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命!分手後被病嬌前男友抓回寵第2章 你鬆開人家頂流在線免費閱讀

要命!分手後被病嬌前男友抓回寵第3章 偷偷跑掉在線免費閱讀

雷魄遞過金燦燦的獎盃,許殷竹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

他現在還沒有站到麥克風面前,所以只有雷魄能聽到他說了什麼。

「如果不是雷影帝,我都不會進娛樂圈。」

他說的沒有任何感謝意味,反而像是在挑釁,「感謝雷影帝當我的指路人。」

事實也的確如此。

如果當年不是雷魄要囚禁他,或許他不需要在一開始就尋找像明星這樣備受矚目的工作。

雷魄原本沒有停留在許殷竹身上的眼睛轉過,陰沉沉盯着對方。

「你還真是不怕死。」他都以為三年前囚禁之後,重逢之後的許殷竹會對他避之如蛇蠍。

又或許看見他就會害怕的顫抖,與他保持着一定的安全社交距離。

結果他儘力忽視許殷竹,保持距離,倒是許殷竹竟然如此囂張,一個勁兒的往他面前湊。

他還記着許殷竹當初又是哭又是死的求他放他出去。

他就不相信許殷竹真的不怕再次落入他手裡,「怎麼?還想被關進去?」

許殷竹不回答雷魄。

他把伸向獎盃的手故意往下壓了壓,好讓自己手背上的痕迹完全暴露在雷魄的視線中。

接下來他需要發表獲獎感言,站到話筒前,「謝謝」兩個字剛說出口,他的左手腕突然被一旁的影帝握住了。

話筒都發出「啪」的一聲。

不光是主持人一愣,全場的人都愣住了。

不,這是直播,全球人民怕是都愣住。

只有許殷竹還在笑着,甚至有心情開玩笑,雷「影帝對我的手很感興趣啊。」

雷魄緊咬雙唇,眼睛像飽含痛苦一樣,在死死盯着面前的人,但沒有吭聲。

好像現場的一切都成了背景板,他滿腦子都是剛剛看到白皙皮膚上的大片青紫痕迹。

他保護了那麼多年的人,身上怎麼可以留下如此駭人的痕迹?

許殷竹也沒有把雷魄的手拍下去,語氣淡淡的發表完感言。

離開話筒,許殷竹鞠躬下台,還提醒雷魄,「鬆手。」

雷魄微微回神,他覺得自己現在沒當場發瘋就不錯了。

要是在沒有攝像頭的地方,他一定把許殷竹衣服扒了,看這個人全身哪裡還有不屬於他的痕迹。

他還要把人摁在床上,「嚴刑逼供」許殷竹到底是怎麼把自己搞成現在這副模樣的。

明明和他分手前還是白白嫩嫩的模樣。

可惜這場頒獎典禮是直播,他只能先忍着,手用力抓着人,讓跟他走。

台上主持人已經開始及時救場,才沒讓容納數萬人的場子冷下來。

但也肯定有人在關注着他們兩個人的一舉一動。

「雷魄,你在幹什麼?」他們剛走下最後一階樓梯,雷魄的經紀人王姐再也控制不住心底的憤怒沖了過來。

「現場直播啊!你瘋了?!」她就知道雷魄點名要來這次的頒獎典禮沒有好事。

「還沒瘋。」但也快了。

「你鬆開人家頂流。」王姐看許殷竹臉色蒼白,隨時都會進醫院的虛弱模樣,都怕人直接倒下訛雷魄。

然後第二天的熱搜那可少不了,隨隨便便一條都能爆。

雷魄不願意松,他偏執的要帶人回家去看病。

王姐整個人都快要炸了,在瘋狂咆哮自己當初怎麼就不長眼,選擇了雷魄成為自己的藝人。

「你抓疼我了。」許殷竹這時候淡淡開口。

雷魄下意識地鬆開手。

然後許殷竹就逮着空跑了,他現在可沒想被雷魄抓回到地下室去。

王姐立馬抱住想要去追人的影帝,苦口婆心道:

「大哥啊,想想你的前途路!」

雷魄被迫停留在原地,許殷竹拿着獎盃回到自己的位置處。

離開雷魄的視線,許殷竹心跳的依舊很快。

他完全沒有表面上那般平靜,從他在轉動中指上的那枚骨節戒指就可以看出來。

尤其是在回想起雷魄聽到他喊疼,就鬆開了他手時的場景。

明明在黑暗地下室內,他喊疼,雷魄冷漠的好像全然不顧他死活。

頒獎典禮散去,在場的明星們或許出於資源或許出於某種想法,會成群結隊的一起吃頓飯。

許殷竹入圈兩年,沒有結交過任何朋友。

噓寒問暖的他也不參與其中,到點就想走。

結果他還沒走出場地,就被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雷魄拽住了衣袖,「跟我走。」

許殷竹虛弱的身體根本掙脫不開雷魄強勁的力道,他只好站在原地和雷魄對峙,低聲道:

「雷影帝,我們已經分手了,你以什麼身份命令我?」

許殷竹還記得雷魄三年前和他說分手,說的不帶一絲猶豫。

他這個人,記仇的很。

三年前的一樁樁、一件件,他都記得。

雷魄冷哼一聲,他保護許殷竹十年,這小白眼狼現在竟然問他以什麼身份?

「我就算現在叫你回家吃頓飯,你都得給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