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志怪:我一太監養群女妖很合理吧 第10章_格林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從玉竹房間出來,許墨先是回到自己屋子。

接着又悄悄從窗口跳了出去。

他一路向著尚膳監溜了過去。

雖說晚上也有士兵巡邏,但許墨身法輕盈,再加上他本身就是公公打扮。

就算萬一被看見也無傷大雅。

宮廷之中夜半時分,也經常會有宮女和公公出沒做夜宵。

更何況許墨可是在冊的公公。

許墨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要將那個欺負了玉竹的管事太監給宰了!

如果他在其他監的話,絕對不可能做這樣的事。

但是在儲秀宮就不一樣!

長公主和女帝本來就恩怨極深!

兩個變態女人誰都不肯退讓。

這種情況下,許墨殺人之後只需要將自己的伏魔七星劍收到九尺鎮妖塔裏面。

靈器這玩意可真是太珍貴了!不是誰都有的!

到時候就算查驗他們屍體,肯定會認為是長公主手下乾的。

跟他許墨有個毛的關係!

長公主這個女人本來就是個變態,給她添點麻煩也無傷大雅!

……

非常慶幸的是,這一路上許墨利用自己的身法避開了好幾波巡邏的禁衛軍。

終於到了尚膳監管事太監李大偉所住的地方。

許墨的身形隱匿在黑暗之中,逐漸靠近。

李公公的房間里竟然還亮着燈。

此時!他正和白天被許墨打了的那三名太監待在一個房間。

「乾爹,您就是我們的再生父親!今天可算是為我們出了一口氣了!」

「那個小墨子真的太可惡了。打了我們不說,還誣陷我們把長公主的飯食給打翻了!害的我們差點被掌印錢公公打死!」

管事太監李大偉公公滿臉的橫肉,冷笑道:

「我惹不起長公主,我還惹不起小墨子和玉竹宮女,你們放心,我會找一個很好的機會弄死他!」

許墨面色一冷,他站在這間屋子的後門口,手輕輕的敲了敲門。

「誰呀?誰在外面?」

原本坐在椅子上被許墨打過的范公公撐起身子,走到後門口。

「大半夜的不睡覺,跑到我們房間來,又是哪個癟犢子!」

「咻……嗤~」許墨那把深綠色的伏魔七星劍直接從他的喉嚨捅了進去。

范公公渾身顫抖着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是許墨第一次殺人!

他的手有些興奮,心臟更是「怦怦……」直跳!

但是許墨清楚,一旦邁出第一步就不能有任何泄氣!

否則死的就是自己!

范公公被許墨抓着屍體輕輕放到邊上。

「范公公,外面到底是誰呀?」

范公公已經死了,一句話不說。

另一位個子高大的小凳子有些疑惑。

他起身朝着門口處走來。

剛一到門口,一眼就看見躺在地上已經死去的范公公。

他的心咯噔一下正要喊。

從邊上竄出的許墨,將伏魔七星劍直接從他的喉嚨扎了進去!

「咻~」的一下!

伏魔七星劍拔出,鮮血噴出!

房間里的其他兩名公公已經意識到不對勁。

他們心裏有些害怕,趕緊朝正門口跑去。

許墨立即跳進來,將伏魔七星劍順勢刺出!

那太監小凳子被扎透心臟。

而管事太監李公公剛逃到門口時,被許墨一把掐住了脖子!

「你!你……小墨……」

咔嚓一聲!許墨根本沒有給他任何反抗和說話的機會,就將他的脖子給掐斷了!

他轉身又補刀其他三人,發現他們都已死的透透的!

許墨速度極快從窗戶跳了出去,消失在外面的花園中。

這個時代沒監控,又沒指紋分析。

鬼才能查得出來是他乾的!

不得不說!

控陽訣對於身法方面提升極大。

許墨很快就沿着小路到達儲秀宮中。

他回到房間,心裏仍然在砰砰直跳。

以前在藍星上時許墨和別人打過幾次架,但從來都沒有拿過武器。

這是來到志怪世界第一次殺人!

許墨內心的緊張可想而知!

他趕緊儘力將氣息平息下來。

一定要冷靜!

今天晚上殺人絕對是最優選擇!

假如不提前出手的話,這些人說不定就會使出其他惡毒之策。

那麼遭罪危險的可就是許墨了!

提前殺人規避風險!

再將責任推給長公主!同時還能進一步獲得玉竹的好感!

許墨調整好氣息,坐在床鋪上又開始修鍊!

吐納靈氣!小周天穴道、經脈循環!

淬鍊筋骨,擴大靈海!

……

第二日清晨。

許墨還在睡夢當中,就聽到了外面吵吵鬧鬧的聲音。

他從床鋪上立即跳起,門一推開。

就看到院子來了近三十名禁衛軍。

每名禁衛軍的實力都在引氣三重左右。

為首的一名校尉,個子高大皮膚黝黑,手裡握一把長槍,看起來修為在引氣五重。

他們臉上一個個露着凶神惡煞。

玉竹着急的不斷解釋。

「張校尉,長公主還在休息,您這樣大清早帶人過來未免十分不妥」

「我們奉女帝的命令過來查案,我相信長公主能理解!昨天夜裡尚膳監管事太監李公公和三名新公公全部被人殺了。」

玉竹心裏咯噔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她下意識的腦海里竟然冒出了許墨。

她趕緊將這個念頭打消掉。

這怎麼可能呢?許墨這麼年輕,就算是修道者,那也不可能殺得了四人。

難道是長公主?!

那就更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