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三生三世玉骨殿 第8章 神鼎下落_格林小說
◈ 第7章 神秘閣主

第8章 神鼎下落

適應了燈光,兩人對視一眼神荼向前道:「聽聞巫閣閣主救死扶傷,我兄妹二人特來求葯救命的。今早我們便在巫閣門外排隊,可不巧閣主今日卻不肯施藥。家父病情嚴重拖不得,我兄妹二人這才決定夜闖巫閣求葯,雖是無禮也是實屬無奈還望恕罪。」

侍女目光在二人身上掃了一遍,將信將疑地走向前將二人看仔細:「原來如此,雖然是情有可原,但我們巫閣也有巫閣的規矩。敢夜闖巫閣,就要把命留在這!」侍女說話間已經出手,神荼十分輕巧地避了過去。

侍女冷哼一聲:「既然不是凡人,又何必到我巫閣求凡葯呢?」

哦?這侍女竟然知道她和神荼都不是凡人?可無央怎麼看,這丫頭卻是個實實在在的凡人呢?

無央笑道:「姑娘說什麼?我們怎麼聽不懂了?擅闖巫閣是我們的不對,我們也是救人心切,姑娘可否請閣主出來讓我們當面道個歉?」

侍女又冷哼了一聲:「你們算什麼東西,閣主豈是你們想見就見的!」

無央活這麼久以來,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敢這麼跟她講話。須知,別說是在酆都了,就連仙界眾仙都對她畢恭畢敬的,甚至天帝都讓她三分。沒想到這世上竟然還有人敢這樣對她叫囂,真是活膩味了!

清脆的一聲巴掌聲在夜裡放大了好幾倍,侍女都沒看到無央是怎麼出手的,她已經被一巴掌打翻在地。腦子一片暈眩,嘴角已經滲出了血跡。

等她稍稍清醒過來,疼得沒有力氣罵人只能惡狠狠地指着無央,那模樣簡直就想把無央活剝生吞了!

神荼也被無央這突然出手給愣了一下,緊接着對無央伸出大拇指:「幹得漂亮!」

這次換無央白了他一眼:「你要早出手,還需要我來親自動手嗎?一看到女人就邁不開步子,早知道就帶鬱壘來了。」

神荼抽了抽嘴角,他怎麼感覺最近自己在無央心裏的地位是越來越低了呢?

無央沒有理會神荼,走向那剛剛掙扎爬起來的侍女,掐住她的下巴冷冷道:「你問我算什麼東西是吧?這個問題很簡單,等我送你上黃泉路去你就會知道了。到了那裡,會有人好好招待你的。」

侍女驚恐地看着無央,此刻再也沒有前面的盛氣凌人,只剩下一片恐懼。

「女帝大駕光臨,真是有失遠迎。」一道女聲傳來,那聲音如同銀鈴般悅耳。

無央循聲望去,一道婀娜多姿的身影從長廊深處走了過來。一席湖藍色長裙曳地,青絲在風裡微微飄揚,這女子在這樣的夜裡,顯得十分柔和寧靜。

女子看了一眼無央手中的侍女,她微微一笑:「這婢子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女帝不要與她區區一個凡人計較。此事因女帝深夜來訪的緣故,這確實容易令人誤解。」話鋒一轉,這理虧的還是無央和神荼。

這女子從開口到現在一直保持着微笑,無央竟然也感覺不到一絲敵意。可越是這樣,這女人就越是危險。

那婢子能說出他們不是凡人,看來背後必定是有高人指點了,而這高人必定就是眼前這女子。

鬱壘說得沒錯,這女人的確不像是個人,可她身上又感受不到一絲陰氣和妖氣,果然難辨。

無央放開侍女,對那女子笑道:「閣主好大的架子,本君今早就在門外候着,可閣主卻閉門不見。本君想着那我們就自己來見閣主好了,可沒想到剛進來就被狗咬了。閣主喜歡養狗,也要把狗栓好一些才是。」

神荼搖着扇子忍住了笑意,無央這話可讓一旁剛緩過來的侍女一臉是青了又黑、黑了又白,好生精彩。

閣主沒有生氣,依舊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樣:「女帝教訓得是,以後再有人夜闖我巫閣,我一定讓她看準了再咬。話說回來,我巫閣與酆都可沒有什麼瓜葛,不知道怎麼就引得您這位酆都大帝親臨寒舍呢?啊,還有這個公子,如果十一娘沒有看錯的話,這位一定是神使神荼吧!」

神荼揚起嘴角:「十一娘好眼力。」

其實心裏對這個巫閣閣主也拿捏不住。反觀閣主十一娘,卻把他和無央看了個透。無央趁機又還了個白眼給神荼,十一娘,叫得真是好生親切,難不成你兩有一腿?

神荼太了解無央了,那眼神里他已經看到了無央的話,心下不由顫了顫。

無央也懶得跟她拐彎抹角,直接向前道:「你既知我們的身份,那本君也就開門見山了。本君聽聞上古神器神農鼎就在巫閣,你該知道神器用得妥當便是神器,若是用得不妥就會變成兇器。且不說你是否能用得妥當,就憑此物乃上古遺物,本神尊都有必要將它帶回天上去。」

無央最後一句話里沒有自稱本君,而是本神尊。她是神,拿走神器本是天經地義之事。

十一娘掩面一笑,答曰:「我若說神農鼎不在我巫閣你信嗎?」

無央冷着臉:「這世上還沒有人敢戲弄酆都大帝,除非他想下十八層地獄!十一娘,你還要說神農鼎不在你巫閣嗎?」

十一娘仰頭大笑,笑聲里卻有幾分無奈:「若我不答應,你待如何?」

無央冷冷笑道:「由不得你不答應。」小小巫閣,還敢與天地為敵不成?

十一娘張開雙手,此刻臉上的笑容消失得無影無蹤。

她口中不知默念着什麼,忽然狂風四起,霎時間所有燈火都被熄滅了。無央心裏冷笑,不過雕蟲小技。可神荼卻隱隱覺得不簡單,他對無央傳音:「小心點,這十一娘並非那麼簡單。」

話剛說完,無央祭出九幽冥劍沖向十一娘。神荼想靜觀其變,先摸清十一娘的來路,可無央卻想着先下手為強。於是,就在劍尖距離十一娘不到一尺的距離,無央聞到了一股大雨過後的泥土味道。

其實,是大地在翻動。

腳下的土地不是裂開,是整片翻了下去。無央最後的視線,是整個天地都在轉動。

眼前一切都變黑了,夜空已經看不見了,她感覺到大地還在不停的翻湧。時不時耳邊有潺潺的流水聲,時不時又變成了洶湧澎湃的海浪翻湧的聲音。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后土、女媧已經消失於天地,這世上還有誰會大地操控術?這十一娘到底是什麼來路,一個居於凡間的人,怎麼會有如此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