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甜妻揣崽已出逃 第1章_格林小說
◈ 

第1章

  看到他離去的背影,她內心的一塊石頭也落下了。
  這大概,就是他們之間最好的結局。
  柳禾擦擦眼淚,準備回到樓上,一轉身就發現凌司呈正站在樓上看着她。
  剛剛的一切,他都盡收眼底。
  她連忙跑到身邊,挽上他的手臂撒嬌,「你什麼時候出來的,剛剛我和唐書言是朋友之間的道別,他要去哄女朋友去了,所以你不要誤會啊。」
  凌司呈定定地看着她,眼裡情緒意味不明,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怎麼了,你是不是吃醋了?」
她捏捏他的手臂。
  他回過神來,強顏歡笑,「沒有,你不用解釋的,我相信你。」
  「真的?
你現在也太善解人意了吧!」
  她沒忍住,踮腳朝他臉上親了一口。
  凌司呈現在真的越來越招人喜歡了。
  他有些失神地摸摸臉,這還是久別重逢後第一次她主動吻他。
  剛才,宋醫生又打了一次電話過來,催他立馬去複檢。
  說是他的情況不容樂觀。
  如果他這次有什麼三長兩短,唐書言應該是柳禾的最佳人選。
  他相信,唐書言一定會好好愛柳禾的。
  所以,他不敢吃醋,也不能吃醋。
  手機鈴聲再次響起,是陳利打來的,電話那邊傳來他激動到顫抖的聲音。
  「夫人,心航她醒過來了!」
第203章陪我睡一會兒  醫院裏。
  柳禾淚流滿面坐在宋心航床前,握住她的手,恍若隔世。
  「你終於醒了,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宋心航一時迷糊,不知道自己現在身在何處,張張乾裂的嘴唇。
  「我這是在哪裡?
這些人是誰啊?」
  柳禾焦急地摸摸她的額頭,沒發燒啊。
  「心航,你真的不記得我是誰了嗎?
你看看我的臉,你真的不認識我了嗎?」
  宋心航茫然地看向她,眼神像初生兒一般懵懂天真。
  「你,你是…」努力回想卻怎麼都想不起來,只覺得這個人長得十分眼熟。
  柳禾忍不住捂住嘴,忍住哭泣,怕嚇到她。
  「怎麼會這樣…」  陳利走過來,朝她揮揮手,「你還記得我嗎?」
  宋心航依然是茫然地搖搖頭。
  凌司呈站在一旁,滿臉嚴肅,「她連我老婆都不認識了,又怎麼會記得你?」
  陳利本來就很傷心了,又**一刀,簡直太扎心了。
  凌司呈叫醫生進來給她檢查腦部,只得出一個結論,這是車禍加手術的後遺症,短期性失憶,會慢慢好起來的。
  聽到這兒,柳禾的心才稍稍放下來一點。
  宋醫生這時候走到凌司呈身邊,悄聲提醒:「凌總,你該去複檢了,這是為了你的身體好,聽話。」
  凌司呈有些無奈,這已經是宋醫生提醒的第五遍了。
  他現在身體已經變得這麼差了嗎?
需要醫生時時跟在身邊。
  柳禾注意到兩人在這邊竊竊私語,抹抹眼淚走過來問:「怎麼了,你們在討論什麼呢?」
  「沒什麼,在說關於宋小姐病情的事情,叫你不用擔心,她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凌司呈說得面不改色心不跳。
  見狀,宋醫生也立馬附和道:「啊對,凌總,我這裡有一份報告需要你去看一下,你能跟我來嗎?」
  他只好點頭,捏捏柳禾的手,「你就在這裡等我,我去去就來。」
  隨着宋醫生離開病房,他的內心也越來越忐忑。
  這個宋醫生,千方百計都要把他誆去檢查身體,他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
  看來,情況是真的不容樂觀。
  凌司呈躺在儀器裏面,手心出汗,想了很多事情。
  他懼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再也看不見柳禾跟女兒。
  他虧欠她們的,現在又要欠下了嗎?
  …  思南鄉。
  阮棠幾乎是一夜無眠,想起爸爸和哥哥的事情,無數謎團在心中縈繞。
  那個叫蘇歡的人到底是誰?
她為什麼要給哥哥錢撒謊?
  他們的失蹤是不是跟這個人有關,太怪異了。
  雞鳴時分,她剛閉上眼眯一會兒,門外就有人敲門。
  是老村長的聲音,「阿棠,你開一下門,有人來找你。」
  阮棠睜開眼,不可置信,這個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