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絕武強龍陸澤 第5章_格林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更何況不靠別人,他如果真缺錢,連夜趕出幾幅畫,放到市場上也能賣幾千萬。
趙家人不相信他,還跟着馮家父女嘲諷,陸澤何必再去搭理他們?
「一個電話?
無數人?
求着你收下?」
馮鶯鶯彷彿聽到天大笑話一般,嗤笑道:「喂!
大哥,醒醒!
怎麼大白天就做起夢來了啊!」
柳長華聽到陸澤這話,也笑出了聲:「鶯鶯,你可能誤會了,這位小兄弟說的是津巴布韋幣,不是咱夏國的錢。」
「津巴布韋幣貶值嚴重,在他們國內,一億也就買盒火柴。」
「他一個電話,或許真有人會給他拉來幾車這種廢紙呢!」
馮鶯鶯聽後不屑道:「用車拉多費勁啊!
想要一億,打電話給喪葬品店呀!」
「一張冥幣都可以寫十億,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她的臉色一冷,帶着威脅意味說道:「我沒空跟你閑扯,你必須跟我去趙府,當著所有人承認自己是騙子!」
趙府盲目相信陸澤,一直在等他給趙凌妃治病。
她千辛萬苦求老師過來,卻吃了閉門羹,臉面無光,感到恥辱。
認為陸澤是造成這一切的原因。
「我若不去呢?」
陸澤眼中結霜,淡漠問道。
「不去?」
馮鶯鶯彷彿早就知道陸澤會拒絕,並沒有太生氣,冷笑道:「我是帝都醫科大學的博士,也是市首的女兒。」
「你是蘇家人吧,聽說還是個上門女婿。」
說到這裡,她聲音一頓,神情更加鄙夷。
「蘇家好像是三線家族,旗下有個蘇氏投資集團,應該經常跑市政辦理各種手續吧!」
「如果我給市政各機構打聲招呼,讓他們照顧一下蘇家,你說他們會怎麼做?」
聲音帶着濃濃威脅。
陸澤臉色不由一沉,冷聲道:「你知道這樣做,會有什麼後果么?」
「後果?」
馮鶯鶯聽後一愣,接着不屑道:「你想知道後果是吧,好!
我告訴你!」
說完來到一位環衛工人身邊,笑問道:「阿姨,您叫什麼名字?」
正在掃地的老婦回道:「我叫陶阿蓮,姑娘,您有事?」
馮鶯鶯擺了擺手,撥通了環衛局的電話,打開外放後,對着電話說道:「環衛局的孫局長是吧!
我是馮鶯鶯,聖華路有個環衛工叫陶阿蓮。」
「我看她不爽,讓她立刻下崗!」
「好的,馮小姐,我立刻辭退!」
對面立刻傳來了一道諂媚聲。
轟!
老婦人驚的掃把都掉了,生氣又不解的質問道:「姑娘,您這是什麼意思啊!」
「總不能看我不爽,就讓局長把我辭退吧!
太欺負人了!」
馮鶯鶯聽後,攔住一輛巡邏車後,表明身份後,指着老婦人對巡察道:「這個老婦打我,關起來蹲兩個月!」
「馮小姐放心,我這就把她抓起來!」
巡察下車,直接把老婦扣了起來。
「啊!」
老婦嚇得眼淚都掉下來了,趕忙解釋,「我沒有打她,我碰都沒碰她啊!」
「姑娘,我錯了,求您放過我吧,我給你磕頭還不行么!」
「求你了,我老公卧病在床,兩個兒子又不孝順,老兩口就靠這個工作吃飯呢!
嗚嗚…」馮鶯鶯卻是無動於衷,雙手環胸如看螻蟻。
老婦被押上車,揚長而去。
馮鶯鶯做完這一切,來到陸澤面前,得意道:「看到了么,我讓老太太下崗,她就要下崗!」
「那老東西不爽,只是反駁了一句,我就讓她進去了。」
「這,就是後果!」
「對我來說,你和她沒什麼區別,只是一隻可有可無的螞蟻。」
「我想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
陸澤臉色刷的沉了下去,眸子里捲起了冰霜。
「怎麼?
還是不服?」
馮鶯鶯冷笑,道:「好!
那我再演示一遍。」
說完,她站在江北國際酒店門口,喊道:「我叫馮鶯鶯,讓你們經理立刻來見我!」
經理跑着出來,見是市首的女兒,立刻點頭哈腰。
馮鶯鶯鼻孔朝天,冷聲道:「你們剛剛接待了一位我討厭的客人,我很生氣,立刻關門三天!」
經理一愣,趕緊點頭回了大廳。
不一會,客人們全部離開。
其中不乏一些江北名流,本來滿腹牢騷,見到馮鶯鶯後立刻閉了嘴。
「我說呢,原來是馮小姐,哪個王八蛋惹您生氣了?
我幫您教訓!」
「誰不知道馮小姐是市首的千金啊!
居然還有人不知死活惹您?」
「馮小姐,您什麼時候有空,我請您吃個飯唄!」
眾人賠上笑臉跟她打招呼。
「看到了沒有?
我說什麼就是什麼!
誰都得給我面子!」
「你若不跟我去趙家,蘇家就會跟江北國際酒店一樣。」
「我讓它什麼時候開業,它就只能在那個時候開業!」
「如果敢反駁一句,蘇家不光永遠做不成生意,還得進局子!」
馮鶯鶯不無得意的踩着碎步,緩緩來到陸澤身邊,一字一句的說道:「我就問你,去,還是不去!」
她猶如高貴的女王,揚着高傲的頭,滿眼蔑視。
陸澤冷冷一笑,淡漠道:「好吧!
既然你那麼想要面子,那我給你個面子!」
「只是怕,我把這個面子再要回來時,你得跪着送回來!」
第65章這才是他的高明之處「跪着送回來?」
馮鶯鶯一愣,噗呲笑道:「不說送不送,你一個三流家族的上門女婿,能給我什麼面子?」
「你只能無條件服從!」
說完,她轉身對柳長華問道:「老師,要不咱們吃完飯就過去?」
「不用了!
柳長華擺了擺手:「治好趙凌妃的病也就一會功夫,不耽誤!」
他冷冷看了陸澤一眼,徑直朝車上走去。
一個江湖騙子入戲太深,還真把自己當成人物了!
馮鶯鶯是市首的女兒,我都要給點面子。
這傢伙卻沒有一點敬畏之心,滿臉輕視,神情冰冷,傲氣的跟王爺一樣。
你算什麼東西?
一個剛出獄的勞改犯!
一個三線家族的上門女婿!
誰給你的勇氣?
柳長華本就憋了一肚子火,越想越氣。
自己是帝都中醫科學院資深教授,中醫內科專家,治好的疑難雜症數不勝數。
曾用中藥和針灸逆轉過三例中期癌症患者,轟動一時。
這身份到哪不是夾道歡迎,奉為上賓?
今天因為這個騙子,竟然在小小的江北吃了閉門羹!
他怎能不氣?
你趙家不是認為我不如陸澤么?
那我證明給你們看!
狠狠打你們所有人的臉!
三人很快來到趙府。
市首馮遠明接到女兒的電話,也趕了過來。
趙傅拉着陸澤進了客廳,趕緊招呼下人看茶。
馮鶯鶯看到這一幕心生妒忌,拉着臉道:「老爺子,您不用這麼客氣,陸澤過來只是想告訴你,他治不好趙凌妃的病。」
眾人皆是一愣。
趙傅不相信道:「陸先生,我孫女的病,您真治不了?」
老大趙同甫眼神暗淡不少。
趙家其他人也圍了上來,神情十分着急。
陸澤搖頭晃腦,沒有說話。
馮鶯鶯笑道:「你們別問了,他行騙被我抓了個正着,已經沒臉說話了。」
老二趙興業搖頭,不相信道:「陸先生住在望月山,能住起那個地方的人,怎麼可能是騙子?」
「而且,吳天德在陸先生面前也是滿眼恭敬。」
趙家人紛紛點頭,認同老二的判斷。
「這才是他的高明之處啊!」
馮鶯鶯解釋道:「要想騙大錢,肯定要好好包裝!」
「不租別墅住,裝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怎麼騙得了高門大戶?」
「望月山別墅,一年租金兩百多萬,騙你們幾千萬都夠住幾十年了!」
「老爺子,你和吳天德都被假象迷惑了!」
眾人聽後一臉茫然,見陸澤沒有反駁,心裏更加疑惑。
「老爺子,你們中陸澤的毒太深了。」
馮鶯鶯搖了搖頭,嘆息道:「你們想想,如果陸澤真有能力,趙行長給他一億報酬,他為什麼不收?」
「因為他怕治不好露餡!」
「這傢伙知道規避風險,不敢在趙府造次!
說明他很聰明!」
一番解釋下來,眾人眉宇間多了些狐疑。
馮鶯鶯說的多少有些道理。
那可是一億報酬啊!
如果陸澤有那個能力,他為什麼不拿?
馮鶯鶯見趙家人沉默,知道他們已經對陸澤產生動搖,於是對趙傅說道:「老爺子,這位是柳長華教授,我的博士生導師,也是赤龍盤山針的傳人!」
「只要他出手,妃妃的病絕對能好!」
柳長華一臉傲然道:「沒錯!
我之前只掌握赤龍盤山針錢十二道針法。」
「閉關兩年,已經參悟透了赤龍盤山針剩餘的六道針法,現在對我來說,治好趙小姐的病只在分鐘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