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禁止覬覦漂亮小炮灰 快穿:禁止覬覦漂亮小炮灰第2章 嬌縱小少爺在線免費閱讀_格林小說
◈ 快穿:禁止覬覦漂亮小炮灰第1章 驕縱小少爺在線免費閱讀

快穿:禁止覬覦漂亮小炮灰第2章 嬌縱小少爺在線免費閱讀

燈紅酒綠的歌廳,音樂聲震耳欲聾,啤酒瓶子歪倒在桌邊,空氣似乎凝滯在一處,堵的人心裏發悶。

「放開我!我不認識你!」

「得了吧小崽子,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我是什麼人,到了這時候還裝清高?」

白鈺被高壯的男人拖拽了有百餘米,一張嬌俏艷麗的小臉上,原本紅潤的嘴角失了血色,圓圓的貓眼滿是驚恐,豆大的淚珠一點點從雪腮旁邊滾落,墜到下面堅硬的大理石地板上。

身上原本的高定羊羔絨毛衣早已髒的不成樣子,翻卷到腰窩上,露出了一節腰肢,白的晃眼。像極了被忽然關進籠子里的嬌貴金絲雀正在倉惶地尋找出路。

「我不行,我真的不做這個,我能給你錢……」

破碎的哭腔未能激起那滿臉橫肉的高壯男人的同情,反而被拖拽的力道更大了些,皮肉和地板相撞發出刺啦的聲響。

「停手。」

一道漫不經心的聲音從白鈺耳邊響起,聲音不大,無端帶着些懶散勁。

白鈺小心翼翼吸吸通紅的鼻子,抬起淚眼朦朧的眼眶,看向停留在他身前的男人。

他個子很高,右耳上墜着銀質耳飾,看不清形狀。鼻樑高挺,薄唇微微抿起,眼瞼懶懶耷拉着,微微上挑的眼角夾雜着幾分不耐。

骨節分明的手中夾了一根細條香煙,正往上冒着淡淡的白煙,無端有一種懶散乖張的氣質。

「這小崽子我要了。」他再度開口,玩味的目光在白鈺臉上停留幾許。

會撓人的漂亮小金絲雀,養個十天半個月的,倒是不費什麼力氣。

「小秦總,這小崽子還沒教好呢,恐怕是伺候不好您。」方才還滿臉橫肉,一臉囂張的男人諂媚地湊上前去,原想再勸告一番,卻被一個眼神擋了回來。

秦放看着還獃獃愣在原地,搞不明白局勢的漂亮小人。

要是照着他原來的脾性,早就撒出來一沓錢讓人直接滾蛋,但是和他還沾着淚珠的眼睛忽然對視一下後,剛開始心中的那股煩躁勁莫名散下去了七八分。

他走上前去,繞到白鈺身後,像拎小雞崽一樣勾住他的後頸讓他站起身,手指慢條斯理地下移,直到……

白鈺的褲腰帶上!

「你做什麼!」白鈺氣急,一張嫩生生的小臉被氣的通紅,眼睛濕漉漉的,霧氣朦朧,剛剛止住的淚花下一秒彷彿又要哭出來。

這人,這人怎麼這麼壞!

他原本以為,他是來幫他的……

都是壞人!

「腰帶好像有點緊……」秦放輕輕垂眸,指腹摸上了金屬腰扣輕輕敲擊了兩下,鼻尖傳來了他身上特有的清甜味,和他本人一樣又軟又甜。

他這人不喜歡太嬌氣的小情人,但是假如這小金絲雀識相,他倒也能嘗試着換換口味。

「啊?好像有點緊了,但是以前是剛剛好的。」白鈺愣了一瞬,感到身後的人溫熱的呼吸噴洒在他耳後,腦袋一陣一陣發昏,纖弱的掌心無意中包裹住秦放的大掌,倉皇地解釋着尺寸的問題。

興許是剛才被壞人拖拽的時候不小心碰到扣帶了。

「跟你一樣嗎?」秦放故意湊在白鈺耳邊提問,聲線偏偏正經又端正,彷彿兩人只是在討論褲腰帶的問題。

白鈺不可置信般瞪大了雙眼,貝齒抵住唇角,整張臉像是一個剛剛被煮熟的蝦子。

怎麼,怎麼能這樣問。

系統,我不行,我不做這種任務了!他眼眶紅紅,嘴角一撇,開始在腦袋裡呼叫系統。

006再一次感受到自己宿主的怨念,好好的統都要英年早衰,零件老化了。

它耐着性子輕哄道,寶寶,咱們本來就是小炮灰,這些是小炮灰必須要經歷的事情,忍耐忍耐就好了。

現在被人調戲了兩句,就委屈成這樣,以後因為阻撓男主慘死街頭的時候可怎麼辦?

系統默默點了一根電子煙,45度仰頭不讓自己的賽博眼淚從空中流下。

可是,可是……

白鈺可是了半天沒可是出來,他本能的想去反駁,但是又找不到合適的理由。

配合006做任務,扮演好小炮灰的角色,讓世界線能完整運行,這是一人一統早就商量好的。

他不想做言而無信的人。

秦放看着懷裡的人莫名其妙又跑了神,心中有些不悅,手臂勾着他的腦袋,就把人往自己在歌廳單開出來的包間帶。

「你做什麼?你要帶我去哪裡?」白鈺比他低了一整頭,忽然被人攬着往前去,身子失了重心,倉皇地抱住了秦放的勁腰。

秦放懷裡一沉,感覺自己好像是抱了一團棉花糰子,往下看剛好能瞟見他微微鼓起的臉頰,細白漂亮的手指緊張地攥着自己的衣角,活脫脫一隻受了驚的鳥雀。

白鈺在他懷中奮力掙扎,不知道哪裡來的力道,將兩人之間的距離猛然拉開了半個身形,空出來的掌心猛然拍上了秦放的臉頰,發出了一聲脆響。

秦放停下腳步面色不善,周遭之間的空氣忽然沉靜下來,只剩下台前躁動的音樂還在不知疲倦地播放着,白鈺甚至能透過鬧人的音樂聽見自己心臟倉皇的蹦跳聲。

「你,你怎麼沒躲開?我不是故意的,你看,我的掌心還被拍紅了呢。」白鈺磕磕巴巴地解釋,貓眼似的眼睛中不自然地眨了眨,聲音越來越低,自己也沒了什麼底氣。

秦放着頂着臉上明晃晃的紅印子,自己都快被氣笑了,他才是被打的那個,這人居然還有膽子惡人先告狀?

他將腿微微分開,雙手搭在自己的腰間,凌厲的雙眸看向已經被嚇的閉上眼睛的小鵪鶉輕笑兩聲:「好好好,從沒人敢這麼打過我,你等我……」

白鈺面色發白幾乎要昏過去,他心中暗暗提起一股勁,趁着面前的男人還沒反應過來,使出來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就往外面沖,小腿肚子一邊跑一邊打顫,連回頭去看看的勇氣都沒有。

秦放氣的牙根發癢,條件反射性地要把人給拉回來,卻不小心觸到了自己腰腹部的舊傷,疼的倒吸一口涼氣,眼睜睜地看着白鈺在他眼前沒了蹤影。

「小秦總!你歇着,我去追!」剛剛圍聚在秦放身邊的狗腿子這才反應過來方才發生了什麼事情,着急忙慌的就要把他剛剛看上的小鳥雀給重新抓回來。

「還追個屁!」秦放往牆上踹了一腳,那小金絲雀早八百年飛沒影了,現在去追倒顯得是他倒貼着那小崽子。

就他那樣被風一吹就能跑的東西,渾身上下沒個二兩力,他秦放隨手便能抓過來八百個。

他今天是被那張人畜無害的小臉迷昏了頭了,要是他再湊到那小崽子跟前,他從此秦放兩個字倒過來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