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志怪:我一太監養群女妖很合理吧 第6章_格林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許墨微微低着頭,但是兩隻眼珠子卻悄悄的轉動。

他並非這個時代的人,對於皇權缺乏那種從骨子裡的敬畏。

眼前的桌子上擺着簡單的三盤菜,看起來一筷子都沒動。

「長公主,尚膳監送來的小墨子到了。」

「我知道了,拉下去處死!」

許墨:……(꒪⌓꒪) !

我特么什麼鬼?

他緊張的將頭抬起來,本來想趕緊辯解一句,卻被眼前的長公主給徹底震撼了!

這長公主帝藍玥,真的是美的讓人連眼睛都移不開!

她像極了後世動漫中那些大女主。

黑衣罩體,白皙修長的玉頸下能夠看到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

明明穿着黑色古裝長裙,裏面卻搭配着肉色**。

實在讓人看的心裏怦怦直跳。

「大膽!你在看什麼!找死!」

長公主瞬間玉手已經抬起,本來想痛下殺手。

不料一看到許墨的長相,目光如水,冠面如玉!

長的這麼好看?男子長成這樣可不多見!

她本來體內的殺氣消下去一些。

宮女玉竹一看情況不對勁,在旁邊插了一句嘴。

「長公主。小墨子是剛剛進宮的,所以規矩…… ”

”你是在替他求情嗎? ”

”沒有長公主,奴婢不敢! ”

「你剛才已經敢了。你帶着他一起,去領死!」

許墨:……

「是!奴婢遵命!」

玉竹剛才也是下意識的護了一句自己的老鄉。

十歲她就來了宮廷里當丫鬟,這已經過去六年了。

說不思念家鄉那是不可能的。

沒想到長公主竟然生這麼大的氣。

作為丫鬟又有什麼可以反駁的權力?

長公主叫你死那就必須得死!

這時候,許墨已經恢復到了冷靜。

剛才他看的入神那是沒辦法,實在太美了,正常男人的反應都會如此。

許墨眼睛看到了旁邊桌上放着的飯菜,頓時計上心來。

「啟稟長公主,我剛才之所以抬頭,只是因為發現桌子上的飯菜不對勁!」

「哦,桌子上飯菜怎麼不對勁了?」

長公主冷眸盯着他。

你個小太監,剛進宮就給我耍小聰明!要不是看你生的好看,早就一掌拍翻你!

許墨不慌不忙。

作為曾經藍星上的一個吃貨,他對食物相衝的道理還是懂的。

「長公主,這一道蟹黃豆腐上面淋了一些蜂蜜,不宜為食!」

「講清楚!」

「豆腐能清熱散血,下腸通氣,而蜂蜜甘涼滑潤,如果兩者同時服用的話,極易導致腹瀉。還很可能對聽覺和嗅覺產生影響!」

長公主一聽,眼睛稍稍睜大了一些,她坐起身。

「往前兩步,把頭抬起來!」

這模樣!嘖嘖……當個公公實在是太可惜了!

「你剛才所說可當真?」

「當真!我家鄉都這麼說,豆腐和蜂蜜是不能一起吃的。」

旁邊的玉竹心裏想着,家鄉什麼時候有了這樣的風俗。

不過,許墨在此時能講出這個話來,很大可能性能夠讓長公主消消氣。

就連許墨自己也心裏有一點暗暗舒緩。

這下你該消氣了吧,別動不動就要把人拉下去殺了!

人命不值錢啊!?道德呢,法律呢!

這麼美,就不能溫柔點!

「小墨子,你說完了?」

「長公主,說完了!」

「好!下去領死吧!」

許墨:|ʘᗝʘ|

他這下真的是有些急了,本來對這種皇權就沒有太過的敬畏。

而此刻這個瘋女人長公主跟個變態一樣,老是讓人死!

「長公主,我說出這蜂蜜和豆腐不能相食,是一片忠心,為何還要讓我去死?」

「誰知道這是不是你和我那姐姐勾連在一起,所設的一個局?」

許墨腦子已經在高速運轉。

長公主所說的姐姐指的就是當今的女帝:帝藍汐!

她可能是認為女帝專門派人送來了這個菜,然後又讓許墨過來說出這個菜的問題。

好讓許墨留在長公主旁邊當姦細。

這長公主腦子可真的是夠可以的!

身體這麼完美,腦子也這麼好使,真是誘惑!

可是關鍵的問題是,許墨從頭到尾都沒有見過女帝!

如果真有那個本事見到女帝,他還需要進宮來干這倒霉的太監嗎?

這個時候千萬不能認慫!

許墨心裏清楚,認慫就會讓長公主覺得她的猜測沒錯,那麼就只有一死!

「長公主,您為什麼不能想這道菜是別人送過來針對你的,而我許墨卻剛好碰到了,為你制止了這一次的災難!」

「小墨子,你膽子很大!」

「我只是在客觀敘述一個事實,不知道長公主在之前有沒有吃過這道菜,我許墨五天前才來的京城,來了之後就一直躺在凈身房裡,沒有接觸過任何人!」

長公主凌厲的眼神盯着許墨看了一小會兒。

還真被小墨子說對了,她之前確實吃過這道菜。

照小墨子說,他剛來京城,那麼就不可能是串通的。

長公主臉色很不好看。

「真是我的好姐姐啊!縱使你送這樣的菜又能如何?雕蟲小技!我就算吃毒藥也沒事,更何況是這種食物相衝!

不過小墨子,你算是有兩下子!舌頭也機靈!你上前來。」

許墨眼神微微一震,往前走了幾步。

「把你的褲子脫了!!」

許墨:⊙_⊙

「什麼??」

許墨驚訝道:「長公主,您這是!」

「你剛才進到屋子,總共盯着我胸看了三次!腿看了三次,如果你是一個太監,不應該有這樣的行為!」

許墨:……

這女人tmd是妖怪吧!

「脫了!」

許墨無語至極,他手放在腰間,將腰帶緩緩的拉開。

脫就脫,誰怕誰啊!

現在我吃點虧,以後再讓你脫回來!!

幸虧練了這控陽訣,不然的話在皇庭里已經不知道死了幾次了。

這個志怪世界,特么女人比妖怪還難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