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志怪:我一太監養群女妖很合理吧 第5章_格林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尚膳監需要一名機靈的公公,誰願意跟我去?」

無人應答!一個個噤若寒蟬!

新太監心裏彷彿都非常清楚去了就是死!他們低着腦袋心裏萬分祈禱:

千萬不要抽到自己!!

「願意去的向前一步!」

許墨聽着眼前劉公公娘娘腔聲音,心想:

這個變態長公主殺人不眨眼,傻逼才去送死!

還尼瑪上前一步,上個鬼!

天塌地裂,老子巋然不動!

「好,這個少年叫什麼名字?」尚膳監劉公公手啪的一下拍在了許墨肩膀上。

許墨一愣神,tmd怎麼會是我?!

「劉公公,在下許墨,您會不會搞錯了?我腳步一點都沒動!」

「沒搞錯,你看看後面!」

許墨一回頭!

我靠,其他四十九名太監竟然全部都退了一步到兩步。

只有許墨一人站在原地!

搞什麼飛機啊?!

這是電影裏面才有的操作吧?

志怪世界的宮廷裏面竟然真的發生了?

不會吧!不會吧,志怪世界套路這麼深?

「許墨,我看好你,你每天沒啥大事兒,就給長公主送三次飯!」

說的輕巧,媽的飯是那麼好送的!

許墨剛才聽人說,長公主因為自己吃飯時外面麻雀叫,就曾無厘頭的殺過兩個太監!

而且全部都是寒冰掌拍死!腦袋都被凍住了,慘不忍睹!

完了!許墨猶如被霜打了一樣!

劉公公上前,手在許墨褲襠中一撩。

發現空空如也!!

他對凈身房幾名公公點點頭。

「人我帶走了,檢查合格!」

「劉公公放心!陛下對宮廷安危特別看重,我凈身房做事一向是相當仔細!就連公蒼蠅也得給它割了!」

許墨用餘光掃視周圍,其餘九監的管事太監,還有身後的那一群新太監。

一個個眼神中充滿着幸災樂禍!

他們看許墨就彷彿在看死人一樣!

「聽說長公主都已經到達宗師九重境界了,她殺妖怪尚且很輕鬆,別說殺人了!」

「原本她的大明宮就有十幾名太監被她殺了,現在被女帝禁足儲秀宮,她心裏有恨,更加殺人不眨眼!」

「許墨這小子看起來長得眉清目秀,可惜嘍!」

……

劉公公手裡的拂塵微微一擺。

「跟我來吧,許墨,宮廷里走路要低着頭,步子不能大,不能隨意看人!」

「遇到太子、女帝、長公主等都要低着頭,不能看!看了就掉眼招子!「

「洗澡、睡覺、按摩等事務全由宮女伺候,太監要遠離!否則就是打死喂狗!」

「以後長公主會稱呼你為小墨子!」

「謝劉公公指點!」

「指點談不上,看你這少年也算是一個老實人。你這幾日難道沒看到其他入宮的會打些牙祭嗎?」

「牙祭?」許墨立即反應過來。

這劉公公是在變相的提醒他。

那些其他沒有被選中的,應該是提前都和凈身房公公打好招呼了。

只有許墨這兩天悶在房間里修鍊,哪裡管得了這麼多!

再說他那師父白鈺也沒有給任何金錢,許墨剛穿越哪裡懂得這些?

所以劉公公才說,許墨是一個老實人!

他是當許墨已經是一個要死的人了,所以說了兩句善話。

許墨跟在劉公公後面。

他用餘光打量着道路和皇宮每一處站着的那些禁衛軍。

這些人身着盔甲,右手握劍。

每個人都有不弱於引氣二重境界的實力。

越往皇宮內院走,這些侍衛身上的殺氣就越重。

許墨也發現,有個別侍衛腰間還放着一些畫著奇異符文的短刃靈器。

這些靈器是針對妖怪鬼魅的!

這皇宮看起來好凶!

自己得趕緊抓緊時間修鍊!

不然在這鬼地方別說給自己找漂亮媳婦兒,完成師父交代的任務。

就連活下去都是地獄難度!

……

劉公公帶着許墨拐了好幾個彎,進入了女宮六院。

許墨驚奇地發現,這裡所有的侍衛竟然全部都是女子!

青銅牌子上面幾個明晃晃的大字:

女宮重地!男子不得入內!

驚得許墨將自己那質寶又使勁的縮了縮,生怕碰到美女不自覺冒出來。

……

長公主所在的儲秀宮很雅緻,紫檀紅木柱子,雕龍刻鳳。

院子里陣陣桂花清香。

劉公公將許墨帶到,立即稟報。

「啟稟長公主,給您配的新太監小墨子帶來了!」

無人回應!劉公公根本不敢喊第二遍!

五個呼吸後,門咯吱一下推開了。

一個穿着淡藍色抹胸長裙,繡花鞋的宮女走了出來。

她長相極為秀美,雪白皮膚,明眉皓齒,放在後世直接秒殺那些網紅。

宮女玉竹

「知道了,劉公公,你先退下吧!」

「玉竹姑娘,您多美言幾句!」

劉公公根本不敢在長公主儲秀宮久待,更不敢奢望賞賜。

他顫顫巍巍的連頭都不敢回,就離開了這裡。

淺藍衣的丫鬟玉竹走到許墨眼前,靈動的大眼睛打量着他。

「長得白白凈凈,眉清目秀的,怎麼跑到宮裡來當太監呀!?」

「玉竹姐姐,我也不想啊!生活所迫!」許墨知道任何時候嘴甜肯定不吃虧。

名叫玉竹的丫鬟愣了愣神。

平時的小太監一到長公主這裡,就被嚇得腿發軟,連話都說不穩。沒想到今天這個卻有些異常!

「頭抬起來,你叫什麼名字?」

「玉竹姐姐,我叫許墨,小墨子!」

「你祖籍哪裡的?」

「祖籍陳倉的!」

許墨胡編亂造了一個,他在這世界其實並沒有祖籍,穿越過來就在天啟城城外,差點被劫匪給搶了!

「陳倉的?我隔壁天水的!沒想到在這裡還能碰到小老鄉!」

玉竹臉上帶着淡笑,指着旁邊一間很樸素的房間。

「你就住在那裡,你先把東西放過去。等一會兒我帶你去見長公主!」

許墨鬆了一口氣。

幸虧這玉竹丫鬟沒有讓他整兩句方言,否則的話那豈不是穿幫了!

看來還得找個時間,把陳倉的方言學幾句,以確保以後能安安全全的!

在這個有妖怪存在、變態女帝長公主肆虐的皇宮裡,怎麼樣謹慎都不為過。

……

許墨將帶過來的一些簡單行李放到房間里。

他不住在尚膳監,只是編製在那裡。

玉竹在他門口等着。

「看你是我老鄉,我提醒你兩句。一定要少說話低着頭,千萬不要惹長公主生氣,也不要看她!在你之前已經有六個來儲秀宮的,全被殺了!」

「全是長公主殺的?」

「對呀,長公主都已經宗師九重了,殺個人還不簡單?」

許墨心中暗暗驚嘆一句:真是個變態的婆娘!

他剛才在皇宮裡走過,那些侍衛統領他都見了好幾個。

最高的也就在引氣九重。

這長公主竟然達到了宗師九重!

真不愧是鎮妖司老大,牛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