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總的失憶小嬌妻第4章 是她嗎?在線免費閱讀

白總的失憶小嬌妻第5章 大哥在線免費閱讀

夏皎頓時心裏咯噔一下,快步走到她身邊。

女孩跪在地上,披頭散髮,身上的衣服破爛不堪,露出裏面泛紅的皮膚,她使勁磕在大理石地磚上,額頭已經高高地紅腫,起了一個大大的包。

「小美姐……」夏皎不可置信,停在空中的手指有點顫抖。

張小美一把抓住她,向著遠處邀功,「白總,是她,就是她。」

夏皎順着視線看過去,男人坐在沙發上,黑沉沉的眼眸與她的目光直接對上。

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好似被雄鷹抓住的獵物,他的目光就像掃描儀一樣,緩緩掃過她的臉部,臉部上的每一個五官,五官旁邊的每一寸肌膚。

夏皎壓住心中的恐懼,深吸一口氣,站起身來,「這位先生,是我畫花你的臉,不關小美姐的事,你要是生氣的話就沖我來吧。」

一人做事一人當,她不能讓張小美替她受罪,何況她也沒怎麼他,不就是在臉上寫幾個大字嗎?又不是毀容。

再說這也是他先做的不對,要不是他強吻她,她也不會這麼衝動。

白鈺看着面前這個女孩,眼睛裏透着毫不掩飾的炙熱。

他盯着她緊咬住下嘴唇的齒貝,瞬間喉嚨一陣發癢,眼神變得幽深。

「過來。」

夏皎一頓,走到離男人一米遠的位置。

「擦掉它。」他指了指自己的臉。

夏皎愣住,確定自己沒聽錯後,看了一眼旁邊的茶几,桌上擺着一個水盆和一塊毛巾,明顯是用來洗臉的。

她走過去,拿起毛巾擰的半干,再走到他的面前。

男人仰着頭,茂密捲曲的睫毛隨着她的擦動,一眨一眨,一直睜着的黝黑眼眸里反射的高光,明亮地像夜空中的星星。

此時,他把雙手放在膝上,乖乖端坐着,就像一個三好學生一般。

當然一定要忽視那逐漸皺起的眉間。

夏皎手上用了點力氣,很快,男人白皙的肌膚上泛起一片紅色。

「不好意思,有點疼,你忍着點。」她輕聲說著。

然後伸出另一隻空着的手,捏住男人的下巴,固定住頭部,不讓他亂動。

為了顯的認真,她又湊近了幾分。

此時,兩人的臉離得更近了,她身上獨特的香氣頃刻向他襲來。

白鈺看着她,陷入沉思。

多少年了,這個讓他朝思暮想的人兒,終於又出現在他面前。

這一幕,是如此的熟悉。

從前的某次吵架,她在他的臉上亂塗亂畫被他發現後,也是帶着一臉的不爽,拿起毛巾使勁揉擦起他的額頭……

同樣的名字,同樣舉動,同樣的氣味,幾乎相似的面容。

真的是她嗎?

白鈺有一瞬間的恍惚,深黑深黑的眼睛裏全是眷戀。

看着男人呆住的樣子,夏皎忍不住在心裏偷笑。

哼,姑奶奶一筆一筆畫上的,又想她擦掉,有這麼好的事?

難道便宜都是他的,就她吃虧,真以為她好欺負?

想着想着,夏皎無視掉已經被擦乾淨的額頭,依舊在上面摩擦着。

許久,她意猶未盡地收回手,打算離開。

男人卻一下抱住她的腰,把臉直接埋在她的胸口處。

這突然的一下,驚地夏皎舉起雙手頓住。

反應三秒,她立馬推開男人。

可男女之間特殊力量的差距,讓她掙扎半天也起不到一點作用。

男人強壯的臂膀,緊緊地箍住着。

此刻,她就像是被捏住的螞蚱,如此弱小無力,沒有一點反抗的能力。

夏皎憋着一口氣,放棄了掙扎,圓溜溜的眼睛變得漠然,盯着前方。

待男人終於抱夠了,鬆開手。

「夏夏……」他小聲地叫了一聲,卻被打斷。

「啪」的一道打臉的聲音響起,男人俊美的右臉上赫然出現一抹紅印。

與此同時,四下緊跟着發出一陣喝氣聲。

站在一旁的張管家立馬上前來拉開夏皎,怒斥道:「大膽!你好大的膽子!」

說完,保鏢也上前來,抓住夏皎的手臂。

頓時,室內的氣氛一下變得嚴肅緊張起來。

被眾人凌厲的眼神注視着,夏皎一臉憋屈地辯解,「明明是他又想吃我豆腐……」占她便宜。

太可惡了!

這個臭流氓!

「吃你豆腐怎麼了?他就是吃了你,你也得受着。」張管家瞪着眼,一臉嘲諷。

聽見這話,夏皎不服氣地瞪了回去。

雖然她很不想認同他說的話,但面對着張管家這張老氣橫秋的勢利的臉,以及手臂被擒住的疼痛,突然有些後悔起來。

此時的她,正在別人的地盤,勢單力薄,要是他們不講道德,那她豈不是有生命危險?

看看小美姐現在的樣子就知道了,他們這群人一定會使用暴力。

萬一他們真想吃人……

那就不是被佔便宜這麼簡單,可能連明天早上的太陽也看不見。

想到這裡,夏皎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她第一次感覺到四月份的夜晚,竟然如此寒冷。

「呵……」男人突然發出一聲輕笑,「放開她。」

他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臉部,再次說道:「過來。」

夏皎頓時有些驚恐,因為她看見男人此刻臉上泛着詭異的笑容。

他露出的八顆牙完美微笑,這要是在白天的日光下一定如向日葵般光彩奪目,耀眼燦爛,但在這寂靜的深夜就顯得陰森恐怖,就像要進食的猛獸一般,將張開血盆大口對着獵物。

天啦!

夏皎吸了一口冷氣,忍不住後退一步。

「你……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動腳……現在可是法治社會……」

她嘴裏說著警告,又強迫自己往前走了幾下。

這時,男人突然起身,下一秒就抓住她的手腕朝電梯走去。

夏皎傻傻跟着,直到進了電梯才回過神。

電梯很快在三樓停住,她微蹲着身子,始終不肯被男人拉出去,直覺在告訴她出去肯定有危險。

救命啊!

為什麼突然換地方?

這人又想搞什麼事情?

太恐怖了……她不要呆在這裡,她要回學校!

就這樣雙方僵持不下,白鈺沒有猶豫,立刻把女孩公主抱地抱了起來。

「放開我!放開我!」

夏皎急的拚命掙扎,見男人沒反應,她上手直接掐住他的脖子。

可才剛接觸的一瞬間,男人已經走進一間卧室,把她往床上一扔。

下一秒,他就已經俯下身子伸手想解開她的衣服紐扣。

夏皎一隻手握緊自己的衣領,一隻手用力地胡亂捶打着男人,「臭流氓,你想幹什麼?」

她不可置信地睜大雙眼,驚恐地看着橫跨在她上方的男人。

不會吧?

他不會想霸王硬上弓?

白鈺沒有出聲,輕易地抓住那隻亂動的單手,摁在夏皎的頭上側,看着她流露出的害怕驚恐的神情,他的嘴角突然扯出一抹壞笑。

下一秒,他俯下身在女孩的臉頰上親吻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