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總的失憶小嬌妻第8章 海鮮過敏在線免費閱讀

白總的失憶小嬌妻第9章 同學在線免費閱讀

走了許久,夏皎實在不想再陪同周帥逛下去,獨自回到大廳坐着。

她掏出手機看了一會兒,這時,張管家帶着傭人進來。

他們搬着室內的物件或盆栽進進出出。

是周六大掃除嗎?

怎麼到處都是工人在收拾東西?

庭院里也是,這裡也是……

夏皎聽到張管家的聲音,瞬間想起來自己昨晚兼職費的事。

她直接走過去向他詢問,卻得到了一個對方的冷眼,張管家輕哼一聲,好似聽見什麼不可思議的話。

她臉上的笑容瞬間變得尷尬起來。

其實她也知道她這樣很厚臉皮,按理來說昨晚是屬於自己的過失,而且她早早地就離開了,也沒完成工作時間,所以不給她結算工錢是很正常很合理的。

夏皎受不了張管家的眼神,立馬就說了一句「不好意思」便打算離開。

而張管家這才意識過來,他幹了一件蠢事,要是這女孩晚上在大少爺耳邊吹吹枕邊風,那他肯定直接捲鋪蓋走人,

想着想着,他連忙鞠躬道歉,立馬掏出手機。

這前後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讓夏皎愣了愣。

還沒待她多想,就收到了一筆轉賬信息。

算了,夏皎雖然十分不解,但想了想還是沒去多問。

一小時過後,天空慢慢染上柔柔的紅暈,夕陽西下,給莊園鍍上一層美麗的金光。

男人回來了。

他乘着夕陽的餘暉,大步走來,一路的微風吹動起了額前的碎發,導致來到女孩面前時頭頂有一撮不聽話的呆毛在空中傻傻立着。

「不好意思,臨時有個事需要處理。」白鈺看着女孩抱歉地說道。

夏皎擺擺手,說了句沒關係,她拉過剛剛回來的周帥介紹道:「表哥,就是這位先生幫了你,你說句感謝,謝謝人家。」

聽言,周帥趕緊掠過夏皎來到白鈺身邊,伸出手掌,激動地說道:「先生,真是太謝謝你啊,要不是你及時出手,我這條命估計沒了。」

此時,他看着面前這個男人,只覺得比親生父母還讓人親切。

雖然此人有如同神明一般俊美的容顏,清冷高貴的氣質,但他深邃的眼睛並沒有淡漠和疏離,不像有些有錢人,自視甚高,總是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不過,這個救命恩人怎麼看着這麼熟悉?

好像他以前在哪裡見過。

難道是在網絡新聞上?

夏皎瞧見周帥一直抓着別人手不放,在男人說了兩句客氣話後,連忙說出如何還債的方案,如果可以就這麼簽合同,她也好早點離開,不再打擾。

畢竟天色不早了,從別墅走路到公交車站要兩個小時。

白鈺聽後,原本含笑的眼中閃過一點點涼意。

但是想到自己接下來的計劃,他的嘴角又上揚了幾分,盯着女孩的臉柔聲地說道:

「不急,我們吃了飯,再慢慢談。」

「表哥,你說是不是?」

說完還沒等人回答,他便拉着夏皎走到遠處的餐廳。

周帥看着他兩遠去的背影,摸了摸後腦勺。

他怎麼叫他表哥?

難道他和皎皎在談對象?

不對啊,皎皎不是說他們不熟嗎?

周帥總覺得那裡不對勁,但現下容不得多想,他快速跟上。

傳統的圓形餐桌,不大,可容下六七人,此時,正中心已擺滿了雞鴨魚肉蝦螃蟹等等各種美味的菜肴。

周帥面對一桌子熱氣騰騰的飯菜,飢餓感瞬間蘇醒,直接拿起筷子三兩口就幹完了一小碗米飯。

他拿起公筷直接夾了幾塊大肉進碗中,絲毫沒注意到旁邊人的眼色。

夏皎頓時氣得吸了一口氣。

她表哥這狼吞虎咽的樣子,真像極了餓死鬼去投胎。

好丟臉……

她尷尬地朝旁邊的男人笑了笑,希望他不要介意。

白鈺回了一個微笑,又低頭剝手中的蝦,完後把碟子放在女孩的面前,「多吃點。」

夏皎看着那一小堆的蝦仁,眼神複雜。

他剝了半天原來是給她的啊!

不過這怎麼吃?

她海鮮過敏,每次一吃這玩意,即使小小一口,身上也會起一大片的紅疹。

她看着男人還在剝着的手指,立馬上手按住他的手臂,「別剝了,我海鮮過敏吃不了這個,真不好意思。」

「對對對,」一旁的周帥也幫忙解釋,「我和表妹都是這體質,可惜這一桌海鮮了。」

夏皎遺傳她媽,他遺傳他爸。

從小到大,他也就小時候嘴饞嘗了一下,結果繞了幾天幾夜的癢,後背皮膚破碎嚴重,到現在那傷痕還隱隱存在。

而夏皎雖然沒有他的癥狀嚴重,但也會長那些令人噁心的一連片的紅腫疙瘩。

記得有一年中秋節,他跟爸媽去表妹家裡團圓,當時有一個她的同學,因為不知道這件事,便把剝好的蝦放在她的碗中。

周帥就這樣看着夏皎一口接着一口吃下。

飯後,他就見她手背處有一大塊的紅疹,密密麻麻,恐懼密集。

當時他還調侃她這是武大郎為愛赴死,「夏夏,吃蝦了。」

明明知道是「毒」,還往嘴裏送。

夏皎立刻氣的臉色通紅,給了他一個白眼。

而他就像是看樂子一樣看着那對小情侶,偷偷摸摸地你儂我儂。

那時候他還感概: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一直是三好學生、品學兼優的表妹,竟然也會在高中談起戀愛。

真是個稀罕事。

想到這裡,周帥記憶中表妹早戀的對象與救命恩人的臉莫名其妙地重合在了一起。

靠!

周帥驚地突然刷得一下站了起來,不敢相信地往後退了一步,「砰」的一聲,椅子瞬間翻到。

「你你你……」他指着男人,表情如同見了鬼。

「你姓白?」

他記不起來表妹那位同學叫白什麼了,只知道他是兩個字的名。

夏皎扶起椅子,按下周帥伸出的沒禮貌的食指,「表哥,你幹嘛?」

她有點生氣,面色不悅。

周帥頓時一怔,低頭看着夏皎。

表妹忘記了以前的事,所以沒認出這人,但他可沒忘記。

是了,一定是他,不然他幹嘛會幫助他們。

白鈺扯過一張紙巾,不緊不慢地擦着手,站起身來,「現在才想起來嗎?表哥。」

夏皎頓時傻了眼。

他又叫表哥?

這是什麼節奏?

舊相識?

還是仇人?

「那啥……」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們兩個,「有話好好說,別衝動。」

君子動口別動手!

面對兩個比她高一個頭的男人,夏皎此時才覺得左右為難。

她表哥這二愣子到底得罪多少人啊。

這是剛從狼窩出來又掉入虎口了?

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