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是世子孟令安的婢女,我重生了,重生在給孟令安和他的新婚夫人守夜當晚。
前世的我因為親眼看到他們雲水之歡而絕望痛苦。
如今聽着裏面的動靜,我只覺得噁心。
「知許,周家小姐溫柔賢淑,等她生下嫡子,我就納你進門。」
「好啊。」
我臉上堆滿假笑,虛情假意地迎合他。
可是孟令安,這一次,你休想再生下一個孩子—我六歲被賣入國公府,是國公夫人為兒子挑中的通房人選。
府中所有人都默認我以後會是孟令安的妾。
就連我自己也這麼以為。
在我看來,孟令安家世出眾,待人溫和,與他做妾沒什麼不好。
這已經是一個奴才最好的出路了。
只有孟令安,他教我讀書識字,偷偷帶我逛上元燈會。
他說我在他心裏是不一樣的。
國公夫人安排我去服侍他的那天,我揪着僅能遮羞的「寢衣」,在他面前緩緩脫下。
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衣不蔽體,我臉頰發燙,羞憤欲死。
孟令安不為所動,還將帶着他體溫的大氅裹在我身上。
他說:「知許,不管母親說了什麼,都不要輕視自己。」
他把我攬進懷中,胸腔微震,說出的話牢牢刻在我的心上。
「你還小,不知道為妾需要承受的諸般委屈。
阿許,我會娶你。」
他拒絕了我。
他說,他會娶我。
我冷了十五年的心,第一次生出悸動。
從那以後,我開始有了不符身份的期盼。
我開始每天等待孟令安下值回家。
期待着他帶給我的各種新奇玩意兒。
我會和他撒嬌,生氣。
他也會耐着性子哄我。
我天真的以為孟令安真的能摒棄世家大族的門第觀念,娶我進門。
直到聖旨下達,孟令安被封為世子。
第二日,國公府世子和周家嫡女結親的消息傳遍上京。
孟令安找到我,他解釋說:「對不起知許,國公府的宗婦必須是高門貴女。
身為世子,我肩負着國公府的命運,不能任性。」
「全府上下都在笑我痴心妄想。」
我盯着孟令安,自嘲的說,「可是,我原本沒打算嫁你的啊。」
想着府里那些難聽的話,被孟令安嬌慣的性子早已忍不住委屈。
眼淚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是你一次次地說會娶我。」
是他的話,讓我生了貪念。
如今卻又不要我。
孟令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