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墜追 墜追第1章 思華年在線免費閱讀(2)_格林小說
◈ 墜追第1章 思華年在線免費閱讀

墜追第1章 思華年在線免費閱讀(2)

代駕

代駕一見到余辭差點沒嚇一跳,臉色難看的已經不能用簡單的慘才來形容了

「先生…您沒事吧」

余辭哪裡還有力氣說話,只能擺擺手,表示沒事

代駕也挺有眼力見,趕忙把余辭扶上車,着急忙慌的去醫院,路上還在安慰余辭,說馬上就到醫院了,再堅持堅持

代駕越安慰余辭,余辭越難受,胸口和胃的疼痛好像轉移到了心臟那裡,抽痛的讓人喘不過來氣,頭上好像被人用塑料袋捂住一樣,無論怎麼大口吸氣都會讓窒息感更加強烈

真可笑啊,余辭縮在後車座想,一個不認識的代駕都能擔心自己,宋弦從昨天到現在就只有兩句話

嘴硬的後果原來這樣痛苦,可他早就知道了,從與宋弦認識的時候他就知道了

他總想着宋弦還小,還年輕,有些事能忍忍就過去了,可能是因為今天格外的難受,他不想再忍下去了,他也想像個小孩子一樣撒潑打滾,也想讓人抱在懷裡安慰,真的很想

代駕開車很快,沒過多久就到了醫院,余辭沒讓代駕扶,別人就是來開個車,沒必要太麻煩人

「先生,我陪您進去吧,您看起來…」

余辭搖搖頭,表示不用

代駕實在是想不明白看起來挺有錢的人,都病成這樣了,怎麼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余辭等了好一會兒才掛上號,終於聽到播音念到自己的名字,手機就響起來

一看是宋弦打來的,余辭儘力穩住自己的呼吸,接通了電話

「怎麼了?阿弦」

「你能來公司一趟嗎?這個合同有些問題,我實在是…」

宋弦沒繼續說下去,余辭也明白,大概是又被幾位董事為難了

又是差一步,昨天差一步,今天也是差一步

余辭狠狠地捅了幾下胃,只希望一會兒去公司的時候它能別那麼痛

代駕還在門口等新的訂單

「去這個地方」

代駕沒見過那麼不要命的人,都這樣了還想着去上班?

「先生,您還是先去醫院吧,您…」

「去這個地方,麻煩您扶我一下,我實在是沒力氣…」

到公司樓下的時候,余辭原以為宋弦會在樓下等他,可是,樓下沒有人,就像那麼多年一樣,從來沒有等過他

余辭沒推開門直接進辦公室,而是在門外聽了一會兒,果然和心裏想的一模一樣,幾位董事圍着宋弦嘰嘰喳喳吵個不停,非要要個說法

「宋總,要我說,您還是歇息幾天吧,您看,原來余助理管理公司的時候就沒出現過這種低級的錯誤」

「就是啊,這種錯誤,也就是你們年輕人才會犯…」

余辭整整衣服和有些凌亂的頭髮,推門進去,笑容就好像是粘貼上去的,很得體

「阿弦才管理公司沒多久,自然是有一些錯處,正是因為這樣才需要幾位董事坐鎮幫着阿弦」

「余助說的倒是輕巧,這損失怎麼算?」

按照往常,余辭早就在腦中構思好一段說法了,可是今天疼痛擊敗理智佔據上風,大腦實在是運轉不過來

「我父親原來待你們不薄,你們…」

宋弦沒說完,就被余辭輕輕碰了一下閉上了嘴

「損失自然是要算,但是這份合同我也看了,是由幾位共同簽字蓋章,在明知道有問題的情況下簽字,我倒是想問問幾位是什麼意思?還是想着老宋總不在了,不想幹了,敲詐一筆就想離開?」

余辭聲音有些發顫,但是這已經是他儘力穩住之後的聲音了

「如果幾位是這樣的想法,損失我可以單方面賠償給各位,各位也可以放心的另謀高就」

幾位董事沒想着把事情鬧得那麼難看,一看余辭冷了臉,宋弦在旁邊又不說話,又開始笑嘻嘻的打圓場

「余助說的那裡的話。我們也是看小宋總剛管理公司沒幾個月,想着鍛煉鍛煉小宋總,那點小損失我們也不在乎」

余辭一聽就知道這幾隻老狐狸全是沒招了,標準的笑容又重新掛在臉上,拍拍宋弦的肩膀

「看,幾位董事還是很照顧阿弦的」

宋弦扯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向幾位董事表示感謝

客套一番之後,幾位董事就走了

余辭鬆了一口氣,放下一直戳在胃部的拳頭,還沒緩過來就直接跪在地上

「余辭!」

「咳咳!咳!」

一大口血從余辭嘴裏吐出來,宋弦趕忙過去抱着余辭,幫着他順氣

效果不大

「好疼…阿弦…我好疼」

「不疼了,我們現在就去醫院,馬上就不疼了,再堅持一下,哥,你再堅持一下」

又聽到那個熟悉的稱呼了,挺好的,哪怕是醒不過來也挺好的

宋弦坐在手術室外,無數的記憶湧現到混亂的大腦中

剛才醫生說,看記錄昨天和今天余辭都挂號了,可是都沒有去

他當然沒有去,因為昨天去了酒吧,今天去了公司

宋弦低頭看袖口那處還有血跡,這是他哥的血,是他最喜歡哥哥的血

余辭原本是老宋總的助理,能力好,人也長的好,老宋總就想着把家裡的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臭小子嫁給余辭

剛巧,宋弦那時也是喜歡余辭的

余辭自然是當寶貝一樣哄着供着這位小祖宗,並不是因為他是老闆的兒子,而是因為喜歡

他早就喜歡宋弦了,費儘力氣當上老宋總的助理,自然就是為了離宋弦近一點

剛結婚的時候兩人相處的很好,真的像新婚的小夫妻一樣

可是是什麼時候宋弦晚上不再按時回家,面對余辭的問話也是煩的不得了,後來又提出來分房,明知道余辭不舒服,卻還是仗着余辭的對自己的放縱一次次的麻煩他,對他的痛苦視而不見

手術進行的很快,余辭出來後就被推進了病房

宋弦這兩天見過太多不一樣的余辭了,可是這樣脆弱的余辭他不想看見

余辭靜靜的躺在病床上像是完全陷進了床里

他太瘦了,手指的骨節清晰可見,臉也有些凹陷

宋弦一時間不知道能不能觸碰,只能輕輕的勾勾手指,試圖讓余辭醒過來看一眼

太陽快落山的時候,余辭終於醒過來

一睜眼,早該想到的,身邊不會有人的,怎麼會在睜開眼睛時期待宋弦在床邊呢?

余辭想掙扎着坐起來喝水,嗓子太疼了。好像吞了刀片一樣,他想喝水把刀片咽下去,好像這樣就能不疼

「哥!你別亂動」

宋弦剛進門就看到余辭想要坐起來,嚇得冷汗都出來了

「我就是想喝口水」

「我給你倒,你別亂動,當心扯到傷口」

「宋弦,我們離婚吧」

「啪」

水杯像是兩個人的感情一樣,脆弱,根本經不起任何的摔打就碎了

「哥」

宋弦一向是能說會道的,現在卻卡殼

「哥,你…別離開我…是我不對…我沒注意到你…」

「沒注意到嗎?你注意到了吧」

就好像遮羞布被突然扯下去一樣,讓宋弦無處可躲,無處可避

「哥,是我不好,我…我不應該不和你說話,我不應該故意冷落你,是我不對…你別…別走,我就只有你了」

余辭聽到這樣的話,只覺得諷刺,小孩感情來得快去的也快,他知道剛結婚的時候兩人是真心相愛的,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小孩沒了耐心,失去了對於婚姻的興趣

「對啊,我以前也覺得我就只有你了,覺得你年齡還小,我縱着你,慣着你,覺得那樣就是對你好,可是昨天我去酒吧的時候我突然覺得是我錯了,婚姻好像是枷鎖,禁錮了你享受美好事物自由,所以,宋弦,我們分開吧」

宋弦從來沒想過要離婚,他也沒想過先提出離婚的是余辭

「哥…別離婚,求你了」

余辭最是見不得宋弦這個樣子,這個樣子的宋弦總會讓人心軟

「宋弦,看到地上的杯子了嗎?」

余辭有些累了

「碎了就是碎了,拼不回來了」

「我能拼回來,我能拼回來」

宋弦像是瘋了一樣跪在地上拼那個碎杯子,碎片刺入手心的感覺很不好,但是比起余辭要離開的痛苦遠遠比不上

余辭還是看不得宋弦這樣,他看到血從宋弦手上流下來的時候,忽然想到那個午後,小小的宋弦站在自己前面,拿着小木棍指着那幾個欺負人的小孩

「你們才是沒人要的小孩,你爸媽沒教過你們不能亂說話嗎!」

終究還是心軟了

「別拼了,起來吧」

「不行,拼不好,哥就走了,哥不要我了」

「我想喝熱牛奶」

驢唇不對馬嘴的對話,宋弦瞬間就明白了那是什麼意思

「哥…」

「阿弦,再買一個杯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