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三生三世玉骨殿 第5章 取名臨淵_格林小說
◈ 第4章 紫陽託孤

第5章 取名臨淵

神荼怕她做出什麼讓自己後悔的事來,乾脆拉着她走,可無央卻答應了紫陽。神荼一臉的恨鐵不成鋼,無央自己知道她此刻心底的坦蕩。

坐回位置再一看,好傢夥,人都走光了。無央不禁回想了一遍,紫陽的人際關係有那麼差嗎?又或許……

無央一個激靈,扯了扯神荼的衣袖低聲問:「你說天譴下來的時候,會不會連累到旁人啊?」

神荼皮笑肉不笑:「你現在知道怕了?」無央訕訕笑了一下,這不是剛才沒想到嘛!

可現在後悔,好像有點來不及了。於是接下來的拜堂環節讓無央有些坐立不安,深怕天譴下來時順帶把她也給劈了。

神荼搖着扇子,只是在頻率上要比以前快很多。無央知道,這是神荼緊張的反應。

「送入洞房!」

紫陽閣的宮娥喊出這一句,無央立馬站起來興高采烈地拍拍手祝賀:「恭喜恭喜,既然禮儀也完成了,我政務在身就不逗留了!留步、留步!」

兩人走得十分着急,卻不知道身後在那瞬間發生了天翻地覆。

鮮血的味道瞬間瀰漫在紫陽閣里,無央和神荼同時停住了腳步。若說對血的敏感度,再也沒有比酆都的鬼仙們更敏感了。

無央與神荼回過頭,卻見紫陽一臉震驚地捂着胸口看着自己的新娘子,而新娘子手拿一把染血的匕首正在狂笑不止。

事情在這瞬間變化實在太快,別說無央這個遲鈍的,就連精明的神荼也愣住了。這是哪一出?上一秒還是恩愛纏綿,怎麼下一秒突然就刀劍相向了?

「為什麼?」無央他們的疑惑,恐怕連紫陽自己也無法解答,於是他也問了他的新娘子。

匕首上的血還在滴滴落下,蘭兒一張春雨梨花的臉上忽然變得十分扭曲,那深情款款變得了深深的仇恨,她咬着牙沖紫陽喊着:「為什麼?為什麼?你問我為什麼?你可還記得,一百年前的穿雲峰嗎?」

紫陽似乎很努力地回憶着,結果他還是搖搖頭。蘭兒冷笑幾聲,竟然笑出了眼淚:「你當然不記得,你在凡間殺過的妖成千上百又豈會記得那隻叫琅楓的狐妖呢?可我記得,他是我的丈夫,可他就死在你的手裡!」

聽到這,無央算是聽明白了大概。

她了解紫陽,若非妖孽作惡,紫陽是絕對不會下殺手的。雖然她對紫陽已經放下了,可她也絕對不能眼睜睜看着他死在一隻狐妖手裡!

「妖孽,竟敢弒仙!活得不耐煩了!」劍出鞘,帶着寒氣使得整個大殿氣溫驟降。

無央好歹也是個神格,對付這樣一個小狐妖自然是手到擒來。劍正欲穿心,卻被紫陽生生握住了。

無央瞪大眼睛看他:「紫陽你瘋了嗎?快放手!」他的手掌大概是要廢了,血滴落冰冷的地板觸目驚心,無央的九幽鬼劍還沒有誰敢用肉身去接過。

紫陽虛弱看向無央:「無央,這是我與她的事情,請你不要插手!」無央難以置信地看着他,她這是在幫他,怎麼倒成了她多管閑事了?

神荼聽了這話也來火了:「無央,我們走。人家相愛相殺得痛快,我們着什麼急啊!」

無央有時倔脾氣上來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我偏不走!神荼,坐下,該喝茶喝茶,該看戲看戲!」神荼撓撓頭,無央這是想幹什麼?

無央兩人十分大方地坐到一邊等着看戲,戲中兩人也很快把他們忽略掉。

「你又何苦假惺惺地救我?你以為你救了我我就會放過你嗎?休想!我做的這一切都只為了今天,我怕我殺不了你,於是就想着借天的手殺你。就算今天我不能得手,反正天譴也遲早要來的。我這份驚喜你可滿意?」蘭兒依舊妖嬈,只是她現在的妖嬈里多出了幾分猙獰。

紫陽搖搖頭,一臉死灰:「從一開始你接近我,都只是為了報復我?」蘭兒冷笑,紫陽卻笑不出來。

他在凡間殺過許多作惡的妖孽沒錯,蘭兒口中的那隻狐妖也不例外,他並沒有錯,那錯的是誰呢?

蘭兒回答不上來,紫陽向前握住她的雙臂:「蘭兒,我們都沒錯,這是命。那都是過去了,你又何必非要活在過去里?我們已經有了孩子,就算為了孩子好了,我求你放下心中的仇恨吧!」

無央的人生觀被紫陽狠狠的刷新了一遍,原來陷在**里的上仙,竟然會變得如此卑微。

蘭兒狠狠推開他,舉起匕首在自己小腹上切了下去!

在場其他三人都傻眼了,蘭兒從自己小腹里拿出一個手掌大的孩子!她笑着對紫陽道:「他不該活在這世上!」殷虹的指甲欲刺進孩子的額頭,紫陽用盡最後的力氣沖了過去。

孩子落在紫陽的手心裏,蘭兒看着紫陽露出一副心死的模樣。無央這會坐不住了,紫陽終於還是出手了,一劍刺穿了蘭兒的身體,可他哭了。

這個在無央心裏只會笑的男人竟然哭了,哭得是那麼的寸斷肝腸。

紫陽過了好一會才抬起頭望向無央,舉起手中的手掌大的孩子:「無央,我又要食言了。」但這一次,真的是最後一次食言了。

他要無央照顧這個隨時可能死掉的孩子,無央搖搖頭:「你的孩子,你自己照顧。」

她拂袖而去,紫陽拖着一身血跪下求她:「我自知劫數已到、命數已盡,這孩子被強行拿出母體,魂魄不全就算能活下去也是個痴兒。這世上聰明的人太多,何妨做了痴兒,一生無憂無愁。無央,我求求你!」

無央閉上眼睛,回想起瑤池仙會初見,他一席紫衣坐在她旁邊笑盈盈抓住她的手腕,道一聲:「仙友,酒多傷身。」彼時,一片花瓣剛好落在她的酒盞中盪起層層漣漪。

她睜開眼睛,抱起那巴掌大的嬰兒,留下一聲長嘆回蕩在絕望的紫陽閣里……

酆都,玉骨殿。

「他如何了?」

「天譴落下時,整個洛山都籠罩在火光之中,最後紫陽閣燒成了一片灰燼。無央,那孩子……恐怕是活不成的。」

無央知道,那孩子才剛剛成型就被拿出母體,這已經夠致命了,何況魂魄也還缺失了。可受之託忠人之事,無論如何她也要想盡辦法讓那孩子活下去。也許,紫陽託孤於她,也有他的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