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總的失憶小嬌妻第1章 你來了在線免費閱讀

白總的失憶小嬌妻第2章 王八蛋在線免費閱讀

花城,初春,晚上七點。

一棟豪華的莊園別墅里,璀璨的水晶燈照耀着寬敞明亮的大廳,空氣中瀰漫著鮮花酒水的香氣和美妙的音符。

來宴的客人穿着昂貴奢華的晚禮服,手中拿着酒杯,言笑晏晏交談着自己的近況。

夏皎推着裝有飲料的小推車,看着周圍的一切,忽然有種上當的感覺。

「小美姐,這是你說的畫展嗎?」她環顧一圈,不敢相信。

這哪裡像個畫展,明明是個華麗的宴會。

張小美端着托盤,臉上揚着甜美的笑容,時不時對着過來拿飲料的客人點頭問好。

聽到身後人的詢問,她的眼神里瞬間變成蔑視。

這隨口說的話,她還當了真。

做個兼職挑三揀四,當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嗎?

「少見多怪,這有錢人的畫展是這樣的。」張小美不耐煩地說道。

「可是……」夏皎看着四周掛着的綵帶和一些裝飾物,越來越肯定,「這是個生日宴會吧。」

不是說的是畫展兼職嗎?

那位過生日的主人公,此時正站在遠處的圓形舞台上,被主持人和底下的看客起鬨着,他拿着紅酒,一杯接着一杯喝下。

雖然離得大概有十幾米遠,看的不是很清晰,但他們的喧鬧聲和喝彩聲此起彼伏,好不熱鬧。

「你管它是什麼宴會,」張小美放下托盤,揉了揉手腕,「反正都是當服務員,服務客人,我跟你說,來這裡的老闆,非富即貴,你一定要注意點,別又像剛剛那樣把酒水灑到他們的衣服上,到時你得罪了人,我可沒能力再幫你一次,我可把醜話說到前面了。」

聽言,夏皎露出抱歉地神情,非常自覺地閉上了嘴巴。

很快,時間來到八點鐘,許多客人已經轉戰到外邊寬敞的庭院,他們放起了絢麗的煙火,在草坪上跳着優雅的華爾茲。

張小美和夏皎負責區域為室內,所以現在正是可以忙裡偷閒的時候。

她們來到茶水間,剛聊了幾句八卦,張小美的腹部突然發出一陣絞痛,她急沖沖往衛生間跑去。

留下來的夏皎把東西收拾好後,閑坐在椅子上發了一會兒呆。

這時,放在推車上的對講機響起,「小美,送一壺解酒茶到三樓來。」

夏皎趕緊回道:「好的,您稍等。」

她沏好一壺茶後,見張小美還未回來,於是跑去洗手間詢問。

「小美姐,」她站在門外輕喊一聲,「張管家讓送一壺解酒茶去三樓。」

「那你去吧……我現在不行……哎呀我這肚子……」張小美哀嚎着叫着。

夏皎答應一聲後回到茶水間,她端着剛沏好的熱茶進了電梯。

到了三樓,一抬眼,就被兩邊牆上掛着的油畫驚艷到。

這裡全是清一水的人物畫像。

說畫像也不絕對,因為所有的畫作只有一個女人的背影,但是繪製出了多個角度:俯視,仰視,平視等等,就像是電影的截圖,一幀一幀,唯美又靈動。

畫上的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長裙,長發及腰,那一頭黑亮的髮絲隨着迎面微風的吹動而飄逸凌亂。

她的左手握成拳頭與胸平齊,右手的手臂向後伸着,像是在拉着一個東西或是一個人往前奔跑。

夏皎邊走邊看,很快順着過道來到一處房間。

黑色的木門半掩着,輕輕一推發出「吱」地一聲。

她騰出一隻手來,敲了敲,「打擾了,送解酒茶。」

等了一會兒也沒聽見裏面的回應,於是她看了一眼室內的空間布局,快速走到茶几處,把托盤放下。

剛蹲下身子,就有一種強烈的壓迫感襲來。

夏皎轉頭一瞥,就見不遠處的長款沙發上,躺着一個人。

那人的臉頰微微泛紅,眼睛微微睜開,身上蓋着一件薄被,現在似乎正盯着她。

夏皎一愣,嘴角立馬揚起僵硬的笑容。

她倒了一杯茶放在桌上,「不好意思,久等了,這是解酒茶,您快喝吧。」

說完,準備起身離開。

「你……來……了……」男人突然開口,斷斷續續地從嘴裏吐出幾個字。

夏皎停下腳步,疑惑地望過去。

只見他慢慢坐了起來,仍然是一臉醉酒的神情,眼神渙散,一看就是喝多了的模樣。

她沒多想,在向前走了兩三步後,突然,左手被抓住,一股大力向後拉動,接着她的腰部猛然一緊,一股濃烈的酒精氣味瞬間襲來。

「別走。」男人低喃,緊緊地把她抱進懷中。

下一秒,他鼻子呼出的熱氣灑在她的頸脖和耳垂上。

夏皎微微愣住,很快便開始掙紮起來。

「先生。」她大叫一聲。

然而並沒有起多大的作用,男人的雙手越收越緊。

他把頭埋進她的頸窩,挺拔的鼻子用力嗅着她身上的氣味,好似對這氣息上了癮,逐漸左右晃動起來。

頓時,兩人腳步一亂,最後跌倒在沙發上。

面對這一突髮狀況,夏皎只感覺到腦袋暈眩,呼吸急促。

正當她想看清眼前的處境時,耳邊傳來一道聲音。

「今天是我的生日,別走了好不好?」

男人喃喃細語,發熱的軀體緊緊貼着她的臀部。

而她現在正跌坐在他懷裡,腰間被一雙寬大的手掌牢牢地禁錮。

夏皎一低頭就與他迷離的眼睛對上了。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俊美帥氣的男人,眉眼輪廓清晰,鼻樑高挺。

此刻,他仰着頭,面部被淡黃色的燈光照得十分柔和,可能因為醉酒的緣故,流露出的神情,讓人覺得有點傻氣。

夏皎有些恍惚,現在他們之間的距離好像隔不到十厘米,她甚至能清晰感收到他的心跳聲。

咚咚咚,急促有力地通過手心傳向她的身體里。

夏皎驚地一下拿開壓在男人胸膛的手掌,然而他身上的熱氣還是在一點點地傳遞過來,燙的她不知所措。

「我要生日禮物。」男人突然說道。

他嘴角微微翹起,眼裡多了幾分笑意。

夏皎愣住:「你……」在說什麼?

然而嘴裏的話還未說出口,就被男人全部堵住。

毫無防備,他伸出一隻手按住她的後腦勺,柔軟的嘴唇反覆在她的唇上交纏揉動,火熱又強烈。

他的舌頭十分靈活地鑽進她的嘴裏,四處掃蕩着,貪婪地吸允着屬於她的一切,即瘋狂又熱烈,好似要把她吞入腹中。

夏皎瞬間瞪大了眼:!!!