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幻之被選中的大叔第4章 十八連打在線免費閱讀

夢幻之被選中的大叔第5章 相親在線免費閱讀

因為每天的工作相對輕鬆,我有大量時間都是在摸魚,於是我又大量查看了夢幻的周邊信息,包括各種玩法,故事背景等等。

雖然沒了百牧的刷子玩法, 下班之餘我還是玩起了五開,剛開始玩的那五個號成為了我現在的常玩遊戲號,其他的號都沒有再繼續使用了。

很快我的角色就來到人數相對較多的五開等級,神威組。

拋開回合制的限制,這個遊戲幾乎沒有什麼可以詬病的地方。而回合制卻恰恰是這個遊戲的特色之一,所以我開始有點着迷,沉溺其中。

人變得中二,開始與其他的玩家稱兄道弟,並且加入了幫派。

久而久之,甚至武神壇的傳說都有些嚮往。

龍林因為我玩五開變得更加親密,因為我玩遊戲確實比較有天賦,很快我就玩到能夠跟他比肩的地步。春去秋來,很快迎來了背井離鄉的第一次返程。

我和龍林是老鄉,一起結伴回家倒也沒那麼多的感慨。

回到家,老媽噓寒問暖的樣子讓我感到了滿滿的幸福。

一轉眼就大年三十了。很早就吃了年夜飯,如今過年已經沒有小時候的感覺了。街上都靜悄悄的。

「咚咚咚~咚咚咚~」

跟鋪天蓋地的群發祝賀信息不同的是,這是龍林的語音消息。看來還是這小子有良心,拜年都用語音。

「劉源鍋鍋。妖王!」

「不是吧,大年三十啊!」我沒好氣的說道。「好歹過個年,你還玩遊戲。你是有多脫離現實。」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來不來!」

反正閑着也是閑着。那就上線唄。

果然長安城裡靜悄悄的,看來大部分人還是回歸現實了。只有部分人在堅持着。

恰巧有挖寶人在,所以整個三界妖王施虐。而天命隊伍又有限。

「又來一波了!」龍林在電話那頭激動的說道。

靈光寶匣催動,馬上就到了妖王指定地點。

看這景象確實壯觀。話不多說馬上就切入戰鬥了。

這一波足足十八連打,因為我的角色剛成形不久打的還不是很快,不過有這等效率還是非常可觀的。

「劉源,別玩電腦了。從小到大就只知道玩玩玩。出來媽跟你說點事。」

「好的。稍等一下媽。」因為是大年三十,我還是比較聽話的,剛打完當前的怪物我就下線了。

「龍林你慢慢殺,我待會回來找你。」

「好吧,源哥新年快樂,替我向阿姨問好。」

到了客廳,我真為我自己的聽話而後悔了。家裡來了一個客人不是別人,正是張阿姨。

「張阿姨好!」此刻想要躲已經來不及了。

「劉源啊,快讓阿姨看看。」張阿姨像觀察動物一樣對我左看右看的,完全不顧及我的感受。

「標緻,標緻的很。嘿嘿嘿。」張阿姨說著咯咯直笑。

很明顯,老媽是要給我相親,雖然我很反感現在就相親,但是張阿姨說話還是挺有譜的,這麼直白的誇我長的帥,好話對誰都是適用的。我當然也不例外,這讓我對張阿姨有了不少好感。

「劉家嫂子。是這樣,女孩是個醫生在我們縣城醫院的。單位是非常不錯的,人也是長相清秀,相當乖巧。」

我媽聽了咯咯直笑。兩人一言我一語的說個不停。我在一邊實在插不了話也不懂說啥,就找個接口走開了。

本來想要繼續上號的,可是沒等我電腦打開來。我媽又把我叫出去了。

「我兒子是專門搞電腦的,你看看大年三十還這麼忙。」

我媽這是誇我事業心重呢。可是我是在玩遊戲,但是我又不能說。

「是是是,現在年輕人做的事咱也不懂,都是高科技時代了。能學會手機已經是非常不容易了。」

張阿姨附和道。

「劉源,叫你出來呢,是這樣,明天也是過新年,我和張阿姨商量好了。你呢,就跟女孩子見一面。」

不是吧,這麼著急。

「會不會太突然了。」好歹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吧。我剛要拒絕話就被我媽搶去了。

「好嘞,過年能有啥事,明天就讓劉源跟女孩見一面。」

既然都不要問我的意見,何必又叫我出來。

這時候已經沒有任何心思繼續玩遊戲了。本來想就這樣睡覺的,可外面的鞭炮聲太響了,翻來覆去就是睡不着。

不知過了多久,龍林卻來了電話。

「劉源鍋鍋,打起來了。」

「什麼意思,什麼叫打起來了。」

「幫派!我們跟其他幫的打起來了。有人勾我們的魂!」

「這遊戲的玩家素質不是都高的嗎,怎麼除夕夜這麼團結的節日還會出這樣的事。」

「具體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據說是挖圖的都是對面的人,本來人家組織這波除夕夜狂歡的,結果讓我們的人上來搶了。」

「不至於吧,我們倆能殺多少哦。」我沒好氣的說道,要是為這點雞毛蒜皮的事大打出手沒這個必要吧。

「額,你下線之後我在幫派群里說了,結果大家都上來了。」

龍林說話聲音越說越弱,原來這場糾紛歸根結底是因為他啊。

看的出來他挺內疚的。

「不就是玩個遊戲嘛,打就打唄。」

「不是,沒那麼簡單,人家幫主放狠話了,只要是我們幫的不管有沒參與,只要上線都會被勾魂。」

這麼厲害嗎?要知道勾魂得花錢,這可是真金白銀,看來對面的幫主實力非同一般。

「我已經被勾魂兩次了。第一次被打的時候我道歉了,結果他們直接說要殺到我退游。本來想事情沒那麼大,以為他們嚇唬我,沒想到沒多久又來了。」龍林委屈的說道。

「那你下線不就好了。」

「是啊,我可不就下線了。可是……」

「可是啥?」見他欲言又止的樣子,我沒好氣的說道。

「可咱幫主也不是吃素的呀,幫里已經組織人去對殺了,很有可能這仇怨會從線上轉到線下。」

「啊?」實話說我還是挺吃驚的,這種事可大可小。真要轉移到線下,那這個梁子就結大了。我又安慰了龍林幾句才掛了電話。

幫派里出這樣的事,不過應該很快就過去了,我沒放在心上,現在頭疼的是明天的相親要怎麼解決。

就這樣我幻想着明天即將可能發生的事,在除夕夜熱鬧的鞭炮聲中逐漸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