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逃荒女變富婆:糙漢寵妻無下限?蘇晚晚沈淵 第9章_格林小說
◈ 第8章

第9章

「玥兒,過來。」

沈昭招了招手。

小玥兒還是很喜歡這個二叔叔的,抽着鼻涕走了過去:

「小玥兒,神仙姐姐是不是也很辛苦?」

小玥兒瞪着眼睛想了想,點了點頭。

是辛苦,他們這裡的女人都不出去做工的,可是姐姐還要出去。

「神仙姐姐白日要做工,晚上還要照顧你,辛苦不辛苦?」

沈昭繼續問道。

小玥兒吸溜了一下鼻涕,又點了點頭。

「對呀,她一個姑娘,已經很辛苦了,咱們以後不能再要姐姐的東西,也不能總是打擾人家好不好?」

小玥兒一聽這話,眼淚又開始打轉了。

不過二叔叔說的好有道理,她也不想姐姐辛苦啊。

姐姐昨夜那麼晚還在為她縫衣服。

最後還是不甘願地點了點頭。

「那我今天可不可以為姐姐找一些禮物?」

小玥兒摸了摸身上的衣服,還有裏面那層,感覺好暖和。

沈昭點頭。

沈雲毅忍不住崇拜地看向了二叔。

而是二叔厲害。

小玥兒又開始為難起來。

送姐姐什麼禮物呢?

她這裡也沒什麼好東西啊。

沈昭看她為難,起身去屋裡背了一個籮筐出來。

「我們上山挖筍吧。」

沈昭看了看那些紙張,一早上大哥已經對他說了,那是神仙姐姐送的。

今早上他和小雲毅還吃了姐姐昨晚上讓玥兒帶回來的食物,一整隻雞呢,還有另外兩個不知道叫什麼,夾的也有肉,可好吃了。

大哥還說了神仙姐姐那裡生活富足,不缺吃的,就看她送小玥兒的那些東西就知道。

他們也沒什麼送的,山上野貨多,左右他們也是要上山的。

小玥兒鼻涕一吸,甜甜一笑:

「對呀,我們去挖筍子給姐姐吃。」

說完,她也要去背自己的小竹筐,可是一看自己這衣服,不等沈昭提醒,自己就去換了外面的那一層。

這麼好看的衣服,上山挖筍弄髒了可咋辦。

沈昭見小丫頭懂事,也是寵溺地摸了摸她的腦袋。

那衣服穿出去的確不合適,讓人看到也不好。

畢竟那料子,太好了,讓村裡人看到,還以為他們家發了財。

大哥一直教導他,財不能外露,畢竟大哥不常在家裡,他們年紀都小,被人盯上不好。

十二歲的沈昭帶着兩個小娃娃上山去了。

三月份了,有些筍子已經冒出了尖,野菜也是有了。

不過今年冬天沒有下雪,天氣乾旱,野菜都長得小小的,筍尖也不好挖。

村裡的人都說今年是旱年,那小麥沒有充足的水分,怕是收成也不會好。

除了交稅糧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撐到今年秋天。

所以,近些日子,上山挖野菜的特別多。

帶的乾糧是早上沈昭貼的野菜豆餅,神仙姐姐送的一些乾糧他可不敢帶。

尤其是昨晚小玥兒帶回來的那什麼漢堡,還有可樂,他們只吃了一半,想起那滋味,感覺嘴裏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再說蘇晚晚這邊。

今日除了拍攝戒指,還拍了幾組模特的照片。

蘇晚晚雖然生活在北方城市,但卻是嬌小玲瓏型的女生,個子並不算高,只有1米65,但是好在身材特別好,該胖的胖,該瘦的瘦。

稍微穿衣打扮一些,看着也是十分窈窕。

本來是只拍戒指的,可是正巧今日一名拍項鏈的女生請假了,攝影師看她長得漂亮,就請示了宣傳業務部,讓她來拍。

蘇晚晚本不是張揚的性子,是不想露臉的。

可是對方給的酬勞太高,比拍手高了好幾倍,而且衣服也不暴露。

她還是為錢折了腰。

正好項鏈和戒指可以一起拍一組。

拍攝出來,攝影師特別滿意,說要給她再申請加獎金。

蘇晚晚也是心情特別好,也怪不得人家模特明星什麼的都特別有錢,酬勞是真的高。

今日一上午賺的錢大幾千,夠下學期的學費了。

完美。

看了看時間,地圖APP搜索了一下古玩市場,離漢堡店並不算太遠,蘇晚晚今天豪橫了一次,直接打車去了。

這是蘇晚晚第一次來古玩市場,許是大中午的,人並不多。

她走馬觀花逛了一圈,還真是賣什麼的都有。

只是為什麼有些銅錢那麼便宜。

十幾塊幾塊的都有。

蘇晚晚嚴重懷疑那是不是拼多多買的仿製品,摸了摸手中的銅錢,她也不知道能值多少錢。

若是也是十塊八塊的,她還不如不賣了。

當然她也不是沒做過功課的,她在網上搜過了,漢朝的五銖銅錢,真品的話,最少也得千把塊。

蘇晚晚觀察了一陣子,看到其中一家店裏面坐着一個白鬍子老頭,拿着大團扇,坐在門口悠哉地一邊扇着風,一邊喝着茶水。

桌子上那小茶壺,紫色的,顏色十分正,一看就透着歷史的滄桑。

好吧,其實,她不識貨,就是看着舊舊的。

不過這白鬍子老頭一身唐裝,倒是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樣子。

這樣的老頭,比那些彪形大漢還帶着紋身的人要讓她更有好感。

所以,蘇晚晚就選擇了這家。

老頭看到有人過來,還是個漂亮的小姑娘,眯起了眸子,摸了摸白鬍子。

「小姑娘,要買點什麼?」

他沒有起身,藤椅一晃又一晃的,放下了水杯。

「我不買東西,我是想賣東西,這位爺爺,能不能幫我看看。」

中午的時間緊,蘇晚晚開門見山。

老頭兒一聽,這才起了身。

雖然頭髮和鬍子都花白,可是看步伐身姿,倒是還算矯健。

「我這兒可不是什麼都收的,得看你手裡是什麼東西。」

他倒是不信一個小姑娘能拿出什麼好東西。

雖然吧,他剛剛看這小姑娘的面相,竟是有些看不透的樣子。

他們做這一行的,大多是會些玄學的。

他年輕時候可是一個有名的神棍,看過的命,不說百分百準確,也有百分之八十的准。

可是這姑娘,有點意思啊。

蘇晚晚跟着進了屋,直接拿出那銅板,放在了檯子上。

「老爺爺,這是從我家老房子里挖出來的,您看看。」

白鬍子老頭一看那銅錢,還有些失望。

就是一枚五銖錢罷了,這條街上,多的是。

而且這種五銖錢,曾經都是按噸出土的,即便是真品,也就值個幾十塊錢。

蚊子小,也是肉。

老頭拿着放大鏡懟了上去,這一看,卻是赫然起身直接走到了外面的光亮處。

一隻手捏着那銅錢,一隻手拿着放大鏡細細觀察。

眸色越來越震驚,捏着銅錢的手似乎都抖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