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三生三世玉骨殿 第7章 神秘閣主_格林小說
◈ 第6章 夜闖巫閣

第7章 神秘閣主

鬱壘風度翩翩走下來,他單手背着,五官輪廓立體卻不顯鋒利,無央竟然從未如此仔細打量過鬱壘。她一直認為神荼長得好看,竟不知鬱壘身上比神荼多出了一份謙謙公子的溫潤如玉。

見無央打量自己,鬱壘有些不太習慣:「我臉上有東西嗎?」

無央聳聳肩:「我一直覺得神荼是我們酆都里長得最好看的,可今天我才發現你比他更好看。」

鬱壘笑了笑,又變得嚴肅:「好消息是找到了神農鼎的下落,壞消息是凡間各國征戰不斷我酆都怕是要忙好一陣子了。我看神荼的假期,有必要暫時取消掉。」

此話一出,遠在凡間的神荼忽然打了個噴嚏。身邊環肥燕瘦環繞,神荼飲酒作樂忘乎所以,搓搓鼻子又繼續遊戲人間。

無央臉色沉了下去,沒想到神農鼎又現世了。

神農鼎為上古十大神器之一,乃神農昔日煉製百葯之古鼎,聚積了萬年來無數靈藥之氣,據說能練出天界神仙都無法輕得的曠世神葯,並且隱藏着其他神秘力量。

這是傳說,無央也沒有見過。但若她拿到了神農鼎,那她便可以為臨淵煉藥了。不僅可以煉藥,還可以煉魂,果然是個好消息。

「神農鼎現在在哪?」

「在凡間,一個叫巫閣的地方。不過,雖然巫閣在凡間,可巫閣里的人可不是凡人。」

「不是凡人,那是仙還是妖?難不成還能是魔!」

這個可就真的把鬱壘給問倒了,他明裡暗裡探查卻對這個巫閣毫無頭緒。他只能肯定那不是凡人,但至於是什麼他不能肯定。

這樣一說來,無央就更有興趣了。這個巫閣她是必須去一趟了:「鬱壘,酆都就交給你了,我去會會那個巫閣!哦,對了,我順道去把神荼的假期取消了!」

————

凡間,長安街。

無央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踏足過人間了,看着人潮湧動擦肩而過無央還真是不太習慣。

此刻,正在溫柔鄉里沉醉不已的神荼忽然挺屍般坐了起來。晃晃腦袋喃喃自語:「我怎麼感覺那丫頭來了?應該不會啊,她不喜歡人間的。應該不會、應該不會……」

身邊柔若無骨的女子癱軟地貼在他背後輕笑:「公子,什麼不會啊?奴家可是什麼都會!」神荼勾起笑容,又把剛才的念頭拋在腦後。

神荼不知,此刻無央正站在怡紅院外。誰也不知道無央是怎麼進去的,一眨眼她就站在神荼的房間外。她想了想該不該敲敲門呢?思量一番,她決定改踹門。

於是她這一腳,嚇壞了神荼懷裡的佳人。神荼聞到了熟悉的氣味,無央是真的來了。

懷裡佳人摟着他的脖子一副快嚇死了模樣,無央看着神荼忽然變了臉,抽抽鼻子衝過去扯住神荼的耳朵:「你這沒良心的死鬼,趁着我回趟娘家你就跑來這裡鬼混,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無央耍潑起來原來也可以入木三分,神荼愣了好一會才叫疼,一路被無央扯着走。可憐那些哭哭啼啼的小娘們,正為神荼有『家室』而傷心欲絕。

無人的小巷,神荼一臉嬉笑道:「娘子可否放手了啊?」

無央啐了他一口:「嚴肅點,正式通知你,你的假期到此結束!」

神荼捂着胸口一臉浮誇:「為什麼!說好的三個月,我才休息了一個月都還不到。」

無央勾搭住他的肩膀低聲道:「鬱壘打聽到了神農鼎的下落,我要你跟我一起去看看。」

無央以為這座神秘的巫閣會隱藏在深山老林里,萬萬沒想到被鬱壘說得那麼神秘的巫閣竟然在鬧市之中。

正所謂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看來這巫閣的主人果然不俗。只不過這門庭若市,是不是讓這巫閣的神秘感大大打折了?

身邊有人推了推她,她側目原來是個老太太:「姑娘別看了,趕緊排隊去吧,晚了今天就白來了。」無央回頭看去,隊伍果然越來越長,無央終於忍不住問老太太到底在排什麼隊。

無央這話一問旁邊的人都用一種莫名其妙的眼神看她:「當然是看病了!不看病誰大清早就跑來這裡排隊啊?你有病就去排隊,沒病就別在這擋道!」

無央抬起頭看看天色,這會已經快接近正午了。這些人大清早就來排隊,可巫閣的大門到現在都沒打開。

這些人果然有病,無央十分肯定。神荼扯了扯無央的衣袖,壓低聲音在她耳邊道:「我們晚上再來吧!」

對於酆都的鬼神來說,黑夜才是他們的世界,無央點點頭正欲走結果背後傳來開門的聲音。

「大家都散了吧,今日閣主不看病。」一個侍女裝束的姑娘淡淡說到。

排隊的人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然有些不情願,但也沒辦法只好散去。無央覺得有些奇怪,人家從大清早等到現在,巫閣的人就一句輕飄飄的不看病就打發了,這是不是也太欺負人了些?

她只看到這排隊這些人臉上的無奈,卻也沒有見到有人為此發火,這就更奇怪了。這要是換了她,誰敢讓她白等大半天那她一定會讓那人死得不能再死的。

神荼笑着搖搖摺扇:「這個巫閣閣主是個十分有個性的人,給不給人看病,什麼時候給人看病都是隨心所欲。聽說巫閣看病不收錢,所以這些人也樂意等着,就算哪天白等了他們也不敢有怨言。」

無央一臉崇拜地看着神荼,他什麼時候了解了這麼多情況?神荼冷笑一聲,甩了甩額頭垂下的落髮:「有時候犧牲色相是必要的。」

入夜,兩道黑影站在巫閣的門口。

「這巫閣的人是不是也太小氣了點,掛着兩盞燈籠又不點着,難不成只是擺設?」無央周圍黑漆漆一片,不禁碎碎念起來。

神荼在黑暗裡白了她一眼,這壓根就不是重點好么?神荼率先穿門而入,巫閣里竟然也是一片漆黑,這讓神荼也開始納悶起來。

「無央,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無央點點頭,氣氛變得有些緊張起來。白天明明都還有人在,為何晚上卻不點燈呢?

兩人十分小心地向前,忽然,一陣風刮過,庭院大亮起來。燈光照得兩人睜不開眼,但此刻他們都該明白過來,他們被逮個正着!

「不知尊駕光臨我巫閣有何貴幹?」說話的,是白日里見到的那個侍女。語氣雖然平淡,卻透着一股凌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