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幻之被選中的大叔第5章 相親在線免費閱讀

夢幻之被選中的大叔第6章 勾魂在線免費閱讀

年初一的早上天下了蒙蒙小雨,印象中春節都是雨天居多。

但不管怎麼樣,大夥都是走街串巷的互相拜年。而我被準備了這場相親的活動。

大約早上十點來鍾,我和張阿姨以及我媽一起去了女孩的家裡。

在場的除了我們三個之外,還有女孩和兩個長輩,應該是她母親和一個嬸嬸。看了女孩,確實還是不錯的。很奇怪為什麼長的還不錯的女孩子要來相親,我安奈住內心的興奮。

糟了,我不會是心動了吧。我這樣想着。

「你好,我叫劉源。」

我主動跟女孩搭起訕。

那女孩似乎沒有聽到我說的話,一副非常高冷的樣子。這時候那女孩的媽媽不斷的提醒她,讓她注意禮貌。

原來如此,看她這麼不情不願的樣子,怕不是她的相親比我更不情不願。

「阿姨,沒關係,才第一次見面很正常。」

不是吧,憑我這火爆脾氣居然這麼遷就她,難道我真的喜歡她了?

氣氛還沒有緩和,只見她站起了身,冷冷的說了句:「我有事先走了。」

這女孩確實不錯,身高跟我差不多高,長相也還清秀,聲音也挺好聽的。就是不怎麼乖巧,和張阿姨說的有些出入。

「站住!」女孩母親拉住她,讓她坐回原位。

張阿姨和我媽媽不斷的沖她媽媽笑。氣氛顯得尷尬極了。

「對對,可以坐會聊聊天,先了解一下。」張阿姨不斷的笑着說道。

然後這些長輩你一言我一語的都附和道。

「有啥好聊的,用嘴能說出什麼真話來!」那女孩沒好氣的說。顯然火藥味十足。

真不知這女孩說話啥意思,怎麼感覺毫無邏輯。

只見張阿姨表情變的十分複雜,看似依舊微笑着,但那種皮笑肉不笑的感覺一下就敗露了她複雜的心情。

「騙子,大騙子。」那女孩忽然哇的一下,哭了出來。

我算是明白了,張阿姨原來是過度的在那女孩面前美化我了。讓人有這麼強烈的心理落差也是正常。

哼,原來是嫌棄我了。

這不是現實版的網友奔現嗎?好歹算性別正常,我想到夢幻里不知道多少夫妻恩愛非常,老公老婆的叫着,可是某天你的老婆突然會給你來一句,老公今天任務做不了了我老婆要生了。

本來是非常狗血的事,但是做好心理準備還是可以接受的。如果自己開始就做好了對面是個摳腳大漢的準備,以至於後面不會有那麼大的心理落差。

我也沒那麼差吧!

「欣欣,怎麼哭了呢。」她媽媽見她這樣也是安慰道。

「她叫張雨欣。剛衛校畢業,今年20了在縣醫院當護士。」她媽媽說道。

啊?衛校的?衛校的風評一向不好,至於真假我也懶得考證,不過聽了我還不禁唏噓。原來是個護士,還醫生呢。罷了張阿姨的話聽不得。不過看她樣子我更喜歡她了。說明她起碼是個涉世不深的女孩。將來先不說有沒有進一步的發展,起碼對她不反感了。

本來我也不抱什麼希望,張阿姨和她媽媽不斷的說要留個聯繫方式,最後也加了聯繫方式,就這樣我的第一次相親結束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時不時的有聯繫張雨欣,但她始終不冷不熱。

終於有一天,她答應單獨來見我,這讓我高興得不行。

這天是正月十一,我還沒有出去工作,公司說要元宵節過完正月十六才上班,這倒很合我意,恰好在家陪陪父母。當天天沒有下雨了,天氣也暖和許多。我們相約在一家奶茶店。

剛點了兩杯帶珍珠的美式咖啡,這都是什麼玩意,我懶得挑,就直接點了兩杯。但是這也太抽象了。

等了會拿到那帶珍珠的美式咖啡找了位置坐下。

「你現在是做什麼工作啊?」張雨欣很直接。

「網絡運維工程師。」我故意說的高大上些。

「在哪?」

「大B市。」

「哦。那你怎麼還在這,沒去上班嗎?」張雨欣說話有點陰陽怪氣了。「我都上班一個星期了。」

護士這種職業什麼時候都需要值班,這個無話可說,證明不了什麼。

「我們崗位不同,我要元宵之後才會上班。」

可能在她眼裡只有醫生老師或者公務員事業單位這種職業才是正職吧。

「好吧,反正我也不懂你那個。」

冷場了好一會。我問她:「當護士很辛苦吧。很晚還要值班。」

「是啊,這麼辛苦工資也就那樣。一個月2000來塊。」

我去這確實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不過想想我們縣跟貧困縣差不多,這麼多單位的薪資要發,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

我沒有說什麼,只是哦了聲點了點頭。

「你呢?」

「什麼?」他要這樣自取其辱問我工資么?我有些差異。

「你多少工資呢?」看來她還是挺單純的,話說開了也能正常聊天。

「差不多吧。當地平均水平。」我不能說跟她一樣那也太少了,其實我工資也不高萬把塊在大B市頂多平均水平。但我卻沒說具體數字給她,不然怕打擊她。

「哇,在大B市的工資也才2000多麼?那也太少了。」張雨欣吃驚道。

我不懂她為啥這麼想,腦子不知道用來幹嘛。

接着她又問,你平常都幹嘛。

我說:「玩遊戲。」

「切!我最討厭玩遊戲的男生了。」

看的出來她說的不假。但是我很想讓她知道,我玩遊戲的收入幾乎快到她工資的十倍了。

我忍着沒說。

「好吧,看來我們確實不是很合適。我就是喜歡玩遊戲沒有辦法。」

這天沒法聊了!

付了奶茶錢,我就走了。臨走的時候還問她還要不要喝什麼。她居然說要。

於是點了桶最新款的大桶果茶。38塊整整,給她樂的。

雖然樣子滑稽,但是不能怪她,只是嘆了口氣。生活還是要繼續的,我還是回去玩我的遊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