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啊,你是掉錢眼裡了嗎?」5我跟裴知昱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也正因為錢跟人起爭執。
高二,他從其他學校轉學到我們學校來,他背着書包來到我們班級門口的時候,我正因為三百塊錢的班費跟人打架。
我家裡沒錢,雖然大家都穿着一樣的校服,避免了服裝上的階級差距,可是我腳上開膠的鞋子,和每次班費都最後一個交,暑假大家都去夏令營去旅遊,而我從來都只待在家裡。
以上種種,足以暴露我家境窘迫的情況。
所以當班長手裡的班費少了三百塊,而我腳上又多了一雙兩百多塊錢的球鞋的時候,所有的懷疑都指向了我。
我的成績一向名列前茅,有幾個女生早就看我不順眼,煽風點火之後一擁而上,把我抽屜里的東西全都騰了出來。
其中包括了捨不得吃完的奶油麵包。
她們手上翻着我的東西,腳下踩着我捨不得吃的奶油麵包,我的尊嚴在眾人的指指點點下破碎。
我衝上去揪住那個女生的頭髮,跟她在地上撕扯,就是這個時候,裴知昱被班主任領到了班級里。
他穿着質感很好的T恤,腳上是我只在廣告里見過的球鞋,站在老師身後,看着狼狽不堪的我。
後來我跟那個女生都被叫到了辦公室,裴知昱就在一旁等着班主任給他拿書。
當著他的面,班主任一臉厭惡地看着我。
「林夏,為了這麼一點錢,至於鬧得那麼難看嗎?」跟我打架的那個女生叫張婉婉,父母都是公司高層,私底下給班主任送了不少禮物,所以班主任壓根不會怪她。
我輕嗤一聲:「被懷疑的不是你,你當然會覺得這樣鬧很難看。」
然後不等班主任回話,我就轉頭朝外走了。
裴知昱正好擋了我的路,我怒氣上頭,看誰都不爽,就惡狠狠瞪了他一眼。
裴知昱乖乖讓開,我大搖大擺走出辦公室,把班主任的呵斥聲甩在身後。
後來,班長在自己的書包夾層翻到了那三百塊錢,大家都慶幸錢沒丟。
他們看我的眼神都有些心虛,但無人道歉,也無人在意我的清白。
6裴知昱是轉學來的,再加上個子高,就坐在了最後一排。
而我,則是性格孤僻,沒人跟我交朋友,自願坐在最後一排。
但整整一個星期,他都沒跟我說話。
從我腳上那雙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