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三生三世玉骨殿 第6章 夜闖巫閣_格林小說
◈ 第5章 取名臨淵

第6章 夜闖巫閣

魂魄之事,恐怕沒有比她這個酆都帝君更拿手了。

神荼皺起眉頭:「無央,你想幹嘛?千萬不要亂來,否則……」否則將走向紫陽的後路,天譴不饒她。

無央點點頭,她知道這事不容易,但她也不會輕易放棄。

「你真的想好了嗎?」神荼知道她決定的事情很難去改變,但只要她堅持,他還是會義無反顧站在她這邊的。

無央點頭,神荼輕嘆搖搖頭轉身離去。無央忽然衝著他的背影喊道:「神荼,謝謝!」神荼沒有回頭,十分率性地揚起兩指甩了甩。

鳳凰在無央身後沖她扇了扇翅膀,它叫幾聲無央皺起眉頭問道:「你的意思是不用渡魂還有其他辦法救活那孩子?」

「它不是說一定,而是也許可以。」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接着伴隨金色的光圈一個高大的身影漸漸清晰。無央皺皺眉頭,還說她出場太過招搖,瞧他天帝自己出場比誰都拉風好不好!

「此話何解?」無央向來對天帝不感冒,可奇怪的是這老頭愣是不跟她置氣。

天帝捋捋鬍子,環顧一圈這寒氣逼人的玉骨殿,嘖嘖兩聲表示不喜:「這玉骨殿一股子死亡氣息,寡人很是不喜啊!」無央白了他一眼,又沒讓你住這,我管你喜不喜呢?

無央沒個好臉色,天帝自討沒趣地咳了一聲:「答案在三十三重天,你不妨……」天帝話還沒說完,無央化作一陣煙瞬間消失。

三十三重天,兜率宮。

道祖正拿着拂塵煉丹,聽聞無央來此,他掐算了起來。片刻後,他恍然大悟地點點頭起身迎了出去。

「女帝今日好生清閑,竟有空來我這兜率宮逛逛。」無央提着個籃子擺擺手,酆都的事物煩不勝煩,她可不是來三十三重天玩的。無央與三清從來都不客套,直接將籃子遞到道祖面前。

「不知道祖是否聽說了紫陽上仙的事情?」道祖點點頭,無央又道,「這是他的遺孤,只是這孩子剛成形就被強行脫離母體,怕是不太好。紫陽臨終託孤於我,我卻無能為力,如今只好求到道祖這了。」

道祖瞧了瞧這孩子,呼吸幾乎沒有,通身乾癟還皺巴巴的。不過幸好這孩子隨父親天生仙骨,若是妖身恐怕早就夭折了。道祖沉默了片刻才道:「這孩子先天不足,外加上缺魂少魄,就算活下去也不過是個痴兒。」

這點無央自然知道,就像紫陽說的,這世上聰明的人太多,何妨做個痴兒無憂無愁。再說了,缺魂少魄也是因為蘭兒強行將這孩子肉身取出才導致魂魄離身。

魂魄么,丟了還可以找回來,命沒了,那她也只能束手無策。

道祖終於點點頭,拿出一個紫金葫蘆倒出一粒金丹:「此金丹有固本培元之功效,但要活命,恐怕還遠遠不夠。」

道祖將無央帶到偏殿後的一方池塘,池塘里大朵大朵的蓮花盛開着卻沒有半點花香之氣。

道祖甩甩拂塵,一朵浮在水面的花苞瞬間開了花。他抱出那孩子置於蓮花之中,又點燃七盞蓮燈依照着北斗七星的順序排列,最後在一片蓮葉上燃起一爐香。

裊裊白煙升起,一抹奇異的香氣在無央鼻尖縈繞她脫口道:「這是什麼香,我好像從來沒有聞過,又好像聞過。說不清楚,這感覺既熟悉又陌生。」

道祖輕笑:「此乃凈魂香,有安撫鎮定之效。別看這孩子連眼睛都不曾睜開似乎十分平靜,但其實他體內的魂魄可一點都不平靜。這香也不過是尋常,女帝許是聞過這也沒什麼。」

原來如此,無央釋然。看着蓮花又將花瓣覆起,那孩子被包裹住已經看不見無央竟然生出一絲擔憂來:「道祖,那這孩子什麼時候才能出來?這樣真的就可以了嗎?」

道祖呵呵一笑,搖搖頭:「還得看他的造化了。」這便是聽天由命的意思咯?

無央難免有些失望。心底暗道,自己已經儘力了,若這孩子終究難逃一死她也無能為力了。但願紫陽有靈,護佑他吧!

風起,池塘里的水波動起來,方才一點花香都沒有的蓮花霎時間散發出的香氣就蓋過了那凈魂香。道祖甩甩拂塵問道:「這孩子可有名字?」

名字?她竟忘了這茬:「還未取名,不如道祖為他取一個吧!」

道祖點點頭沉思了一會:「居善地,心善淵。希望他能心胸如水靜默深遠,如那孩子一樣,他便叫臨淵吧!」

臨淵。無央默念,微微一笑。只是不知道祖說的『那孩子』又是誰呢?

轉眼,春夏秋冬輪替過,那孩子已經躺在蓮花里整整百年了。

無央站在三生河畔看着大片的曼珠沙華髮呆,忽然身後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發什麼呆呢?」

原是鬱壘,當初她與神荼打賭輸了三個月的假期給他,現在神荼也不知在人間哪裡鬼混,留下酆都一堆爛攤子給鬱壘。

神荼和鬱壘兄弟兩的性子完全不一樣,神荼風流成性沒個正型,鬱壘卻是恪守律己不苟言笑的。

無央回過神,看着奈何橋上熙熙攘攘的生魂不由問道:「今日的生魂怎多這麼多?」

鬱壘背過手,一臉深沉:「有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要先聽哪一個?」

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無央興奮地扯着鬱壘的衣襟:「莫非是臨淵的魂魄有信了?」

此姿勢十分曖昧,一時間除了鬼差就連那些排隊過橋的生魂也望了過來。原來女帝竟是這般豪放,果然非一般女子可比啊!傳聞神荼和鬱壘都是女帝的男寵,看來果然不假!

議論聲此起彼伏,鬱壘是個臉皮薄的,立馬紅了臉輕咳一聲。

無央意識過來,叉着腰衝著橋上喊:「看什麼看,好好排你們的隊!說你呢,死得那麼難看,還在滴血。趕緊把自己的血吸回去,別弄髒了地板!」

一個可憐的倒霉鬼,生生被她罵哭了。

鬱壘看不下去了,走過去遞給那女鬼一方手絹:「別哭了,喝了孟婆湯投胎去吧!」女鬼接過手絹卻沒捨得用,緊緊拽在手心中喝下了那碗苦澀的孟婆湯。

無央看在眼裡,都說神荼是個情聖,她看鬱壘實在也不差。這女鬼帶着他的手絹去投胎,來世必定是要困在情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