘉禾怎麼能這樣不在乎

「什麼叫沒什麼大事?那什麼才叫大事?」

「念北,我們已經離婚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們已經離婚了,所以,我今天來就是想和哥復婚」

兩個大男人這樣抱着多少有些擁擠和彆扭,更何況還是已經離婚的兩個人,沈嘉禾趁着顧念北反應的空隙,掙脫了懷抱,扶着床慢慢坐下

「念北,你小孩子心性我理解,離婚之後可能是因為沒人陪着你,所以你才會想起來我,這很正常,如果是在前兩年我還能陪你鬧一鬧,可是…」

說那麼大長一段話,胸那裡悶的要命,胃部的絞痛感越發強烈,即便是用手死命抵住也沒有太大效果

「可是,我現在這樣你也看到了,更何況現在還有阿妤,我沒辦法,也沒有精力和時間陪你把這場難堪的鬧劇演下去了」

坐在床邊的人沒想到沈嘉禾會說出來這樣的話

「沈嘉禾,我沒鬧,我很認真的在請求你和我復婚,是我…是我…」

沈嘉禾只覺得好笑,在外殺伐果斷的大總裁,手一揮應該就會有好多人貼上來,現在卻有些可憐的卡了殼,一緊張就喜歡搓衣角的小動作還是沒變

「是我…是我哪裡做的不夠好嗎?」

「念北,你很好,即便在以前結婚的那段日子,你不愛我,但也對我很好,這個我知道,但是感情不是只靠人好就能維持下去的,你遲早會碰到你真正喜歡的人,如果到那個時候我又算什麼?你們感情的插足者?」

「沈嘉禾!」

顧念北氣的從床上站起來回踱步,他想要和沈嘉禾大吵一架,大聲的告訴他,他顧念北愛他

「爸爸,你們別吵架,阿妤害怕」

沈妤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門外,漏出小腦袋,眼睛也紅紅的,看的人可憐死了

沈嘉禾見狀趕忙過去摟着沈妤輕聲的哄,但是他的身體狀況不允許他在短時間內有那麼大的動作起伏,歇了兩口氣也沒把沈妤抱起來

「我來吧」

沈嘉禾也知道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就把位置讓出來

「爸爸們沒吵架,是在商量事情吶,是聲音太大嚇着阿妤了嗎?」

小姑娘沒說話,把頭埋在顧念北的脖頸那裡

「爸爸們上次吵架之後就分開了,我一個星期只能見顧爸爸一次,所以,阿妤害怕以後見不到爸爸了」

沈嘉禾沒想到那次激烈的爭吵會讓沈妤留下陰影,心裏難免有些愧疚,又不知道該怎麼說才能解釋剛才的爭吵

「顧爸爸在請求沈爸爸回到原來的那棟大房子裏面住,可是沈爸爸不同意阿妤幫我勸勸爸爸好不好?」

說完還俏皮的朝沈嘉禾眨眨眼睛,完全沒有剛才吵架的時候可憐巴巴的樣子

「你和小孩子說什麼呢?」

「不想爸爸回去,那個房子里的人很兇,對爸爸一點也不好,爸爸都受傷…」

「沈妤!時間到了,該去看動畫片了好不好?」

小孩子還是好哄的,一說動畫片就忘記剛才的事情了,可是,另一位大人記得卻是很清楚

把沈妤安排好之後,顧念北就開始追問但是怎麼回事?受傷是怎麼回事?

「沒什麼,就是有人去家裡做客,我倒水的時候不小心燙到了,都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為什麼是你去倒水?阿姨呢?其他人呢?什麼客人輪的到你去倒水?」

那口氣已經在沈嘉禾心裏憋好久了,他氣憤顧念北為什麼就是不理解他為什麼要離婚,他不明白兩人之間的差距,不明白兩人之間的鴻溝,不明白那棟房子裏面的人有多看不起他和沈妤

「什麼人?你他媽的還好意思問我是什麼人,你的姜大小姐,你的原定未婚妻,你媽媽認可的兒媳婦,你全家上下認同的你顧念北的妻子!」

顧念北沒見過那麼生氣的沈嘉禾,即便是離婚的那天,兩人也沒發生過大的口角

「咳…咳咳…」

突如其來的暴怒讓沈嘉禾吐出來一口血,身體不受控制向後倒下去

「哥!」

顧念北眼疾手快借接住倒下去的沈嘉禾

「放開…放開我,別碰我,臟…」

「不臟,我帶你去醫院,你別害怕啊,哥,我帶你去醫院」

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在害怕,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在顫抖

「不去了,我知道我是什麼病,不去了」

顧念北現在可聽不得這些,他只知道他哥生病了,既然生病了,就要好好治療啊,於是抱起來沈嘉禾就走,走之前還不忘記打電話派人過來照顧沈妤

沈嘉禾也掙扎不過,想着算了,不掙扎了,可能知道什麼病以後,就會嫌棄的跑了,那時候就沒事了

到了醫院檢查之後,醫生把顧念北叫到辦公室,問他是沈嘉禾什麼人

「我是他…他丈夫」

醫生不相信的抬頭瞅了一眼,把病例本拍在桌子上

「那你知不知道病人已經好幾次沒有來複查,再拖下去可能就會惡化為肝癌晚期了」

一股涼意從頭到腳把顧念北刺激的哪哪都痛

「肝癌?他…他…他沒和我說過啊」

「根據醫院的資料庫顯示,第一次查出來是在半年之前,如果這半年裡好好治療,雖然不能說可以完全治好,但是穩固病情還是沒什麼問題的,但是病人在複查過一次之後就沒來過了,你這丈夫是怎麼當的?」

醫生的話在顧念北腦子裡一直重複,揮之不去,半年前?

那不就是離婚的時候嗎?所以沈嘉禾那麼急切的離婚就是因為生病了?

沈嘉禾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他好久都沒有睡過那麼長時間的覺,現在感覺整個人都很舒服

「哥,你醒了,要喝水嗎?是不是該餓了?還有哪裡不舒服嗎?我去叫醫生過來」

沈嘉禾看着顧念北着急到不行的樣子,心裏想果然還是個小孩,有點事情就緊張到不行

伸手拽住顧念北,讓他別去麻煩醫生了,現在沒事

顧念北這才鬆了一口氣坐下來,看着沈嘉禾眼淚就開始想外湧出

「哭什麼啊,這不是沒事嗎?」

「所以哥和我離婚是因為生病嗎?」

沈嘉禾聽到這話差點沒笑出聲,這孩子把人想的有點太偉大了

「這只是一部分原因,我沒你想像的那麼偉大,念北,我很累了,我不想再看你媽媽,你家的親戚,甚至是你們家保姆的臉色過日子了,我也不想低三下四的討好什麼梁小姐,姜小姐,我不想阿妤看到我那樣,我們之間差距太大,我一個月只有7200塊的工資,你半個小時賺的錢都會比這多不知道多少,咳咳…咳」

顧念北遞過來水,想讓他喝兩口潤潤喉嚨,沈嘉禾卻搖搖頭,他想要把話一次說完,讓顧念北明白

「其實,我無所謂,畢竟本來就是我父親多事,仗着自己幫過你們家,就要把我塞給你,這是我父親的不對,可是他現在也已經去世了,承諾的期限也到了失效的時候,所以,念北,你該向前看了,畢竟,你對於我的感情也沒有那麼深,不是嗎?」

顧念北下意識地搖頭不同意沈嘉禾的說法,可是仔細一想,兩人結婚之後,他的確沒對沈嘉禾表達任何的感情,口頭上也好,行為上也罷,一樣都沒有

為什麼呢?大概是那時候心高氣傲,不滿意這種道德綁架式的婚姻,覺得是沈嘉禾束縛住他肆意快活的人生,即便後來對沈嘉禾產生了感情,卻還是潛意識的去抵抗,去掩蓋

好不容易認清了對於沈嘉禾的那份心意,沈嘉禾卻又要離婚,兩人發生了爭吵,但是結果卻沒有改變,沈嘉禾執拗的態度怎麼勸說都沒用,更何況還有他媽媽在後面添油加醋,支持兩人離婚,然後和什麼姜小姐結婚,顧念北一氣之下就選擇了離婚

可是,他在拿到離婚證的那一刻就後悔了,他恨不得把人扛回去辦結婚證,可是他知道,他哥脾氣直得很,說定的事情是不會變的

「念北,你想過嗎?就算我們復婚之後,我過的可能還是以前的生活,我接着看你媽媽的臉色,接着看各種大小姐的臉色,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們搬出來住,你不用看任何人的臉色,哥,我們搬出來…」

沈嘉禾搖搖頭打斷顧念北

「有什麼用嗎?我是不是還要像你的情婦那樣,家裡來人的時候我躲起來,我始終是見不得人,就算可以24小時在家裡,但是你能攔住別人背後說閑話的嘴嗎?」

「哥,我不是這個意思,我…」

「我達不到你的階級,我父親的公司已經破產了,我沒能力讓它東山再起,我現在就是一個小科長,是你平常在公司看都不會看一眼的小員工,念北,你明白嗎?」

「哥,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喜歡你,我真的喜歡你,我不會再讓你過原來的日子,而且你也看到了,阿妤也離不開我,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也離不開我,讓我照顧你,行嗎?」

沈嘉禾沒接話,怔怔的看了一會兒天花板,然後說,自己很累了,想再睡一會兒,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吧

「那…我在這裡陪着你,讓我陪着你吧」

顧念北沒說行,也沒說不行,就直說了兩個字「隨你」

其實沈嘉禾根本就不困,本來就覺少,剛才又睡了那麼久,此刻自然清醒的

扭頭看了一眼趴在床邊睡着的顧念北,心裏只覺得這人有問題,從前那麼高高在上,現在低三下四的跑過來求和

心裏的玩笑歸玩笑,問題還是要解決的

沈嘉禾心裏很清楚,他心裏還有顧念北,但是心裏有這個人並不代表就要接受他,如果接受他之後,過的還是那種寄人籬下,看人臉色的日子,那他還不如現在死了算了

藥物的加持下,困意再一次襲來,再睜開眼睛的時候,顧念北已經不在病房裏面了

「醒了?沈先生?」

沈嘉禾只顧着看床邊有沒有人趴着睡覺,完全沒注意到另一邊竟然站着顧念北的母親

半年沒見過了,顧念北的母親盛氣凌人的架勢是一點沒變

「是,托您的福醒過來了」

那人既然不是什麼好語氣,沈嘉禾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好態度

「小黎,這就是我和你說的沈先生,非要纏着我們小北復婚,你別擔心我了沒同意,跨進我顧家的大門可能那麼容易」

這話不知道是說給那位叫小黎的女生聽的,還是說給沈嘉禾聽的

沈嘉禾算是聽明白了,無非就是顧念北要和他復婚的消息傳到了顧母的耳朵里,為了讓小黎放心,穩坐顧家未婚妻的地位,特意來這裡給他下馬威

「夫人,我想您是誤會了,是您的寶貝兒子要和我復婚,我不同意,這才鬧到了醫院,我都肝癌晚期了,我只想惜命,哪裡還有空想您的寶貝兒子啊?您說是吧」

顧母沒想到沈嘉禾那麼咄咄逼人,還沒來得及接著說,沈妤就推門闖了進來

「爸爸,你還難受嗎?你昨天晚上都沒回家,是不是特別不舒服啊」

「是,你爸爸就快要不行了,小妤,你馬上就要回到那個破破爛爛的孤兒院了」

顧母在以前就不喜歡沈妤,總覺得又不是親生的,養大了也是白眼狼

沈妤一聽,「哇」的一下就哭了

「小妤回…回孤兒院,小妤聽話,爸爸不要死好不好?別…別不要我,爸爸」

自從父母去世後,沈嘉禾就沒什麼親人了,就只剩下沈妤了

「爸爸不死,她騙人的,不哭了不哭了」

沈嘉禾真的感覺好累啊,明明這些事情都和他沒關係了,顧念北硬是要把他牽扯進來,又趟一次渾水

「夫人,原來我看在你是顧念北母親的份上,您對我的苛刻和不善我都能忍下去,但是您現在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已經給您說了,我對於您的兒子,沒有絲毫的興趣,我巴不得他離我遠遠的」

沈嘉禾氣的全身發抖,腦袋也是暈乎乎的,眼前不斷出現重影,他知道他大概是又發燒了

看看懷裡的孩子又努力穩住氣息

「還有啊,黎小姐,看到我的下場了嗎?」

沈嘉禾慘白的臉上泛起一絲嘲笑,還有一點同情

「我很擔心黎小姐嫁過去之後的日子啊,有這樣的婆婆,應該很難熬吧」

那位黎小姐沒說話,只彎腰看看沈嘉禾懷裡的沈妤

「多漂亮的小姑娘,你的兩位爸爸是很好的人,不過你的這位奶奶還是算了吧,我是無福消受嘍」

說完轉身就走了,走的沒兩步還回頭說

「我已經給顧總打過電話了,剛才的對話也錄音了,你們家的事,好好解決吧」

顧母一看,到手的兒媳婦沒了,直接甩了沈嘉禾一巴掌,剛巧顧念北進來

「媽!你瘋了嗎?他身體不好你知不知道?」

顧念北趕忙過來看沈嘉禾有些被打腫的臉,卻被沈嘉禾攔了下來

「您的寶貝兒子,我不和您搶,請您把他帶回去,最好這輩子別來找我」

話剛說完就沒了意識,抱着沈妤暈了過去

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這次一轉頭髮現顧念北在床邊看着他,手還緊緊攥住病服的衣角

「你走吧,顧念北,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的接觸了,反正我也活不長了,死了之後,您大人大量麻煩去孤兒院多看看阿妤,其他的也沒什麼了」

「所以,嘉禾你不要我了嗎?我們沒可能了,是嗎?」

「不是你先不要我的嗎?我對你是有感情的,直到前天晚上都還有,可是,昨天之後,我突然發現好像感情這種東西沒那麼重要了,早就消磨在你無數次的視而不見和你媽媽的刁難之中,我經受不住了」

如果說昨天沈嘉禾還覺得心裏有顧念北,今天只覺得,算了,就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