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命!分手後被病嬌前男友抓回寵第8章 情緒陷阱在線免費閱讀

要命!分手後被病嬌前男友抓回寵第9章 三年了,還會記得我吃什麼過敏嗎?在線免費閱讀

雷魄怒氣緩和過來鬆開手。

他不滿瞪着面前就要跟他作對的小崽子,忽然想起和許殷竹重逢後沒見幾次面,他的逆鱗就被觸了個遍。

這小崽子絕對是故意的。

雷魄後知後覺,自己被許殷竹帶領進設計好了的情緒陷阱。

也不知道這小崽子又在耍什麼花樣。

故意惹他生氣嗎?

又或者是試探他的底線有沒有變?

可就算底線沒變,許殷竹不依舊接受不了他的所作所為嗎?

雷魄猜不透許殷竹現在的心思,強硬道:「這部戲你必須接,沒有商量的餘地。」

最重要的是他那強佔有欲,根本接受不了許殷竹拒絕他。

「不接會怎樣?」許殷竹揉着自己被捏紅了的臉發問。

「不接你就需要去別的劇組。」雷魄眼神突然變的玩味起來,「你寧願選擇別的導演也不選擇我嗎?」

雷魄問完就已經做好了不被選擇的準備,誰讓他三年前傷害過許殷竹,他下一句本來是打算說,

「你不是說要還給我嗎?來我劇組,我會好好和你討回來的。」

但許殷竹一聽雷魄這麼說,回復的速度卻加快,都沒有等到雷魄把那句話說出口,「我選你。」

雷魄感覺自己的心都陡然顫了一下。

許殷竹說的這三個字給了他莫大的鼓舞。

「拿着你的斧頭回去吧。」許殷竹都不理解雷魄竟然真的買了這個玩意兒,他明明從來都沒有真正的拒絕過雷魄。

哪怕是進地下室被囚禁的那一夜,都是他主動跟着進去的。

雷魄離開,許殷竹重新鎖好門,他站在老舊的窗前看雷魄離開的身影。

他剛剛的確是故意拿累贅兩個字試探雷魄。

他設計了這麼長時間的重逢戲碼真正上演。

他都沒想到,自己沒有先試探雷魄是否還會把他關起來,而是會先試探雷魄是否真的有在意他,又或者是拋棄他。

不可否認,三年過去,他還是沒出息的在思念雷魄,他還是接受不了雷魄真的拋棄了他。

有多強烈呢?

大概強烈到雷魄給他一個三年前囚禁他的解釋,他都敢再次握住雷魄的手。

又或許他被困住的三年不僅僅是地下室的噩夢,還有雷魄單方面對他說的分手。

——

雷魄目標達成,把斧頭扔進後備箱開車走了。

反正許殷竹答應,他們有的是時機見面,他也有的是辦法讓許殷竹把十年間欠的還給他。

雷魄現在確定下來演員名單,就開始在微博上預熱官宣。

許殷竹現在怎麼都算的上是新一屆頂流,微博粉絲數也是上千萬的那種。

許殷竹的粉絲們看到剛剛獲得最具人氣男演員的偶像去演男五號,紛紛炸開了鍋在不滿討伐許殷竹經紀公司和雷魄。

公司也不是第一次狗了,好吧,雷魄好像也不是第一次,上次的頒獎典禮就有過先例。

不過當時許殷竹都親自出面點贊,他們也沒有去和偶像站在對立面,讓偶像難做。

可這次簡直就是明晃晃的欺壓!

王姐看控制不住且愈演越愈熱的風評覺得頭大,她發現雷魄最近是真的很愛招惹許殷竹啊。

天天被許殷竹粉絲追着罵。

她去找雷魄,雷魄現在已經進組在做準備。

她看見雷魄在許殷竹的酒店房間里不知道忙什麼。

她把網上的事情和雷魄說了,事實就擺着那裡,她實在是很難讓許殷竹的粉絲們滿意且不繼續攻擊。

雷魄在從紙箱往出拿微波爐,欣賞完畢後又不停歇的去鋪自己從家裡拿來的床單。

聞言回答道:「沒事。」

王姐氣的想把那床單直接勒在雷魄脖子上。

都被罵成那副狗德行了,還沒事!

不過沒火之前在外面那些破敗地方拍戲,也沒見雷魄嬌氣的還要鋪床單啊。

「你要真看不慣許殷竹,能不能不要明着針對?」王姐都對雷魄無語了,「明明那麼多小動作可以在私底下搞。」

她都能想到如果有人把許殷竹的房間拍到網上,雷魄又會引起謾罵。

雖然這裡是五星級酒店,但有一緊靠窗戶的房間酒店棄用很久了,門也破敗不堪。

但雷魄還專門找酒店老闆,高價訂了那間房。

雷魄嘴角勾起,語氣玩兒味,「我就是要讓他知道,明着我都敢動手,私底下我就敢為所欲為。」

王姐:「……」和沒腦子的變態沒有辦法溝通。

她踩着高跟鞋,滿肚子怒火走了出去。

——

許殷竹一如既往的很少上微博去關注別人的事情,甚至包括自己的事情。

他收拾好行李準備去劇組。

公司只給他配了一個助理,還是之前的小楠,小楠跟着他怕也是沒少被數落。

小楠把早飯遞過來,許殷竹看見有雞蛋,淡淡搖頭。

他過敏東西很多,但他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

在娛樂圈,他不相信除雷魄以外任何人的好心。

小楠有些尷尬的收回手,然後上車還要繼續充當司機。

他們這次拍戲的地方離柳城不遠,開車五個小時就可以過去。

路上許殷竹坐在后座,一直閉眼休息,全程沒有發出什麼聲音。

平時他還會在車上翻翻劇本,這次雷魄連劇本都不給他,他都嚴重懷疑雷魄藉機在考驗他的演技。

其實他的演技完全不用考驗,簡單概括就四個字:千篇一律。

只要去翻他過往的作品,會發現他出道後演戲的路很窄,幾乎都是一樣的風格——

深情但又得不到女主喜愛的男二或者是男三。

至於他為什麼能獲得最佳人氣男演員,臉占很大一部分,還有一部分是這部劇的劇情和角色討喜。

劇里原本的男一深受女主喜愛。

但奈何男一不算深愛女主,這時候女主很果斷的斬斷對男一的情愫,選擇了和深情暗戀的男二,也就是許殷竹飾演的角色。

要是給他換個風格演,許殷竹完全演不來。

到了劇組定好的酒店,許殷竹看着面前破舊的門臉上也沒有什麼表情。

雷魄都說了會和他討回來。

拿卡刷開門,看到床上面躺着一個人。

不用想,許殷竹都能知道他的房間雷魄肯定會隨便進出。

說不定哪天一時興起,還會把他鎖在房間里。

不過許殷竹擋在門口,沒有讓門外的助理進來,以防助理看到雷魄的身影,

「我自己來就好,你去休息吧。」

小楠離開門口,許殷竹才開始進屋,然後慢慢關上門。

雷魄聽到動靜醒了,他給許殷竹收拾完房間,太困沒忍住睡著了。

「進來吧。」

這熟捻的語氣,不知道還以為是許殷竹進了雷魄的房間。

雷魄坐起身,「接下來試一段戲。」

許殷竹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誰家好人導演讓演員進組了才試戲。

「劇情內容呢。」許殷竹反正是不怕被趕走,演好演不好完全無所謂。

既來之,則安之。

雷魄拍了拍床,「在這上面的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