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命!分手後被病嬌前男友抓回寵第3章 偷偷跑掉在線免費閱讀

要命!分手後被病嬌前男友抓回寵第4章 你那傷太輕了,不夠在線免費閱讀

許殷竹從小身體就不好。

小時候第一次吃雞蛋連夜發高燒,吃堅果眼睛腫的就好像被蜜蜂扎了一樣,喝牛奶上吐下瀉。

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是過敏原太多。

過敏很多東西都不能吃,導致他營養不良,抵抗力差,比正常人更容易生病。

醫院慢慢成為了他第二個家。

偏偏他血管還細的要命,抽血的護士看到他都會說一句:

「抽了那麼多人的血,第一次碰到血管這麼難找的。」

別人扎一針結束,許殷竹是扎十針才能進三針。

本來病弱好歹有愛他的父母捧着他,他活的也不算艱難。

但父母不幸去世後,許殷竹沒了依靠,他被那些虛假親戚收養之後,雷魄的確照顧他許多。

要不是雷魄,他怕是都活不到現在。

所以雷魄真的要叫他回家吃飯,他於情於理都得回去一趟。

許殷竹這麼想着,被雷魄半是威脅半是強迫的坐上車後排。

雷魄沒有同許殷竹一起坐後面,而是坐在了副駕駛位置上。

一路上昏黃路燈忽明忽暗,照映着雷魄鋒利且略帶絕情的輪廓。

雷魄五官立挺,眉眼深邃,眼皮很薄,深藍色的高定西裝配上不笑時更顯鋒利的眼睛,會讓人覺得有些凶且不好惹。

許殷竹雙眼時不時瞟着前方,手在不安的轉動着銀色骨節戒指。

雷魄雖然現在表現的不願意與他接觸,但他怕雷魄是在讓他放鬆警惕,最後又給他綁回去。

紅燈車停下,路燈剛好照在雷魄的手上。

許殷竹垂眼看去。

雷魄的藍色西裝外套早已脫下,手腕處的黑色襯衣微微捲起,露出白皙的腕部,指尖在清冷月光下冰冷、危險,卻又迷人。

這雙手曾經溫柔的流連過他身體的每一處,也曾給他戴上枷鎖帶來恐懼。

許殷竹咬了咬內嘴唇,眼神不再雷魄手上痛苦停留,改為看向外面寬闊的世界。

他們到的酒店就是頒獎晚會主辦方給定的酒店,吃住都涵蓋,酒店安保自然也是上乘,不用擔心被偷拍。

許殷竹跟在雷魄身後走的很慢。

在經過長長走廊的時候,許殷竹就聞到了一絲縈繞着的嗆人煙味。

他低頭拿手捂住口鼻,咳嗽了幾聲。

面前的人腳步絲毫沒停,甚至還越走越快。

許殷竹咬牙,三年過去,他還是接受不了雷魄真的對他不聞不問,好似貓狗一樣可以隨意被丟棄和對待。

雷魄站定在最靠里包間的門外,轉頭看他,好似在催促他快些。

許殷竹都能想像到一會兒推開房門,吵鬧入耳,白色的煙霧撲面而來,酒桌上推杯換盞的讓人喝酒。

煙和酒都是他過敏的東西。

結果推開門,裏面就坐了一位,沒有嗆人的煙味,也沒有刺鼻的酒味。

桌子很大,可供選擇的座位也很多,許殷竹和雷魄中間還隔了一個人的位置。

雷魄在和人商討電影的拍攝和投資,許殷竹就靜靜的坐在一旁,筷子都沒有拆封。

他知道雷魄本來就是為當導演才進軍的演藝圈,現在成功登頂影帝,怕是要開始自己導戲。

對面的那位應該是雷魄找的投資商,不過還有一處擺好的碗筷,人卻遲遲沒有來。

中途有人過來敬酒,還抬手給雷魄和對面的人點煙。

雷魄正伸手拒絕,然後他看見許殷竹起身顯然是要出去。

等人出去了,雷魄手裡的煙才徐徐燃起,不過顧忌這着一會兒要和許殷竹「交流」,他沒有抽。

送走來寒暄和打招呼的人,雷魄出去找許殷竹,空曠的走廊早已沒了許殷竹的身影。

他去問酒店前台,前台告訴他許殷竹已經上車離開了酒店。

偷偷的跑了啊。

雷魄薄唇幾不可見的勾了下。

轉身出酒店門的瞬間,目光已然變得冷銳凶煞,嘴角也抿成一條直線,好像在壓抑着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