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救命,喝醉酒和女神結婚了全文 第7章_格林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說明:松筋正骨手,可有效治療跌打扭傷。】

蘇辰領取了這個技能包。

再說一次,這個系統真的很人性化!

「冰冰姐,你的腳都那麼腫了,怎麼能不治療?」

蘇辰頗為嚴厲的說著。

「我看看。」

蘇辰站起來,在李若冰旁邊坐下,兩人離得極近。

隨着蘇辰的靠近,李若冰看似平靜的眼眸,閃過一絲慌亂。

好近!

他身上的味道好迷人!

「哎?小辰辰,你做什麼?」

見着忽然伸手抓住自己腳丫子的蘇辰,李若冰俏臉微紅,眼中的慌亂更明顯了。

她的腳丫子很敏感!

蘇辰此時認真的觀察着李若冰的腳丫子。

她的小巧的腳,勻稱瘦長,雪白雪白的,腳趾頭像嫩藕芽兒似的,真是冰肌玉骨!

「咳咳…」

蘇辰意識到自己關注點不對勁,他急忙咳嗽一聲。

蘇辰解釋道,「冰冰姐,我學了正骨按摩,我給你揉揉,不然你的腳腫了,很有可能走路都有困難。」

李若冰倒是不在意,她擺擺手,「不用了,一點小扭傷,不用大驚小怪的。」

蘇辰語氣一下子更嚴厲了,不容置疑的說道,「不行!必須治療!」

見着霸道起來的蘇辰,李若冰愣了一下。

哇,他霸道強硬的樣子,好帥!

而蘇辰也在這句話說完,也就硬氣了這兩秒鐘。

然後就慌了。

他這麼凶冰冰姐,冰冰姐不會給他來一頓毒打吧?

就在蘇辰心裏忐忑不定時,聽到了李若冰的聲音。

「哦,那隨便你。」

蘇辰一驚,有些詫異,冰冰姐今天這麼好說話?

應該是她現在有求於自己,不然要是以往,他這麼凶她,他的墳頭草該有兩米高了。

李若冰的聲音微顫,不似平時那般清冷淡定。

只是蘇辰注意力全在她的腳上,根本沒注意到。

蘇辰將李若冰扭傷的玉足放在自己膝蓋上,他用雙手捏住她的腳丫子,開始緩慢的按摩,手法非常老練。

冰冰姐的玉足,觸碰的第一感覺就是好軟,好潤,好像他稍微一用力,就能掐出水來。

蘇辰全神貫注的在給李若冰按摩,他的神色非常認真。

而李若冰此時,也從剛剛的慌張中冷靜了下來。

只是她的腳真的很敏感,她雪白精緻的俏臉,悄然爬上一抹異樣的紅暈。

這傻弟弟是故意的吧?

他什麼時候學會了按摩?

她太了解他了,連他喜歡穿什麼顏色的內褲她都知道。

他是不是故意想藉機親近自己,想藉機玩弄自己的玉足?

傻弟弟真是個小色狼呢。

可是…

她一點都不討厭被他佔便宜,相反的,她心裏還像吃了糖一樣,有點甜甜的。

李若冰的視線,不受控制的,被蘇辰帥氣迷人的臉吸引。

認真的男人真的好有魅力。

不!!

應該說,是她家認真的小辰辰,真的好帥氣啊!

「冰冰姐,還疼嗎?」

「冰冰姐,要不要輕一點?」

「冰冰姐,舒服嗎?」

蘇辰也不知道這個技能的效果到底如何,他一邊揉着,一邊小心翼翼的詢問。

他也不敢太用力,要是不小心弄疼了這女惡魔,她非常有可能一腳把自己踢飛兩米遠。

「冰冰姐?」

蘇辰連問了幾句,發現李若冰都沒有回應。

他下意識的抬頭要看她。

可他剛有抬頭的痕迹,耳邊就傳來李若冰暴躁的聲音。

「臭弟弟!不準看!敢看過來挖了你的眼睛!」

李若冰的另一隻腳,踩在了他的背上,非常兇狠!

蘇辰,「……」

「哦。」

蘇辰應了一聲,只好低頭,繼續認真的給她按摩。

果然,冰冰姐變得嬌羞甜美什麼的,都是錯覺!

「給我一張紙巾。」

「哦。」

如果仔細聽,會發現李若冰的聲音,有點點不自然。

就這麼揉了十分鐘後。

李若冰詫異的轉動自己的腳踝,發現剛剛還有些疼痛感的腳踝,此刻無論怎麼轉動,一點疼痛都感受不到了。

就算是用藥,也不能好這麼快,蘇辰只是這麼按摩就好了?

好神奇!

「喂,小辰辰,你是從哪學來的按摩手法?」

李若冰奇怪詢問。

蘇辰淡定的說道,「就是網上看視頻隨便學的。」

因為系統有過說明,他獲得的獎勵,系統會讓獲得的獎勵,變得正規自然。

果不其然,李若冰聽了這個解釋,倒也沒懷疑。

之後就是安靜。

蘇辰看了看時間,已經快十二點了,他都差點忘了,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他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結婚證,對李若冰說道,「冰冰姐,你那個主持人崗位竟選,什麼時候結束?」

李若冰眼神一冷,非常有殺氣,「問這個做什麼?」

「當然是要離婚啊,等你竟選崗位結束,我們就離婚。」

離婚是蘇辰早就想好的。

他和冰冰姐又沒有感情,又不是男女朋友,總是要離婚的。

而且他已經開啟打卡模式了,就算是現在離婚,這個模式應該也不會關閉。

但是蘇辰還是得等李若冰的那個主持人崗位竟選結束,這樣才能離婚。

冰冰姐凶歸凶,但畢竟是自己的親姐姐一樣的,他能幫忙自然會幫忙。

李若冰冷冷的盯着蘇辰。

一時間不說話。

這種目光讓蘇辰很虛,像是感覺她下一秒就會把自己殺了,然後直接毀屍滅跡。

他沒有得罪冰冰姐吧?

李若冰收回目光,平靜的說道,「這個崗位還得要三個月才能結束竟選。」

蘇辰皺眉,「三個月?」

蘇辰思考了片刻後,堅定的說道,「行吧,那三個月後,無論你競選是否成功,我們都去民政局離婚。」

「好啊,小辰辰,我們三個月後,就去離婚。」

李若冰有趣的看着蘇辰,此時她的眼眸,燃燒着戰鬥的火焰。

三個月的時間足夠了。

她要在三個月內,把這個傻弟弟攻略成功!

他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被李若冰這樣盯着,蘇辰心裏莫名的寒冷。

她像是一頭兇狠的大灰狼,而自己則是成了她的獵物。

那是一種勢在必得的眼神。

冰冰姐心裏又在想什麼陰謀詭計來折磨他?

蘇辰後背冷颼颼的。

蘇辰將結婚證收好,他又提醒道,「冰冰姐,我們結婚的這件事,只能我們兩個知道,絕對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

李若冰現在是公眾人物,還是最當紅大明星,要是她結婚的消息被曝光出去,肯定會影響到她的事業。

「哦。」

李若冰懶洋洋的回答,一點不在乎的樣子。

蘇辰想了想,又很認真的說道,「還有,絕對不能讓我爸爸媽媽,還有伯父伯母知道!」

要是讓他爸爸媽媽知道他和冰冰姐領結婚證了,那這件事,就沒那麼容易收場了。

他老爸老媽,從小就給他灌輸長大後要娶冰冰回家的思想,做夢都想要冰冰姐成為兒媳婦。

至於冰冰的父母。

冰冰姐的母親還好。

冰冰姐的爸爸,那就很危險了,李伯父是一個女兒奴,從不輕易允許男性靠近他的女兒。

冰冰姐都大學畢業三年了,還沒有過男朋友,他嚴重懷疑,就是李伯父在暗中阻攔。

至於他?

在李伯父眼裡,自己跟他兒子一樣,不是正常男性,不是那種會拐着她女兒的。

但是現在,要是讓李伯父知道,自己跟冰冰姐領了結婚證,拐走他的女兒。

就跟自己養的白菜,被隔壁鄰居養的豬給拱了。

李伯父得錘死自己!

李伯父可是散打冠軍加拳擊手冠軍,武力值可怕得很!

雖然他蘇辰才是被拐騙去結婚的那一個,但是這樣的解釋根本沒人會相信。

畢竟李若冰是誰?

她可是現在最火的國民女神,她的追求者,排起來能繞地球一圈,這樣的女神,她會欺騙一個還沒畢業的大學生去結婚?

想想都不可能。

李若冰對蘇辰露出一抹甜美的淺笑,非常真誠,「小辰辰,你放心,我不會跟別人主動提起我們結婚這件事。」

蘇辰這才放心的點頭。

他卻是沒有注意到,李若冰此時嘴角微微勾起,又美又聰明,像是一隻狡猾的小狐狸精。

她是不會主動說。

但是如果發生什麼意外呢?

嘻嘻。

傻弟弟真呆,好可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