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三生三世玉骨殿 第4章 紫陽託孤_格林小說
◈ 第3章 狐妖新娘

第4章 紫陽託孤

高高在上的上清、天帝,她無央太過普通,為何卻能得這幾位大人物的眷顧呢?

為此她問過上清,可後者笑着什麼也不回答。她也問過天帝,天帝只道是天命使然。

難道當掌管一界是她的天命?那她的命也太好了些吧!

天帝依舊背着手,這下卻搖搖頭:「鳳凰本該翱翔九天,卻被你生生養在幽冥十幾萬年,你早就該讓它出來透透氣了。不過……威風也耍了,前塵往事就讓它過去吧!你看我仙界眾仙君,多少青年才俊,只要你高興哥哥替你做媒如何?」

無央打了個冷顫,硬生生被天帝這聲『哥哥』給惡寒到了。

凡間有句俗話『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姻』,天帝這話大抵也是怕無央鬧事。無央心下卻笑天帝,她會鬧事嗎?她雖然要強,卻也要臉,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她是不會做的。

當然,天帝並不知道,無央從來沒有想報復紫陽,她想抽的人是他天帝。

來之前神荼就有了心理準備,無央這丫頭向來不按常理出牌,萬一真抽上的天帝,他可要提前做好逃跑的準備。當然,這是最壞的打算。最好的打算,就是防範於未然。

神荼不知何時走到無央身後,一臉笑意對上天帝:「陛下放心,我家女帝閉關了一千年什麼都看開了。不過,若陛下有合適的人選,還是要多替我家女帝斟酌斟酌才好!」

天帝捋捋鬍子這才放下心來,笑眯眯應下。

宮娥在大殿門口喚了一聲:「吉時已到,新人拜堂。」

紫陽匆匆換了一身大紅的喜袍,恭敬地請天帝上座。不一會,宮娥扶着一身火紅嫁衣的新娘子緩緩而來。

眾仙都翹首以盼,都想一睹這位不戰就勝了酆都女帝的姑娘芳容。無央的容貌已經是數一數二的,能從她身邊搶走紫陽的,那一定是個絕世美人。眾仙多是這麼想的,其實,無央也是這麼猜的。

紫陽噙着笑容深情地望着自己正款款而來的新娘子,只是……當新娘子經過眾仙面前之時,竊竊私語開始一發不可收拾。

一場尋常的婚禮,很快生出了異樣……

無央還以為是自己看走眼了,可神荼悄悄地湊到她耳邊道:「紫陽這新娘子,恐怕是只還未修得仙骨的狐妖。一個是仙界的上仙,一個是地下的狐妖,這可真是有意思了。」

她沒有看錯,眾仙也沒有看錯,這新娘子雖然蓋着蓋頭,可她身上的氣味已經出賣了她。她不是仙,而是一隻初修得人形的狐妖!

這可怎麼會呢?紫陽不瞎,他又豈能看不出來這新娘子是只狐妖呢?除非,他明知道她是狐妖,卻依舊還是要娶她。

這多諷刺,她堂堂一上神他不要,卻非要娶一隻小妖。

無央撇向高坐明堂的天帝,只見他皺起眉頭終於怒拍了桌子站起:「大膽狐妖,竟敢偷闖上界!天兵何在,給我拿下!」無央冷眼看着,她倒是想看看紫陽要如何維護他的心上人。

新娘子心下慌張掀開蓋頭撲到紫陽懷裡:「夫君,救我!」

夫君?無央冷哼一聲,這夫君也叫得太早了些吧!

紫陽撇開她,跪在天帝面前:「蘭兒雖然是狐妖,但請陛下看在我的面子上放過她。我一定在最短的時間內,渡她成仙!」

蘭兒?這名字,真俗。

無央繼續腹誹着,看着蘭兒十分一般的容顏,無央心情稍好了些。只是看到那雙斜飛入鬢媚眼,天生透着一股妖媚,無央又來氣了。

天帝搖搖頭,語重心長道:「你是仙,她是妖,仙妖不同道,而道不同不相為謀。你們若要糾纏在一起,必會遭受天譴,你們若在乎對方就不要再糾纏了。」

天譴,連神仙都無法阻擋的毀滅之災,更何況一隻修行尚淺的狐妖呢?紫陽若真心愛她,就一定會放手吧?

神荼又湊到她耳邊:「不如我們賭一把,我賭他不會放手。我若贏了,你給我放三個月的假期,你若贏了,我悉聽尊便如何?」

無央點點頭,一言為定。

所有目光都聚集在紫陽身上,他沉默之際蘭兒蹲下身拍拍紫陽的肩膀沖他莞爾一笑,似乎剛才那個一臉受驚的蘭兒根本就不存在。紫陽握住她的手,依舊是一臉深情款款。

無央冷笑一聲,別過臉去。

所以無央沒有看到,蘭兒反握住紫陽的手輕輕覆在自己的小腹上:「有你和孩子我什麼都不怕!」紫陽的手微微顫抖,這此刻才知道蘭兒竟然有了他的孩子!

當初也不是沒有想過天譴的事,但他從來沒有想過蘭兒會懷孕。他有信心讓蘭兒脫胎換骨,可她如今這身體又如何能做到呢?

紫陽的臉上寫着猶豫,只是蘭兒卻變得異常堅定:「你說過,此生不負,你若說為了孩子讓我離開,那你就不是我認識的紫陽!」

生亦何苦,死亦何懼?你我殊路同歸又有何不可?

紫陽微微一笑,長吁一口氣:「好,為了孩子我願與天一斗!」

一席話激起千層浪,這時空的千萬年里,有誰能抗得過天呢?紫陽這話未免太可笑也太自負了些,神在屋檐下都不得不低頭,更何況是仙?

無央還是沒忍住轉過頭看他,無央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紫陽。堅定,似乎比任何時候的他都要堅定。看來,他是真的鐵了心要與天鬥了。

天帝嘆了一聲搖搖頭,拂袖而去。婚禮繼續,只是人已經走了過半。神荼拉着她正欲走,紫陽忽然叫住了她:「無央,我不知道天譴我是否能挨得過,就當是我最後的請求,請你留下來為我們的做個證婚人。」

無央第一反應不是留與不留,而是困在七情六慾里的紫陽真的已經不是她認識的紫陽了。

當年,她在他身邊又吵又鬧,他總是一副不厭其煩的模樣,重複着無央耳朵都聽出繭子的道法精髓。那時的他那麼超脫,而眼下卻變得面目全非。

從什麼時候開始,你也在意起了世俗了?紫陽啊紫陽,從這一刻起我一丁點都不難過了。因為我喜歡的紫陽,不是現在這個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