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三生三世玉骨殿 第2章 鳳凰未央_格林小說
◈ 第1章 女帝無央

第2章 鳳凰未央

滴答……滴答……

銅壺滴漏的聲音回蕩在空幽的玉骨殿里,這裡白骨森森透着寒氣,一張玉石床上躺着一個紅衣似血的女子。她肌膚如雪般透徹,比起那一身妖艷的紅衣,這張絕美的臉上少了些血色。

她緊閉着雙眼,氣若遊絲,若不是那如遠山的眉黛微蹙,還真讓人以為她已經死了。

玉骨殿的門縫外,一張燙金的請柬被推了進來。請柬飛落至女子的枕邊,沒有發出聲音卻帶出了一絲涼風。可即使是這樣,還是驚擾到那女子,她緩緩睜開了一雙若星辰般璀璨的眸子。

「哎,我這一覺竟然睡了一千年。」女子揉揉額頭,輕輕嘆道。

上一次她離開酆都是被迫參加瑤池仙會,但自從那次回來之後,她便將酆都的一切事物交給神荼和鬱壘、陸判,自己關在羅酆山上的玉骨殿里,對外宣稱閉關修鍊。

她便是無央,北陰酆都大帝,掌管着整個陰司冥界。

對於她閉關的行為,酆都全體工作人員都一致認為,女帝大抵是受了情傷。

受了誰的情傷?傳聞說那是一位風姿卓越的仙界上仙。

大家都以為,那位風姿卓越的上仙清心寡欲,心繫天下蒼生,心中無半點女兒私情。可誰也不曾想到,峰迴路轉之後,那位上仙告知四海八荒,他要成親了!

於是,無央一覺醒來,便看到枕邊靜靜躺着一張大紅的喜帖。不知為何,那顏色紅得令她腦門突突直跳。以無央的性子,她向來桀驁不屑與天上的神仙交往,唯有一人例外。

那麼,這燙金的喜帖除了他,她想不出還有第二個人了。

果然,無央打開喜帖,直接把目光放到喜帖的最後,那裡落款署名:紫陽敬上。

紫陽,紫陽,紫陽。

無央將這個名字默念了三遍,最後苦笑一聲:「紫陽啊紫陽,你說好的清心寡欲呢?」

玉骨殿的大門一打開,外頭黑壓壓一片人頭齊刷刷跪地喊道:「恭迎帝君出關!」無央不語,指甲敲在那燙金的喜帖上。氣氛十分凝滯,鬼差們互相推搡,愣是沒有一個敢出聲。

無央看着自己手下一個個面如鍋底,不禁嘖嘖嘆道:「你們瞧瞧你們這一個個的,一個個都是一張奔喪的臉!我說過多少遍了,雖然我們在陰司,但我們也得活出我們酆都的精氣神!」

神荼搖着扇子,一個沒忍住笑出了聲。跪地的鬼差們正愁着沒有人出頭讓無央泄火,這神荼就自己送上門了,這幫鬼差都暗暗鬆了一口氣。

無央冷冷地掃了一眼神荼,將燙金的喜帖甩到他臉上,並且……從牙縫裡對他咬出一句話:「你跟我進來!」

神荼揉揉被擊中的鼻子,一臉無辜地看着鬱壘,後者拋給他一個同情的眼神後毫不猶豫地跑開了。

神荼又望向判官,判官圓鼓鼓的眼睛轉了一圈吐出四個字:「歲歲平安。」話音未落,他腳底抹油已經跑到了黃泉路上。

玉骨殿清冷,神荼一向不喜歡。他至今也想不明白,無央為何就喜歡把自己關在這麼一個冷冰冰的空間里。

他喜歡熱鬧,所以他總流連人間煙火。無央說她喜歡安靜,所以她總喜歡獨處在這白骨砌成的玉骨殿里,這理由神荼並不相信。

「請柬是他給你的?」無央點起火爐,上面溫了酒。看似漫不經心,神荼卻不敢相信她漫不經心。

這請柬是三日前紫陽上仙讓他轉交給無央的,他本想告訴紫陽因為他的關係,無央已經把自己關在玉骨殿一千年了。可他轉念一想又作罷,如今他都要成親了,告訴他這些只會讓無央更難堪。

他猶豫了三日到底要不要把請柬給到無央,本不想讓她徒添煩惱,可紫陽到底是無央的心病。心病還需心藥醫,這張喜帖無疑是一副猛葯。

神荼看着紫砂鍋里的水咕嚕咕嚕的冒着泡,也沒等酒燙好,他就給自己倒了一杯。一飲而盡,辛辣入喉轉瞬卻在咽喉留下一股清香,他放下酒盞輕嘆:「一千年了,你難道還未看開?」

無央貴為一界之主,奈何情路卻一直不順。

一萬年前,她看上了來酆都借法器的真武大帝。本想着留他在酆都陪她,結果,真武大帝也是個性情中人,硬生生折了一條肋骨給她也不願意留在酆都。

如此一來,無央的惡名瞬間被傳遍的四海八荒。

五千年前,上清心血來潮請她到三十三重天下棋,結果無央看上了上清座下大弟子弘真。她向上清開口請弘真到酆都給眾生講講道經,這醉翁之意誰都能看出來。

可惜,弘真聽聞此消息,斷了自己一指讓師弟送到無央面前要以死明志。看着弟子如此決絕,上清便開口由他到酆都講道經。既保住了弟子,又成全了無央的面子,一舉兩得。

兩段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的感情,讓無央十分受挫。她以為自己此生恐怕難尋真心人之時,她在瑤池仙會上遇見了紫陽上仙。

無央將燙金的喜帖扔進了火爐里,倒了杯酒語氣淡淡:「睡了一千年,剛醒來的時候我都想不起來紫陽長什麼樣了。可偏偏被他的喜帖一刺激,我又想起來了。你給我說說,他的新娘長什麼樣?有我好看嗎?」

神荼翻了個白眼,無央一覺沒有睡清醒反而更糊塗了。

男人拒絕一個女人可以有很多大義凜然的理由,可說到底都不過是一句話,他看不上你。紫陽說他清心寡欲,只是僅僅針對她。在男人遇到自己喜歡的女人時,任何曾經說過的大義凜然都消散成雲煙。

無央癟癟嘴,撐着腮幫子神情黯然。神荼拍拍她的腦袋,無奈地搖搖頭。三段無疾而終的感情,神荼知道只有對紫陽她是認真的。

「神荼,明天跟我一起去洛山參加婚禮吧!我怕,在那個場合我會控制不住想抽他!」

無央說得十分平靜,可神荼端着酒盞的手抖了一下:「抽……抽紫陽么?」

無央搖搖頭:「抽天帝。」如果不是天帝,她不會去參加仙會,如果她不去參加仙會,她就不會遇到紫陽。

神荼站起身,臨走前深深地看着無央的臉道:「這麼多年來,你的邏輯能力一直令我深深的……折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