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墜追 墜追第2章 生病在線免費閱讀(2)_格林小說
◈ 墜追第2章 生病在線免費閱讀

墜追第2章 生病在線免費閱讀(2)

有什麼情況馬上告訴我,別聽他的」

「好的,江先生」

醫生一進家門就看到已經暈倒在地上的溫塘,心裏碎碎念,我就是上輩子欠這兩個人的,三天兩頭的給我出難題

做了檢查之後,感覺情況不太對,這可不像是普通的發燒,倒像是接觸什麼有機溶劑之後出現的病狀

醫生還想抽血做進一步檢查,溫塘就醒過來了

「別動,抽血還沒結束」

溫塘不管抽血結沒結束,掙扎着坐起來,拽着醫生問

「是…是哥,讓你來的嗎?」

「是的,江先生讓我來照顧您」

溫塘心裏有一絲開心,這是不是說明哥還是喜歡他的

「麻煩了」

抽血之後,醫生給溫塘掛上水之後就出去了

吊瓶里的葯大概有催眠藥效,溫塘沒過一會兒就睡過去了

他又回到了那個「家」

溫塘父母離婚很早,大概在溫塘一歲多的時候就離婚了

溫塘父親為了錢又娶了一個,但是溫塘還小,記不住事情,家裡的人也都沒告訴他這不是他的親生母親

溫塘也就把她當做親生母親,他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只覺得母親對他不太好,好像不太喜歡他,可能母親都是這樣的吧

溫塘不舒服的時候總是會哭鬧,哭鬧之後,依舊沒人管,「母親」還會向父親告狀說溫塘不聽話,不服管教

久而久之,父親也開始不喜歡溫塘,溫塘也學會了閉嘴,所有事情都選擇閉嘴,只有這樣才不會招人煩,才會討人喜歡,更何況夫妻二人又有了孩子,一個男孩一個女孩,夫妻二人都很喜歡那個女孩,覺得女孩聰明伶俐

可是溫塘不喜歡,那個女孩總是欺負弟弟,弟弟是這個家裡唯一對他好的人,是唯一會在他自殘睡過去的時候給他手腕貼創可貼的人

溫塘以為日子湊合湊合也能過,可是好景不長,父親和這位母親又離婚了

在父親和「母親」的爭吵當中溫塘明白了,原來「母親」不喜歡他是有原因的啊,因為溫塘不是她親生的

「母親」帶走了那個女孩,把弟弟留下來了這讓溫塘高興了好久,但是也心疼了弟弟好久,弟弟也沒有媽媽了

父親沒過多久又娶了一個,並且不知道什麼時候與那個女人有了一個小男孩

父親虛情假意的來問溫塘的意見,溫塘還能怎麼回答呢,只能笑着說好,父親摸着溫塘的頭頂誇溫塘懂事,是個好孩子

第三位母親表面待溫塘和弟弟很好,但是私下的時候是另一副面孔,新來的弟弟也不是一位善茬

這些溫塘都知道,可是溫塘不能說,說了父親也不會信,並且現在他還要護着他唯一的弟弟

溫塘把所有的不公平,所有的虛情假意都忍下來

可是老天爺總是和溫塘作對

溫塘又發燒了,縮在被子里顫抖的床都在跟着晃動

「哥哥,我把我的被子也給你,你別冷了,小橋害怕」

「不怕,橋橋,哥哥一會兒就好了,哥哥睡一覺就好了」

「好,那我拍着哥哥睡,哥哥睡醒了陪我玩」

「好,橋橋真乖」

溫塘再醒過來的時候,是被一巴掌打醒的

一睜開眼睛,就看到父親站在床前,哭着喊着為什麼死的不是溫塘

「死的為什麼不是你!小橋還那麼小,你讓他出去給你買葯!」

溫塘不知道是怎麼走到醫院的,他弟弟還那麼小,太平間那麼冷,他怎麼承受的住啊

溫塘發瘋似的喊着讓溫橋起來,他幻想着溫橋會像往常裝睡,他一叫,溫橋就會掀開被子沖他做鬼臉

可是這次沒有,他的弟弟,唯一對他好的人,死在了為自己偷偷買葯的路上

溫塘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枕頭哭**一大片,嘴裏還念念着橋橋

看看手機,江寧一條信息都沒有,一通電話都沒打過

溫塘試着給江寧發信息,也都沒有回復

「看來是真的把哥惹生氣了」

溫塘抱着最後一絲希望,給江寧打了電話

響了很久才接通

「哥,我錯了,你別生氣了」

江寧久久的沒有回話,像是在思考什麼問題

「溫塘,我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對你了,可能這樣的情況已經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發生無數次了,我都不知道,總算上次我知道了,你是怎麼說的?你說你再也不會了,說你錯了,可是這次呢?你還是選擇瞞着我,不告訴我,我像一個局外人一樣,想知道你的事情還要派人去查?」

江寧說完這一大段話,感覺好累,更多的是生氣,氣憤的領帶鬆開扔在另一邊,想想是溫塘買的又走過去撿回來

「你覺得那是小事,不用告訴我,是嗎?那是不是以後我被人潑油漆,我死在路邊也不用告訴你啊?」

「哥,你別亂說話…」

「溫塘,你就是慫,我知道你有陰影,我知道你害怕,你的所有顧慮我都知道,我都理解,可是溫塘,你也要理解理解我啊」

江寧沒等溫塘說話就把電話掛了,乾脆就趁着這兩天兩人都冷靜冷靜吧

溫塘掛斷電話之後,更加慌亂了,心裏只有一個念頭「哥不要我了」

壞念頭一旦從腦子裏面出來,就再也收不回去了,他把全身都縮在被子里,不停的念着江寧和溫橋

「哥,橋橋,我錯了…我不應該生病,我錯了,別不要我,我真的錯了…」

越說越快,越說越快,心悸狀況越來越嚴重,溫塘感覺心跳都快要停止了,心臟那裡好像被人揪住又放下,突然又按住,迫使它停止跳動

胃裡像是有一把刀子,來迴旋轉,直到把胃戳的千瘡百孔,跑到廁所把吃的東西都吐了出來

可實際上也沒吐出來什麼,只是乾嘔,吐出來一些水,胃裡的氣體反流,刺激的鼻子也很難受

醫生聽到動靜後,打開門就看到溫塘坐在廁所地上,臉色白的都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了,嘴唇也是毫無血色,耳朵白的下面的血管都清晰可見

「溫先生!溫先生!您醒醒!」

溫塘聽到有人叫他,可是那個聲音不是江寧的,也不是溫橋的,他不想醒過來,他想就這樣睡過去

溫塘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

外面的陽光很好,比遇到江寧的那一天還要好,他想出去轉轉,去他們第一次相遇的地方轉轉

溫塘拖着走路都費勁的身子,趁着醫生不注意偷跑了出去

可能是太久沒有去過了,連那個地方在拆遷都不知道

溫塘就站在樹下看着建築物一點一點的被拆回毀,就好像他和江寧的感情一樣,也在土崩瓦解

他眨眨眼睛好像看到了溫橋,一股力量推着溫塘走向逐漸坍塌的建築物下,好像是溫橋在前面等他,讓他過去陪他玩

「橋橋,你先別走,哥哥來了」

溫塘剛走到那裡,一塊拆下來的天花板就落下來,剛好砸在了溫塘身上

江寧接到醫生電話的時候,感覺世界都靜止了兩秒

緊趕慢趕總算在當天回來了

一進病房,就看到被各種儀器插滿全身的小狗

江寧很想摸摸他的小狗,可是不知道該怎麼下手,哪裡下手,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好地方

「塘塘,你真的是…很知道該…怎麼扎我的心」

醫生告訴江寧,溫塘的右手手臂算是廢了,因為前兩天接觸過長時間的油漆,引發了化學性氣管炎,而且還有些中度抑鬱,已經出現軀體化癥狀了

一大堆病症羅列下來,壓的江寧喘不過來氣

就兩天,就兩天沒見,就這樣了

不對,不是兩天沒見,是溫塘已經這樣很久了,抑鬱症大概從很久之前就有了

江寧朝着臉狠狠地打了一巴掌,怎麼就沒發現呢?小狗都快要碎了,怎麼就沒發現呢?

如果可以的話,江寧真的很想穿越回去給那個時候的自己來幾巴掌,在電話里埋怨溫塘不理解他,他怎麼能說出來這種話,還冷靜冷靜,冷靜什麼啊?溫塘那時候需要的是炙熱的擁抱

他對溫塘好嗎?一點都不好,好個屁,人都快被他折磨沒了,江寧是越想越氣,在床邊一把一把的扯頭髮

「哥…別扯了…別扯了,你…又該…覺得不好看了」

江寧沒想到溫塘會醒的那麼快,他還沒想好怎麼面對溫塘,怎麼告訴他,他的右手手臂廢了,不能畫畫了,他才辦了一次簽售會,才出版了一本漫畫,以後怎麼辦啊

「疼嗎?塘塘」

江寧說著哭着,比溫塘哭的還慘

「不疼…哥,你別哭啊…我最見不得…你哭」

江寧真的很想給溫塘一個擁抱,他想把溫塘抱在懷裡告訴他會永遠愛他,到死都會愛他

「哥不對,是哥錯了,我知道你不舒服還出差,我知道你有心理陰影還怪你不理解我,我知道你想要溫橋,我知道,我都知道…」

溫塘是想要溫橋的,差一點就能見到溫橋了

可是溫橋剛才在夢裡說,哥哥,去找江寧哥哥吧

「哥,別哭了,是我自己非要去那個地方的,不怪你」

「你知道你右手…」

「我知道,哥,我以後不能畫畫了」

溫塘很平靜,平靜得不像話,越是這樣,江寧越是害怕,他情願溫塘大哭一場或者是大鬧一場,總比現在沒什麼反應要好

「溫塘,你現在有我,沒人會覺得你麻煩,沒人會覺得你累贅,你可以生病,你生病我會照顧你,我會一直陪着你,直到死我都會陪着你」

江寧眼裡的光把看的溫塘有些晃神,原來他也可以被人堅定的選擇,不是被人隨意丟棄的物品,也有了生病的權利

「哥,我可以哭嗎?」

「可以」

江寧輕輕的勾勾溫塘的小手指

看,這不是還有可以觸碰的地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