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裴憫宋慈安小說在線閱讀 第8章_格林小說
◈ 第7章

第8章

七日後,

宋溪南在劉氏的策划下,被順利的嫁入康王府,成親當日,宋慈安因為是嫡長姐,所以按例去宋溪南的房中看了她。

宋溪南瘦了許多,即便是穿着王妃嫁衣,在濃重的妝面下,也掩不住的憔悴和羸弱。

「大姐姐,妹妹自知同您情誼不深,但求姐姐偶爾幫忙照應一番張姨娘。」

宋錦安怕被人發現,所以今日藏在自己房中不敢出來,是以房中只有宋慈安和一眾下人。

宋慈安聽到她的話,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也即將出嫁,各自周全吧。」

宋溪南聽完她的話,眸中閃過一絲失落,隨後扯唇苦笑,「大姐姐說的是。」

今日劉氏忙着照應客人的同時也不忘派人將她姨娘攔起來。

竟最後一面也不願給她們母女。

劉氏,好狠的心吶!

宋慈安留意到她的眼神,不過僅看了一眼便收回自己的目光。

————

宋慈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遊走在眾賓客之間的宋沉遠和劉氏,嘲諷一笑。

在宋沉遠心裏,他此刻怕是在慶幸劉氏聰慧,能保全宋錦安,保全他和三皇子的聯合吧。

當她收回目光後,才注意到周圍人時不時的偷偷打量自己。

她垂眸微皺。

「囡囡,剛才管家送來了你妹妹出嫁宴的禮單,祖母待會兒讓人給你都送過去。」 宋老夫人一臉慈愛的看着她,語氣卻帶着些討好。

宋慈安聞言,眉心皺的更厲害。

「天吶,這家裡的禮單不進公中,怎麼會給孫女?」

「這宋大小姐怎麼能收妹妹出嫁宴的禮單?」

「宋老夫人好像挺怕這宋大小姐的」

……

在宋慈安猜測宋老夫人心思的時候,聽到周圍人的話,隨後抬頭便看到了周遭鄙夷的眼神。

她眸中一沉,看來她這個祖母這是想用壞她名聲來讓自己放棄母親的嫁妝。

笑話,貪了兒媳嫁妝又賣孫女求榮,她以為她還是那個把家族名聲放在第一位的宋慈安?

「祖母,您把三妹妹的出嫁宴禮給我作甚?」 宋慈安笑的單純,不解道。

「這不是,唉,祖母給你,都給你。」 宋老夫人一副有難言之隱的樣子。

這讓眾人看來,似乎宋慈安如何為難老太太一樣,周遭的目光更加不善。

「原本聽說她被賜給東廠廠督還同情她,不想竟是這樣的人?」

「簡直不孝!」

「可憐宋老夫人。」

宋慈安聽着周圍的話,看向宋老夫人的眼神不變。

「祖母,您這是?」

「啊~您這是想用三妹妹出嫁禮單填補我母親的嫁妝嗎?」 宋慈安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可是,」她做出一副為難,「可是這怎麼夠呢?母親的嫁妝一百二十抬……」

聽完她的話,眾人中有些人覺得不對,心思動了起來。

宋老夫人看着她這副不打算遮掩的樣子,臉色沉了沉,隨後擺了擺手,「怎麼會?罷了罷了,快用膳吧,涼了就不好了。」

可是宋慈安不打算就這麼算了,她想毀了她的名聲,難不成她覺得,她還會為了宋家的臉面遮掩?

「不是就好,孫女還以為母親留給孫女的嫁妝沒了,祖母要用三妹妹的出嫁禮填補呢。」 說完,她對着眾人笑了笑。

「原來只是祖母想多給我這個孫女些東西罷了。」

宋老夫人一聽,心裏覺得一噎,她何時說過要多給她些?

劉氏早就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她眼神一厲。

宋慈安果然變了……

——————

宋溪南手指緊握,坐在榻上似乎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她想到康王的名聲,更加害怕。

忽然門外有動靜,她緊咬下唇,來了。

她聽着旁邊的動靜,出現一陣沉重的腳步聲,隨後旁邊的丫鬟行禮

「王爺。」

喜娘剛開口,便被一陣帶着粗暴的男聲打斷

「本王娶過這麼多王妃,還用你說?」

話音剛落,宋溪南便覺得眼前一亮,隨後下巴被人用一道的重力鉗住。

被迫抬起頭,看着眼前人。

康王身材高大,面容粗曠,一身暗紅色喜服被他穿的隨意,看起來不像是新郎官。

「不錯。」康王打量了一會兒,點了點頭,是他喜歡的類型。

身材嬌小,面容清麗,尤其這小嘴格外小……

宋溪南看着康王肆虐的眼神,後怕的往後躲了躲。

不想康王眸中閃過一絲興奮,更合他的意了。

隨後他擺了擺手,屋裡的人忙退了出去。

宋溪南張了張嘴,想說她還未拆頭上的釵環,不想康王直接粗暴的將她按在榻上,她覺得身前一涼,隨後往下看忍不住驚叫一聲。

床幔起伏,窗花隨風微動。

門外宋溪南帶來的丫鬟,聽着自己主子的驚恐聲,擔心不已,祈盼着快快天亮。

———

宋錦安在第二日後,懸着的心也放了下來,在收到丫鬟塞的小紙條後,羞澀一笑,走進內室看了起來。

當她看到內容後,眉眼漣漪,隨後起身讓丫鬟為自己梳妝打扮。

是三皇子約她游湖…

————

而此刻的宋慈安,看着眼前笑嘻嘻的應星,眸中閃過一絲詫異。

她沒想到裴憫直接來尋自己。

「夫人,督主在府門口等您,他讓屬下來問問您今日可否得空,一同去南湖遊玩?」

宋慈安聞言未多想,點了點頭,「我回去換身衣裳,你稍等等。」

應星聽完後,忙笑嘻嘻的開口「督主說夫人您慢慢裝扮便好,這是督主剛剛叫人為您制的衣衫,夏日穿正好。」

說著從身後小太監手裡拿過一身冰藍色的襦裙。

宋慈安摸了摸,這布料冰冰涼涼的,「好。」

等宋慈安穿着那身冰藍色襦裙出去後,便看到今日的裴憫也是一身同色的袍子,在看到自己後,臉色有些不自然。

隨後忙走向了她的身邊。

「你穿這個顏色很好看。」宋慈安讚賞的眼神看向他,隨後托着他的手上了馬車。

一直心裏提着的裴憫看她這個反應,鬆了口氣。

她沒有不愉快便好。

天瑞絹到了後,應星提議可以做一套同色衣衫,他聽完忍不住心動。

「今日你不忙嗎?」 馬車上,宋慈安問道。

裴憫聞言,搖了搖頭,「今日東廠無事。」

宋慈安聽完點了點頭,她才不信呢!東廠過手朝中所有事,怎麼會無事,上一世她便看他整日忙碌。

不過是因為今日是南湖一年一度的游湖日,有許多有趣的湖船表演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