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嬌嬌夫人撩人心魂,冷傲少帥拿命寵整本閱讀 第9章_格林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姜寺嶠來了。

說來諷刺,這是他們倆的新房,卻幾乎沒有他的東西。

他之前並不住這裡。現在仍在他的舊院住着,偶然在外書房做做樣子。

顏心和他結婚十幾年,兩人幾乎沒住過同一個院子。

「……聽說你出疹子,都好了吧?」姜寺嶠笑了笑,淡淡問她。

他生得好,有雙漂亮的丹鳳眼,眸似點漆,又白凈斯文,是非常難得一見的美男子。

他今日穿了件天青色長衫,溫潤矜貴。

可惜內里草包。

一輩子沒有承擔過半分責任,沒有賺過一分錢。

靠着顏心,走出去人人稱一聲「四爺」,他仍把自己當世家公子。

顏心為了兒子,不敢離婚,忍了姜寺嶠十幾年,寧可花錢養着這個花瓶。

可最後……

她低垂了視線,將情緒深深藏在眼底。

彎腰將自己的醫書撿起,顏心抬眸看向姜寺嶠:「好多了。」

姜寺嶠的目光,落在她雪頸上。

一個很淺淡的痕迹。

看樣子,她的確剛剛出過疹子,不知道她好了沒有。

「千萬別過給我。」他在心裏想着。

嘴上卻道:「你好了,姆媽就放心了。」

顏心目光清冷:「那你呢?」

姜寺嶠一愣,繼而有點惱她不知羞,居然問這種問題。

他臉色微沉:「我也放心了。」

顏心淡淡嗯了聲,情緒全無。

姜寺嶠見她這樣平淡,更不高興了。

她問了,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她應該高興或者嬌羞,怎麼看上去冷冰冰的,好像根本不在乎。

既然不在乎,為什麼還要問他關心不關心?

姜寺嶠感覺在她面前落了面子,神色不善。

「四少過來,有什麼事嗎?」她問。

姜寺嶠:「阿爸回來了,晚上一起吃飯。姆媽讓我叫你。」

顏心:「知道了。」

說罷,她轉身回卧房。

姜寺嶠站在那裡,不上不下的,十分難受。

因為,顏心對待他的態度,像對待跑腿的下人。

他給了她體面,親自來告知她,她就這樣反應?

姜寺嶠惱羞,甩袖而去。

院子里的三個傭人,低聲議論:「四少爺和四少奶奶,好像吵架了。」

「四少爺只喜歡錶小姐,看不上四少奶奶。」

「四少奶奶嫁到我們家,高攀了,四少才會看不起她。」

顏心站在窗欞後面,靜靜聽耳房那邊女傭們的議論。

她安靜極了。

傍晚時分,顏心換了乾淨衣衫,打算去餐廳吃飯。

女傭梨雪卻主動道:「四少奶奶,您不知道餐廳在哪裡吧?我帶您過去。」

顏心院子里一共三名女傭,都是她婆婆章氏安排的。

兩個婆子,負責打掃漿洗等各種粗活;十八九歲的女傭梨雪,專門照顧顏心。

現在是民國了,家裡不準用賣身契的下人。故而女子出嫁,也沒有陪嫁的人了。

前世,顏心嫁過來後,女傭梨雪也百變刁難她。

因為梨雪之前是服侍姜寺嶠的,大太太章氏暗示過她,會讓她做姜寺嶠的姨太太。

梨雪想要壓住四少奶奶一頭。

顏心性格穩重周到。不想和婆婆結仇,她慢工出細活,花了兩年時間,才處理掉梨雪。

再看梨雪上蹦下跳的,顏心沒了耐心。

「好,勞煩你了。」顏心靜靜看了眼她。

待要出門,顏心又道,「稍等,我換一雙鞋。」

折返卧房,顏心拿了一根銀針,藏在袖底。

她這才和女傭梨雪出門。

姜家的院子,顏心走了十幾年,她可太熟了。

女傭只當她從來沒去過用膳的膳錦閣,將她往旁處帶。

顏心不動聲色,跟着女傭走。

她們走到了車馬房。

如今黃包車盛行,姜家還留了兩匹馬、一輛馬車外,新添了七輛黃包車,雇了好幾名車夫。

這些車夫大多進府不到一年。有個人嗜賭,每晚都要喝酒打牌。

傭人們拿了他們的好處,不會告訴主人家。

後來是大太太出門,車夫哈欠連天一身酒氣,差點撞到了電車,這才發現。

梨雪帶着顏心,直接往車馬房走過去。

「四少奶奶,您在這裡稍等,我想起大太太叫我帶東西,忘記了拿,我回頭去取。」梨雪急忙說。

她又指了不遠處的涼亭,「您不要去那邊,車夫們偶然過去,別衝撞了您。就在這裡等着。」

不遠處,就是車馬房。

那些車夫喝多了,都會到涼亭這裡尿尿。

此時夕陽落盡,天幕漸黑,偏僻處沒有路燈,黑黢黢的。

顏心:「好……」

女傭冷冷笑了笑,轉身要走。

顏心的手很快,刺向了她後頸穴位,另一隻手捂住了她口鼻。

她比女傭高半個頭,很輕鬆將她弄到暈倒。

顏心看着倒地的女傭,表情寡淡。

她轉身要走,去膳錦閣吃飯,免得公婆叔伯妯娌挑她的錯。

此時,卻有人鬼鬼祟祟朝這邊過來。

顏心一驚,下意識往旁邊的矮樹叢躲避。

這裡,是傭人們住的地方,家裡主子不會過來。

她還以為,是有人路過,或者來這裡幹什麼勾當。

不成想,那粗壯婆子,把一個白色東西,扔到了涼亭里。

那東西落地,聲響不大。

婆子左右環顧,非常緊張,快步離開了。

顏心微微咬住唇。

「這扔的,是什麼?」顏心暗揣、

她見婆子走遠,又在原地停頓了幾息,隱約聽到車馬房有人叫嚷,此地不能久留。

顏心快步去了涼亭,找那婆子扔的東西。

一見之下,大驚失色。

她急忙抱起,快步離開。

姜家的膳錦閣,此刻坐滿了人。

大老爺姜知衡今日回家,人人歡喜。

「小四,你媳婦呢?」大老爺看了一圈,還是沒瞧見新媳婦,有點詫異。

姜寺嶠結婚的時候,大老爺人在外地。

按說兒子結婚,父親應該回來的。

大老爺沒回來。一來是民國後,很多規矩摧枯拉朽倒掉;二則姜寺嶠是庶子,家裡並不重視他的婚姻。

第三則是顏心娘家門第凋零,姜家從上到下不把她當回事。

「快來了吧。」姜寺嶠蹙眉,「我告訴她早點過來的。」

一旁的章清雅,很是溫柔:「四嫂會不會迷路了?」

「不會的,她來過這裡。」姜寺嶠說。

應該來過吧?

他沒什麼印象了。

大老爺姜知衡掏出懷錶,看了看時間:「派個人去找找,怎麼還不來?」

又問,「姆媽呢?」

老太太也沒來。

大太太含笑,吩咐傭人趕緊分別去請。

很快,傭人先從顏心那邊回來,告訴老爺太太:「四少奶奶院子里的婆子說,她一早就和梨雪出門了。」

大太太微訝:「這是去哪裡逛了?真是淘氣。」

大老爺姜知衡面露不悅:「快要吃飯了,還逛什麼?」

怪顏心不懂規矩。

大太太笑了笑:「小孩子家的,玩心重。咱們家很多好東西,她沒見過,可能就逛忘記了。」

又喊了傭人,「再去找。」

傭人道是。

另一邊,派去請老太太的女傭,回來後臉色很不好。

「老太太的歡兒不見了,老太太正在發脾氣。」

大老爺一聽,哎喲一聲:「這可糟糕了。」

歡兒是老太太的命根子。

他急忙起身,去老太太的正院,飯也顧不上吃了。

其他人也跟着他走,呼啦啦一群人離開了餐廳。

只章清雅還坐着。

她端起茶喝了一口,露出一個淺淡的笑。

她脖子上被撓了一爪子,留下清晰血痕,不知哪天能復原。

撓她的畜生、抱着貓的賤人,都應該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