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命!分手後被病嬌前男友抓回寵第7章 剝奪你身體的所有權在線免費閱讀

要命!分手後被病嬌前男友抓回寵第8章 情緒陷阱在線免費閱讀

現在還是大白天,許殷竹覺得雷魄這駭人氣勢一點兒都不比昨夜差。

他退到窗戶邊拉上窗帘,以防被拍到。

然後轉過頭認真發問:「你對我很仁慈嗎?」

仁慈就不會讓他三年像個無頭蒼蠅般,不知道為何會變成現在這般模樣。

雷魄低頭痞氣地笑了笑,雖然之前不算仁慈,但現在的確是仁慈之後的效果了。

不然他早就把許殷竹鎖住,自己自由進出,哪裡還有許殷竹拒絕他的份。

「別惹我生氣,你不想看到的。」

許殷竹回擊道:「那你不要逼我,不然你也不想看到的。」

雷魄再變,他也可以輕鬆拿捏住。

「你想怎麼樣?」雷魄咬着後槽牙問他。

不用許殷竹回答,雷魄都能猜到許殷竹又拿着身體來威脅他。

果然許殷竹抬起胳膊,垂順的睡衣下落,可以看到胳膊上面的青紫色痕迹在消散過程中更加駭人。

「氣着我,我還得去醫院打針。」

雷魄看到那些針眼就來氣,許殷竹完全不懂得照顧好自己。

「最後警告你一次,你再不愛惜自己身體,我會剝奪你身體的所有權。」

雷魄表達的意思是再這樣,他會困住許殷竹,許殷竹甚至沒有選擇權和人身自由權,一切將都由他支配。

這話聽着的確嚇人,但許殷竹大腦飛速翻譯了一下。

大概意思就是你再生病,那隻好由我來照顧你生活上的一切了。

「可以啊。」之前十年,雷魄本來也是這樣照顧他的。

雷魄眼神暗了暗,許殷竹非要不知死活的和他對着干。

不過真有重要事情,許殷竹又聽話的很,就好比今天上午配合澄清。

修長的手指不緊不慢解開脖頸上深藍色的領帶,黑暗本來就是他的主場,顯得他氣勢愈加駭人。

許殷竹預料到不出意外,那領帶會出現在他的手腕上,一如三年前的手銬。

他想逃,被一隻大手拽住了命運的後衣領,「你現在躲什麼?頒獎典禮那天你要是安生點,我不就放過你了嗎?」

雷魄發覺現在許殷竹膽子大的很。

又是挑釁他,又是當著他的面逃跑,又是拒絕他。

「又或者是你還在奢求着那個體貼、無微不至、無私的雷魄回來嗎?」

「我告訴你,你想念的雷魄永遠都回不來了,那一切不過只是雷魄為追求你而表演出來的假象罷了。」

影帝的名聲畢竟不是蓋的,他真要演,保證許殷竹完全看不出來。

「追到你之後,限制你與人交友,限制你一舉一動,限制你每天穿什麼幹什麼甚至把你鎖到地下室的那個雷魄,他才是真正的雷魄!」

許殷竹和雷魄是相伴很久,但戀人身份卻是在二十歲時候才確定的,他們從在一起到分手甚至不到兩年的時間。

沒有在一起,雷魄自然不會把心底的那點兒佔有慾表現出來。

和人真正在一起後,他內心的惡意和偏執的佔有慾才開始如藤蔓肆意增長,直至把許殷竹吞噬殆盡。

本來雷魄還在疑惑許殷竹為什麼故意招惹他,與他之前所設想完全不一樣。

後來一想,無憂無慮,美好,充滿陽光的日子誰能不懷念呢?

他也懷念。

但他們終究無法回到只需要考慮學習問題的單純少年時期。

許殷竹沒有辦法直接回答雷魄的問題。

他的確是被可靠且開朗的雷魄吸引,而不是那個病態到要把他鎖起來的雷魄。

「你才是好狠的心。」許殷竹看向雷魄的眼眶泛紅,忍不住的淚水在眼眶打轉。

他本來以為跟了雷魄就此能真正的心安,他不再是走到哪裡都被人嫌棄的累贅。

雷魄也總是會不厭其煩的用行動和話語告訴他,「乖寶不是累贅。」

可現在呢?

他聲音是止不住的失落和痛苦,還帶着讓人心碎的鼻音,「我和父母一起度過十年的快樂時光,和你一起度過十年充滿美好的時光。」

「我父母不幸去世拋下我,親戚以我是治不好的累贅拋棄我,你以真正的雷魄拋下我……」

他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好似無盡悲涼,「我的確是個——」

雷魄都能預想到許殷竹下一句會說什麼,他眼疾手快地堵住許殷竹的嘴。

因為生氣,雷魄捂住人嘴的手都不受控制掐住了許殷竹的臉,青筋隱隱暴起,咬牙切齒質問:

「誰允許你瞎說的?」

雷魄最受不了許殷竹的兩件事,一件就是許殷竹不愛惜自己身體,一件就是許殷竹說自己是累贅。

他他媽的用十年時光,嘴皮子都要磨破,醫院都快成了第二個家。

他毫無怨言抱着許殷竹看病奔波,大事小事與許殷竹有關的他一件都沒敢忽視。

他把許殷竹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上,把人捧着寵着,就是想讓許殷竹可以自信,想讓許殷竹感覺到他不是累贅,他可以是個寶貝。

結果就過去三年,許殷竹把他十年的良苦用心全部掏出來餵了狗。

「下次再瞎說,我縫了你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