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裴憫宋慈安小說在線閱讀 第1章_格林小說
◈ 

第1章

太安元年,

京都最大的一家胭脂閣內,

一個身穿月白青蔥色雲天水漾留仙裙的女子,在小二的介紹下,拿起其中一個鏤空溜金錦盒,打開看到口脂的顏色,心裏微微滿意。

準備開口的時候,忽然聽到一道嬌縱的聲音

「那個,我要了!」

宋慈安順着聲音抬眼看去,只見一個身穿鵝黃色梨花刺繡長裙的女子,指着她手裡的錦盒,眼神中滿是不善。

「宋慈安,你竟還有塗脂抹粉的心思?」女子說完,眸中閃過一絲鄙夷。

「也是,不好好利用那張臉諂媚獻艷,怕是去了廠督府活不過第二日吧。」

當她說完這句話後,跟在她後面的人神色一緊,連帶着周圍的人看向宋慈安的眼神也變得懼怕可憐。

誰不知當今廠督裴憫的狠戾。

不過宋慈安聽完她的話,神色未變。也並沒有把手裡的口脂盒讓去,而是把它放在身旁丫鬟的手裡,淡聲道

「念夏,付錢。」

說完不再看那女子,而是看向架子上別的胭脂。

「宋慈安!你這是什麼意思?」 那女子怒眉高挑,厲聲道。

隨後又走上前幾步,冷嘲道 「怎麼,還沒嫁廠督府便變得如此不要臉了?貴女儀態都丟盡了不成?」

聽到她的話,宋慈安美目中划過一絲不耐煩,

「蔣鳶,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次。」 什麼叫沒嫁進廠督府便如此不要臉了?

「廠督府怎麼了?」 宋慈安語氣冷沉,直直的看向蔣鳶。

「你!」 蔣鳶氣極。

看到她這樣,她身後的一個女子陰陽怪氣道

「鳶兒,算了,何必同她計較,現在趕緊買些胭脂水粉,日後入了廠督府,也能同自己的夫君有些探討。」

緊咬夫君二字。

說完,跟在蔣鳶身後的三個女子都捂嘴笑了起來。

聽說太監大都喜歡塗粉打扮。

蔣鳶聽到跟在自己身後毫不掩飾嘲諷的笑聲,也揚起唇角,眼帶嘲意的看着她。

宋慈安似乎沒有看到周圍人的眼神一樣,準備帶着念夏離開時,忽然,

門口一陣整齊的腳步聲,隨後進來一眾錦衣衛。

眾人臉色煞變,原本一直在一旁看戲的人忙往後縮,降低自己的身影。

而蔣鳶等人,臉色慘白。

錦衣衛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看着圍住自己的錦衣衛,蔣鳶緊緊捏着手帕,警惕的看着他們。

此時,走進來一個面容白皙,舉止優雅,身穿的暗紅色飛魚服的男子。

一邊走進來一邊用手裡的帕子擦拭着手指,笑吟吟的看了幾人一眼後,對着宋慈安恭敬的行了一禮。

蔣鳶緊緊看着那人,猜測着他的身份。

宋慈安對着他點了點頭,「應理刑快請起。」

他是裴憫身邊的理刑百戶,應星。

應星白皙的臉上閃過一絲錯愕,隨後恢復了笑吟吟的樣子,對着宋慈安開口道

「今日恰巧遇見宋小姐,這胭脂閣也是咱們督主名下的產業,若是小姐喜歡,可盡拿着,督主知道了也歡喜。」

他雖然這麼說,可心裏也忐忑,畢竟信報里的宋小姐對督主很是排斥。

不想宋慈安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後,轉身又看了一圈各個架子上的胭脂後,

對着小二指了幾處,「都給我包起來。」

應星在她身後看的有些呆愣,這?

等吩咐好小二後,宋慈安笑着看嚮應星,「替我謝過你們家督主。」

說完,帶着手裡滿滿的念夏走出了胭脂閣…

應星在她走後,站在原處反應了一會兒後,眸中一亮。

隨後這才看向被錦衣衛圍着的幾人,笑不達眼底的開口

「把幾位小姐帶回去。」

他要好好替未來夫人出口氣!

「放肆!我是蔣家人!」 蔣鳶厲聲道。

應星聽的她的話,原本打算出去的身影頓了頓,隨後轉過身,

對着她齜牙一笑,「蔣家人?是什麼東西?」 說完率先走出胭脂閣。

他要先回去和督主稟報一聲,宋小姐好像不排斥他。

想到這,他加緊了步子,督主一定會舒心的!

後面跟着一眾錦衣衛和被縛着的蔣鳶等人。

————

「小姐…」 念夏面帶擔憂的看着宋慈安,今日那些錦衣衛可真的嚇到她了。

宋慈安安撫的拍了拍她的手,「放心吧。」

念夏看着自家小姐的神色,她堅定的點了點頭,雖然她覺得最近小姐變了許多,可是她知道,小姐說的話都是對的!

宋府,

宋慈安帶着念夏剛下馬車,便有一個身材魁梧的嬤嬤迎了上來,敷衍的欠身道

「大小姐,老夫人請您過去。」

嘴上雖然這麼說,可是臉上不見一絲恭敬。

宋慈安輕輕的看了她一眼,卻不曾回答,也沒有叫她起身。

這嬤嬤一向在老夫人那裡也算有臉面,養尊處優的哪裡能這麼半蹲的住。

此時自己小腿打顫,扶在身側的兩隻手緊緊捏着。

這大小姐是在抽什麼風!

過了一盞茶的功夫後,宋慈安才輕聲道

「嬤嬤剛剛說什麼?」

那嬤嬤聽到她的聲音,忙諂笑道「回大小姐,是老夫人派奴婢在此等您,若是您回府需去見老夫人。」

「嗯。」

宋慈安嗯了一聲便帶着念夏走了進去,也沒有說她能否起身。

嬤嬤此時一臉鐵青,心裏暗罵宋慈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