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絕武強龍陸澤 第3章_格林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說完這話,他又重現坐回沙發,擺成剛才的姿勢,冷笑:「通篇廢話,將道義拉到你一方,指責我言而無信。」
「隻字不提你嫁給上官家,想藉此對抗我,讓陳家東山再起的事實,破壞咱們當初的約定,到底誰在言而無信?」
陳羽凰眼中閃過一抹慌亂,用裙擺蓋住露出的雪白長腿,坐了起來。
「嫁給上官家非我願,只有上官家才能幫陳家還清百億欠款,而這一切都是你逼的!」
陳羽凰怨毒道。
陸澤卻是呵呵一笑:「陳總,看來你還是不誠實啊!」
「據我所知,陳家還有三家企業,總市值在百億左右。」
「你們賣掉,完全可以還清欠款,做一個普通人。」
「可你們不願意,非要和上官家結為姻親,敢說沒有東山再起的意思?」
「敢說沒有繼續對抗我的意思?」
「至於你說是我逼得,那當初你盛氣凌人,也是我逼的嘍?」
陳羽凰見陸澤對陳家想崛起的想法依舊抵觸,也不裝了,冷笑道:「沒錯,陳家和上官家結為姻親,就是想對抗你!」
「木已成舟,你能奈何陳家?」
「上官家是帝都第一門閥,哪怕你是劍修半步天至尊,想動他們也得掂量一下!」
「不然你現在動我一下試試?
信不信我讓上官家全部趕過來?」
陸澤見陳羽凰一臉得意,還帶有一抹威脅意味,不屑道:「那你叫啊!
我都進來二十分鐘了,你怎麼沒有任何動作?」
陳羽凰狠狠一愣,嘴唇緊抿,不言語,只是死死瞪着陸澤。
「行了,我來替你說吧,因為你現在就是一個怨婦,怨恨陳家為了崛起拋棄你,怨恨上官雲台變tai,他這兩天,應該沒少騷擾你吧。」
「你反抗了,因為臉有些腫,哪怕厚重的遮瑕霜,都有些蓋不住。」
「但上官雲台肯定沒動你,因為他想和上官老祖共享,對嗎?」
陳羽凰臉色驟然一黑。
沒想陸澤看起來弔兒郎當,卻對她心思把握的如此細膩,猜出了內心深處的想法。
「因此,你都想報復!
都不想大家好過,最好讓我和上官家拼個你死我活,同歸於盡,是嗎?」
「也許當我出現時,你腦海中突然出現過這種想法——再和陸澤做一次,綠了上官家,不能便宜了他們!」
「因為在你看來,陳家就該賣掉三家企業,做回普通人。」
「而不是把你交給一群瘋子,讓他們肆意揉虐。」
「在你看來,哪怕我再不是東西,也總比做三人運動強,尤其還有一個九十多的老頭。」
「沒錯!」
陳羽凰凄慘一笑,咬着貝齒道:「相比你這種垃圾,我更不想便宜了上官家。」
「我確實想和你再做一次,然後找個合適的時機,告訴上官雲台,激怒上官家,讓他們不得不殺了你!」
「這就是我的真實想法,死前能拉上你墊背,也是一件美事!」
「但問題是,我願意做,你現在敢嗎?」
她挑釁似的冷笑,滿眼嘲諷。
在陳羽凰看來,哪怕陸澤很強,也不敢跟她做,為了一個女人,犯不着得罪上官家這個龐然大物。
可令她沒想到的,陸澤卻是緩緩起身,朝她走了過去……第1028章入職萬義集團「你確定上官家能殺得了我?」
陸澤來到陳羽凰旁邊,冷笑。
「上官老祖是天至尊,上官家有十一位地至尊,哪怕殺不了你,也能讓你丟半條命!」
「只要你成了殘疾,再也沒有現在的囂張,我也能含笑九泉!」
陳羽凰大有一種視死如歸的想法,繼續用挑釁的眼神看着陸澤。
「看來你對我的恨,和我對你腿的喜愛一樣,一月不見,不僅沒有削弱,還更加強烈了!」
陸澤搖了搖頭,顯然也沒想到,陳羽凰這女人那麼記仇。
陳羽凰鄙夷一笑,轉身去了房門處,擰上了門鎖。
趴在床頭,背向陸澤,慢慢捲起裙擺,露出一雙雪白修長。
陳羽凰轉頭看向陸澤,帶着無限鄙視,挑釁道:「我都那麼主動了,你敢嗎?
只會在那裡廢話,有本事來呀!」
「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風流,這有什麼敢不敢?」
陸澤笑着來到床前,裙擺摩挲,再次被拉高。
陳羽凰美眸一顫,她沒想陸澤竟然真敢動手!
「恐怕你最後連鬼都做不成,只有灰飛煙滅的份!」
陳羽凰剛咬牙說完,後面就受到一股強大撞擊,瘋狂搖晃起來……三個小時後,陸澤訕笑着下來。
「你你你,你搞裏面了?」
滿臉是汗的陳羽凰難以置信,怒的想起來殺了陸澤。
可身體一點力氣沒有。
「不怨我啊,你雙腳勾着不松啊!
陳總,咱們來日方長!
再見!」
陸澤壞笑一聲,瞬間消失在窗戶邊。
「混蛋!
賤種!
垃圾!」
陳羽凰努力撐起身子,去了浴室。
嘩啦啦水聲響起,至於是不是洗澡,那就不知道了。
半個小時後,陳羽凰看着地板上那幾朵梅花,嘴角揚起了一抹凄慘笑意。
雖然不是安全期,但也沒買葯的必要了,用不了幾天,上官老祖就會知道她不純了。
勢必會先殺了她,然後去找陸澤,到時這個混蛋不死也要殘廢!
但她學聰明了,做了最壞打算。
如果陸澤只是殘廢,也不能讓他好過,哪怕噁心他一下也行。
跟陸澤有仇的人,可不止她陳羽凰一人。
想到這裡,陳羽凰撥通了崑崙會會長耿仲嗣的電話。
三長老耿存烈的兒子,耿家家主,萬義集團的實際掌控人。
她來到帝都後,上官雲台為了預熱婚禮,帶她結識了許多權貴。
其中就有耿仲嗣。
「耿家主,您不是向我打聽過陸澤的親人、朋友,還他這二十八年來,事無巨細的生活軌跡嗎?」
「我給你介紹一個內行,陸澤穿開襠褲時,兩人就認識……」陳羽凰介紹起來。
「好好,我這就打電話,陸澤和誰最親近,還有她母親的事情,您都可以問她。」
她掛了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響了幾秒接通。
電話那頭傳來一道疲憊的聲音。
「請問,您是哪位?」
「我是陳羽凰,蘇天薇蘇小姐,對吧!
江北那場商戰,我讓你損失了兩億,心裏實在過意不去。」
「所以為了彌補,我通過關係幫你找了一個更好地發展平台,入職萬義集團怎麼樣?」
「沒錯,崑崙會會長耿仲嗣的企業……真的,騙你幹嘛,耿會長那邊都同意了,很欣賞你的能力,想讓你當市場部的副部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