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總的失憶小嬌妻第7章 傻子還是笨蛋在線免費閱讀

白總的失憶小嬌妻第8章 海鮮過敏在線免費閱讀

白鈺看着下方,眉眼微眯,「最近我剛收藏了一些名畫,帶你去看看。」

說完他也不等夏皎回答,直接拉住她的手腕往外走去。

夏皎:「……」

她都說不用了,他還怪熱情的啊。

不過名畫?

說到畫作的話,她就感興趣了。

他帶她去的收藏房在樓上一層,出了電梯,一整個空間像是展覽館一樣,用擋板分隔開幾個區域,有油畫、國畫、水彩畫等等各種類型。

夏皎情不自禁地發出「哇」的一聲。

這不就是她夢中的世界嗎?

以前她就幻想,如果變有錢了,一定要蓋棟房子,留出一層來專門放畫作。

這場景想想都令人驚嘆,沒想到,還真有人先一步完成。

夏皎兩眼興奮地看着牆上一幅又一幅的名家作品,這都是畫圈裡能數一數二的大神前輩,沒想到現在全都聚集到一處。

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緩慢地一一掃過這些精緻畫框里的美麗畫作,直到在一處風景油畫停了下來。

她指着它激動地說道:「這你也有,也太厲害了吧。」

這可是她偶像金泉的封筆之作,自此他就再也沒在大眾公布自己的畫作了,也沒在社交媒體中出現。

好像就此消失,有人傳聞說他已龍場悟道,皈依佛門,也有人說他得了重病,已經仙去……

她為此還傷心難過了好幾天,不願相信這些謠言。

看着女孩高興地神情,白鈺挺了挺胸膛,微微頷首。

「喜歡嗎?我送你。」

反正他收集這些畫也是因為她,現在能夠博得美人一笑,值了!

他淡淡的語氣頓時讓身邊的女孩驚訝地張開嘴。

這麼昂貴的東西,能隨便送人嗎?

她跟他才認識一天不到,雖然前面相處地不是很愉快,但他好像也沒做出傷害她的事情,他還幫她表哥把債還了,現在他更是漫不經心地說送給她,她喜歡的畫……

這一刻,夏皎突然覺得旁邊這個男人不是傻子就是笨蛋。

感覺她把他騙了,他還會跟着數錢……

雖然很心動,但她還是擺擺手,「不了,謝謝。」

可能這幅畫或是表哥的五十萬,對於他而言不算什麼。

但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像這種超脫世俗的畫作就應該待在這裡,跟別的同等價值作品一起接受參觀者的評價、讚美,而不是出現在她的小房間,孤獨地掛在牆上。

喜歡是放肆,愛要剋制。她不會做出那麼殘忍的事情。

況且她幹嘛無緣無故接受他的東西?

夏皎移開視線,向著別處走去,男人跟在身後。

「你現在在花城美院讀大三?」白鈺突然問道。

夏皎嗯了一聲,露出疑惑的眼神。

他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哦,她想起來了,來這裡做兼職之前有填一些個人信息。

說到兼職,昨晚那筆工資好像還沒到她的卡上。

對了,小美姐,也不知道小美姐怎麼樣了。

一想起她昨晚的模樣,夏皎一陣擔心,

「小美姐她還好嗎?」她急忙問道。

白鈺:「誰?」

夏皎解釋說道:「就是昨天晚上那個女孩,張小美,你不要找她麻煩,所有事情跟她無關。」

「哦,人已經放了。」白鈺淡淡地回道。

聽言,夏皎鬆了一口氣。

一陣沉默後,白鈺又說了幾個話題,並且表示對她的畫作感興趣,希望有機會能出現在這個收藏室。

夏皎立馬來了精神,對他笑了笑,她聽懂了他的意思,他是想買她的作品。

雖然她現在的繪畫技術和名氣比不了這些大佬,但是有機會與他們被同一個人購買,收藏,她當然要努力爭取機會。

她拿出手機,直接給旁邊男人看了一些她作畫時拍的圖片和視頻,並且十分自信地介紹着作品的構思和一些繪畫技巧。

男人湊着腦袋過來,順着她的話語,一會兒點點頭,一會兒誇讚道,瞬間讓夏皎心裏美得冒泡泡,就像聽見自家的孩子被誇獎,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也就沒注意到旁邊男人古怪的眼神。

白鈺小心翼翼地靠近女孩,眼裡含着笑意,她還是那麼喜歡說起自己的畫作。

從前也是,只要說到與繪畫相關的話題,她的眼睛就會閃亮起來,好像心中有一顆小太陽在熊熊燃燒着。

他真喜歡和她待在一起的時刻,一切是那麼的溫暖和舒適。

不知不覺,時間飛快流逝。

白鈺接到電話被告知人已到了,便帶着夏皎下了一樓。

此時的大廳,正有一個瘦高男人背對着手,站在沙發邊上,局促不安地瞟向四周。

周帥從下了商務車,走近莊園大門的那一刻一直有一種恍惚感。

沿途的風景,周圍的豪華建築,一覽無餘地百畝莊園,那些他叫不出名字的花草,無一不給他開了新的眼界。

看着頭頂上巨大的水晶吊燈,周帥覺得自己的腦袋此時暈乎乎地。

如夢如幻。

直到夏皎跑到他身邊加了一聲「表哥」,他才回過神來。

「表哥,你怎麼了?」夏皎緊張地問道。

看着平時喜歡嬉笑的他現在卻一副獃獃地模樣,她忍不住地想,不會被打傻了吧?

周帥聲音顫抖,此時看到親人頓時眼淚嘩嘩落了下來,「皎皎!」

麻蛋,他以後再也不敢去借高利貸了。

昨天一整晚那些人時不時對他拳打腳踢,把他當成出氣的沙包,導致身上形成了無數個淤青,到現在即使走路,也隱隱作痛。

周帥哭地歇斯底里蹲在地上,夏皎抽了幾張紙條往他臉上擦去。

「別哭了。」她湊到他耳邊,小聲地說道,「這還在別人家呢,別哭了。」

周帥聽了進去,瞬間止住了聲,平靜下來。

夏皎扶他起來,正準備跟白鈺介紹一下,然後跟他商議如何還錢。

其實她已經想好了,這唯一也是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她表哥給他打工,周帥會開車,可以當司機,人也長得高,可以當保安,包吃包住就行,工資直接抵債。

反正他有手有腳是個正常人,五十萬雖然是很多,但慢慢還,最多十年也能還清。

夏皎找了一圈也沒看見男人的身影,這時,一名女傭走了過來。

「先生,小姐,飯菜已經準備好了。」

夏皎疑惑,不是剛吃過了嗎?

現在快下午兩點了吧,還吃飯?

正當她要拒絕時,旁邊周帥肚子發出一陣咕咕叫。

接受到表妹無語地眼神,他抓抓頭髮,憋屈說道:「我已經餓了一天一夜……」

看著錶哥本就乾瘦的身材,夏皎瞬間心痛起來。

算了,這飯菜也算到賬上吧,欠的已經夠多,也不在乎這一點。

白家準備的飯菜極其豐盛,周帥狼吞虎咽地吃着,等到肚子發了脹,他才放下碗筷,打了一個飽嗝。

這時,夏皎從外面回來,她剛剛才詢問到,那男人突然有事已經離開這裡,要晚上才會回家。

所以,他兩要在這裡等到晚上嗎?

可是不然呢?夏皎看著錶哥弔兒郎當的樣子,瞬間收起了讓他一個人留在這裡的心思。

她怕他一個冒失,就這半天的功夫,做出什麼壞事來。

不行,她要盯着他。

周帥無所謂地點點頭,他也沒事幹,等就等唄。說著說著手指時不時去碰向那些精緻美麗的擺件飾品。

這有錢人的地方他第一次來,可不想就這樣走了,他要到處轉轉,開開眼界。

夏皎皺着眉,跟在他身後,「表哥,這是別人家裡,我們這樣不好。」

周帥走到院子里一處玫瑰花叢邊上,絲毫沒把夏皎的話放在心上,順手摘了一朵嬌艷欲滴的鮮花下來。

「有啥不好,這設計出來不就是給人看的,還有那管家不是說隨便看,隨便逛嗎?」

「皎皎,我說你這朋友也太有錢了吧,你從哪裡認識的?」周帥十分好奇。

當時他被關在地下室,突然來了一伙人,遞給錢老大一張支票,很快,他就被他們帶到車上。

要不是他們表現的態度良好,他還以為他要上斷頭台了,又是給他換上新衣服,又是遞煙給他抽。

夏皎淡淡回道:「你想多了,他不是我的朋友。」

「不是朋友?」周帥露出驚訝的神情,「那他幹嘛幫我?」

夏皎沉默了一會兒,想了想,「可能人家喜歡做善事吧。」

說白了,人傻錢多。

他還想買她的畫呢。

像她這種美院里特殊存在的美術生,一沒家世背景,二沒名氣粉絲,也不知道他買來幹嘛。

收藏?

別開玩笑了。

之前她放在畫廊那麼多張作品也沒有人看上,最後還是被她拿回畫室放在角落,慢慢落上灰層。

她知道她的畫根本就不符合大眾審美。

也不知道他是真感興趣,還是看她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