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嬌嬌夫人撩人心魂,冷傲少帥拿命寵整本閱讀 第10章_格林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章清雅帶着女傭,最後一個趕到老太太的院子。

老太太正在發脾氣。

「……貓夜裡出去玩,也是正常的,姆媽。」大老爺姜知衡賠着笑臉。

老太太啐兒子:「你放屁,歡兒從不夜裡出去,它怕黑。」

大老爺:「……」

嘖,一隻怕黑的貓。

估計不能指望它抓老鼠。

老太太一向潑辣,又疼兒子。這會兒,連她的寶貝兒子都挨罵了,其他人更是不敢觸霉頭。

眾人默默站在旁邊。

老太太更惱了:「一家子這麼多兒孫,全是死人!一隻貓都找不到。」

大老爺尷尬:「不是周姐照顧歡兒的嗎?周姐人呢?」

「她今兒去看她女兒,正好不在。我身邊除了她,簡直無人可用。」老太太說。

大老爺看了眼自己妻子章氏。

大太太臉上一陣尷尬,吩咐婆子們:「再去找。」

這時,顏心院子里的婆子,不知怎麼到了正院。

她支支吾吾告訴老太太:「傍晚的時候,瞧見了歡兒去咱們院子,四少奶奶抱着歡兒走了。」

老太太大驚失色:「她把我的歡兒抱哪裡去了?」

眾人錯愕。

顏心也太大膽了吧。

「不知道,老太太,我只隱約看到,不真切。」那婆子說。

又道,「梨雪跟了四少奶奶出門,她們可能抱着歡兒去玩了。」

「成何體統!」老太太更怒,「快去找,都給我去找!」

她氣得呼吸急促。

大老爺急忙給她順氣:「姆媽,姆媽別急。」

章清雅湊上前:「祖母,您別生氣了,四嫂她只是貪玩而已。」

「貪玩也不該偷我的貓!」老太太臉色發紫,「真是個糊塗種子,怎麼娶了這種人進門!」

章清雅暗暗笑了笑。

顏心在老太太跟前那點恩情,都要淡了。

章清雅見狀,給自己的女傭使了個眼色。

女傭出去。

很快,進來一個粗壯的婆子,是漿洗房的。

婆子一進門就嚷嚷:「我瞧見了一隻死貓,嚇死我了,在車馬房那邊。」

又說,「好像還有個人,她打算溜,隱約是四少奶奶。」

老太太差點背過氣去。

大老爺又驚又急:「姆媽,姆媽您別動怒,您是上了年紀的人。」

又急聲吩咐,「快去堵人,一定要人贓並獲!」

老太太喘不上來氣:「我的歡兒,我的歡兒……」

眾人匆匆忙忙去找。

老太太不顧天黑,非要跟過去。

家裡的傭人,點了汽燈,照亮一方天地。

尋到車馬房,遠遠瞧見一男一女正摟抱在一起,預備行不軌之事。

婆子們厲呵:「誰在那裡?」

章清雅跟在老太太身後,用很不肯定的語氣說:「好像是四嫂。」

又問姜寺嶠,「四哥,是不是四嫂?」

姜寺嶠神色幾變。

家裡傭人們上前, 按住那兩個人。

「老太太、老爺太太,不是四少奶奶,是四少奶奶房裡的傭人梨雪,和車夫。」

婆子半晌上前稟告。

章清雅微怔。

怎麼會這樣?

老太太顧不上:「歡兒呢?是誰說在這裡看到了歡兒?」

傭人將那個粗使婆子帶上前。

粗使婆子沒瞧見涼亭里的死貓,心裏發慌,腦子裡嗡嗡的,思緒全亂了:「我、我的確瞧見了,不知跑哪裡去了。」

「梨雪在這裡,四少奶奶呢?」

章清雅怔怔站着。

這不對!

在這裡的,應該有歡兒那隻該死的貓。

今天照顧貓的周嫂放假了,家裡又只章清雅可以抱歡兒,章清雅就把它偷了出來。

一點毒老鼠的葯,摻在歡兒最愛吃的生豬肝里,歡兒就吃下去了。

章清雅先讓婆子扔貓的,再讓梨雪把顏心扔在這裡。

顏心肯定會在這附近等女傭回頭來接。

姜家院子很大,又是夜裡,到處黑漆漆的。顏心作為新媳婦,她絕不會亂走,只得老老實實等着。

然後,安排人通風報信,直接誣陷顏心抱走了歡兒;又讓老太太過來瞧見死貓,和在這裡翹首以盼的顏心。

等待的顏心,肯定會左右張望,看上去鬼鬼祟祟。

人贓並獲。

如此一來,老太太恨死了顏心,說不定章清雅和姑姑過幾天就可以弄死顏心了。

老實說,章清雅一直愛慕姜寺嶠的。

她是大太太章氏的侄女,七歲母親去世,家裡只剩下父親和哥哥們。大太太章氏, 也就是她姑姑,將她接到姜家教養。

她那時候就認識了姜寺嶠。

她見過的男人中,沒人向姜寺嶠那般英俊溫柔。

姜寺嶠又很愛她。

可惜,她姑姑很討厭庶子,又說她乃出身高貴,將來得配大人物,不能嫁給陰溝里的耗子。

姜寺嶠結婚,章清雅不高興,和她姑姑鬧了。

後來她姑姑告訴她:「這是有個緣故的。我不是要顏心進門,我是要她的命。」

姑姑細細把「緣故」說給她聽。

章清雅聽了,心中舒服了點。

她也讓姜寺嶠表態,一定不能和顏心睡,否則不理他。

姜寺嶠做到了。

如果顏心乖乖聽話,章清雅不會動她,壞了姑姑的計劃。

可顏心自作聰明,跑去抱貓爭寵,還讓貓撓了章清雅。

章清雅是「表姑娘」,可她不是寄人籬下的小可憐。

她娘家的父兄都在北方**做事,位高權重,受人尊重,每年都給姜家很多錢,偶然還幫襯姜家結交人脈。

她在姜家,是貴客,比姜家所有少爺少奶奶都尊貴的表小姐。

被貓撓了,丟盡了臉,章清雅面子大損,她不會饒了顏心。

她姑姑讓姜寺嶠娶顏心,一直都是為了弄死顏心。

被老太太記恨的顏心,活不過三個月,可以讓姑姑的計劃推進得更快。

章清雅自認為做了件好事。

不成想,既沒有看到貓,也沒有看到顏心。

「這事不對勁。」章清雅死死捏住手指。

老太太又在盛怒:「我的歡兒呢?你們一個個說得真切,歡兒呢。」

又指了梨雪,「這賤婢在這裡做什麼?」

梨雪被一個喝醉酒的車夫抱着,扯開了衣衫。

此刻兩個人被拿住,梨雪一個勁兒哭:「是四少奶奶,她把我扔在這裡,我不知道她去哪裡了。」

老太太:「又是她,又是她!」

有人急匆匆走過來。

眾人還以為是顏心,不成想卻是周嫂。

周嫂是老太太的心腹,十幾歲就在老太太身邊服侍,現在又養着歡兒。

「……老太太,這麼深更半夜的,您別生氣了。」周嫂扶住她的手,「歡兒亂跑,四少奶奶送了她回去,您快去看看。」

老太太冷靜了幾分:「這是怎麼回事?」

「先把梨雪、看到死貓的婆子、報信的婆子都關起來,明早再審。」周嫂道。

「周姐,到底怎麼回事?」大老爺也問。

大太太一頭霧水。

章清雅走到了大太太身邊,暗暗拉了拉她的手:「姑姑。」

神色急切。

大太太一瞬間懂了。

「來人,把她們先鎖起來。」大太太吩咐自己的人。

鎖到她那邊去,隨時可以由她處置。

不能交給老太太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